聊聊喵星

那些年,我还小,也许几岁,实在记不清了,只记得对猫却十分喜爱。

那个年代,家境不如现在殷实,玩具是非常稀缺的,加之老鼠横行,所以每个家庭多半会养只猫,至少我童年里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极少有人挂在嘴边,诸如“你家怎么养只猫啊?脏不脏啊?还抓老鼠?恶心!不怕有病菌吗?”

相反的是,猫给童年的我带来的不仅仅是陪伴,更多是一种幸福感!

放学回来可以抱着,甚至夜里睡觉可以拥着,也感恩,那个时候无需考虑太多,只管开心就好。

而今,对猫的喜爱丝毫不减,女儿还小的时候,我也世俗的认为还不能养猫,因为也笃信猫猫会带来各种病菌。正如鲁迅先生曾说,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道理自然是一样的,人言可畏啊,说的人多了,自然也跟着顾及起来。

值得庆幸的是我和先生十分同步,对猫有着特殊的情谊,而女儿对小动物更是十分疼爱。

就这样,我们开始养猫。

每天更习惯于抓拍几张小家伙的样子,因为他会带给我们快乐,而小家伙儿的眼神更是十分清净澄澈,让人陶醉!

有的时候朋友圈里发发,不喜欢猫咪的大有人在,我只希望,各有各的好,嘴下留情就好,当然过分的,我会摆个小手儿!

正如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不强求别人同我一样爱猫,但求一份尊重!

说来也好笑,一个大学同学一句“讨厌猫!”,直接拉黑她;高中同学一句“要吃我家猫肉”,怎还能留他?直接扫地出门!

也许我有点过激,但我宁愿认为这是率真,只因我对猫咪们的爱,他们如同家人一样容不得半点侮辱!

他是花痴
他的眼神里充满不屑,你又何必计较
我看到了夜华,夜华粉,请不要用板砖儿拍我

请告诉我你的眼神的远方有多远
吃还是不吃,to be or not to be


俺是来搞笑的,您可以睡觉真么萌吧,请叫我萌弟
什么什么?请再说一遍,罐头随便呲,哇咔咔
当我吃素的吗?俺是虎他弟
主人何为言少钱,小主给您萌一个,请赐罐头
还有比我更萌的小主没?拉出来溜溜
别吵,今天周五
给我吃一口,哈喇子等会留下来啦
有人说我需要减肥,早1949年了,还减个毛线啊,我呲
铲屎官,停!咱能下次再晒不,等会简书系统崩溃了……好吧,听你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