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旅程心得﹒十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志工旅程学习至今快二个月了,观望伙伴们前进的脚步,我是失落的,是班上成绩不好的学生,跟伙伴们有心灵疏远的感觉,这也是我学生时期一样的感受,我看到了那个内心胆怯,不合群,没有更多话讲的女孩,因为不如别人优秀,没有自信甚至羞愧的孤独感由然而生。这时,这个女孩需要有人安慰,有人疼爱,告诉她“你已经很努力了,我看见你的努力了!”

      似乎找到了内在小孩,但如何跟她有效沟通还有困难,成人父母有点束手无策。内在小孩被父母训服、束缚惯了,提不出需求,父母给我什么都行,她尽量不去麻烦父母,就算提出想吃什么,后果有可能吃不到,索性不说了,提了要求而得不到是好尴尬的事,不要了,不要了,如果父母买给我吃更好,没有也可以的。

      从九月“问好”的安静聆听主题,十月又增加了“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虽然安静后对事情的看法明朗了许多,或有些新的感悟,对个人也有很大帮助,但安静的内容一直没有在团队里敞开,带着尝试但不完全信任的心态加入团队的,觉得生活之事十有八九不如意,那都是正常的,何况谁没有对孩子教育中存在的焦虑与无助,挺挺也就过去了。当被同事问及“孩子好多了吧,你学习了这么多,应该可以用到孩子身上了。”我表面解释说,“没有好,只有退步,没有进步。我是学习调整自己的,不去操纵别人。”但其实戳到我的痛了。一直坚强地努力改变自己的信念,也隐晦地期待“我好了,孩子也就好了。”当期待不能如我所愿时,我深藏着的痛被点着了。对写十月心得有了很大压力,学习没有效果、没有进步,还要分享给十位伙伴,我如何是好呢。

      参加志工内部工作坊期间,对心、胃、肝附近十字型的痛感难以解释,那个痛感在半夜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结束后一次都没发生过,我确信这是心理而非身体的故障,但痛过后我收获了什么,不得而知,也许是在内部系统升级吧,我又在渴求付出后的回报了。学习了家庭图,通过几位伙伴的分享,看到了原生家庭中父母生命的不容易,他们其实是爱孩子的,但没有用正面有效的语言表达出来,没有传递至孩子的心里。他们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也在承接家庭的生命力量,复制家庭关系的模式,能让这颗生命持续到最后是很了不起的,他们是值得被敬重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