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

这世间有一种杀人于无形的功夫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晴

我缩在角落,紧紧抱住膝盖。重重的影子压在头上,心仿佛也被这阴影覆盖了。

“我养你这赔钱货有什么用?整天窝在家里,什么都干不了。”她的话落在心上,我只觉得心被触动了一下。其他再无感觉了。

我将头埋进膝盖,牙齿结结实实的抵在突出的骨头上。触嘴的坚硬跟这冰冷的房子有相同的韵味。

这是一间老房子,空气中都带着一丝岁月的味道。米白色的地板早已发黄,有的地方已经出现了裂痕。我看着地板的裂痕,将它想成各种动物,狮子、老虎、狐狸......每一种动物都张着血盆大口准备将我吞噬。

“整天就知道缩在那犄角旮旯里,有什么用?真不知道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才嫁到你们家受这罪。”

她粉红色的拖鞋就在眼前,大红色的脚趾甲一字排开。清晰可见的紫色血管结结实实的趴在她略带浮肿的脚腕。乍一看仿佛失败的纹身。我虽低着头,却能想到她此时一定眼睛微眯,鼻翼微扩,嘴角微翘,双手抱胸。这么多年了,从她进家门的第一天开始,她对我的表情和态度仿佛就这么定格了。

“别以为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告诉你,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她的鞋子往前移了一下,说话的语气也加重了。我已经预料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却只能无能为力的抱着膝盖,然后将头垂的更低。发黄的地板,我已经观察了数十年。这或许是我唯一的乐趣。我可以清楚的知道每块地板的色差和裂痕,甚至知道地板之间的缝隙。这么多年以来,这日渐老旧的房间和发黄的地板见证着我的一切。

“我养了你十多年了。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整天挂着一张死人脸是什么意思?我欠你的是吗?”

她的话落下时,清脆的巴掌也随之在空荡的房间响起。

一下,两下,三下。

果然,她的力气只能打三下。接下来就是粗重的喘息声。

她巴掌打到的地方虽然火辣辣的,却不怎么疼。日复一日的“训练”,脖子后面的肌肉早已丧失了疼痛感。曾经有好奇的人问我,“为什么你的脖子总是红红的,是胎记吗?”

我笑笑,故作镇定地告诉她,“是,来自爱的胎记。”

然后我听到她羡慕的唏嘘声。

“我这一身病,你还整天惹我生气,是想把我气死吗?”

她心脏不好。不化妆的时候,嘴唇是黑紫色。为了掩饰骇人的嘴唇她总是抹最红的口红。当然,我很少看到她不化妆的样子。为了减少跟她碰面,我宁愿把自己变成空气,然后躲在她看不见的地方。

终于,解救我的开门声响起。她猩红的脚瞬间没了踪影。

“老公,下班啦?辛苦了,老公。”

甜腻的声音响起,空气仿佛都化成了粉色的味道。

“恩,吃饭了没?”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上班劳累一天的人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还没呐,闺女又发病了。一直忙着照顾她,竟然忘了做饭。你先休息,我马上就去。”她声音温柔,仿佛春日的风,吹在脸上,痒在心头。

“别,你辛苦一天了。你歇会,我来。”他的声音带着怜爱与愧疚。

这也是每天都要上演的戏码。他们是那演戏的人,而我就是那看戏的人。我抱着膝盖,盯着泛黄的地板,那细微的裂痕仿佛变宽了一些。那些狮子、老虎、狐狸,仿佛也变了样子。它们的身体更强壮了,嘴张的更大了。锋利的牙齿闪着冷光。

“闺女,乖。快起来。”她的手冰凉,触摸到我的身体时,我打了个哆嗦。她长长的指甲深深刺进我的肉中,疼痛感带着些许快感让我的头皮发麻。

“傻孩子。地上冷,不能坐在地上。乖,来,坐沙发上。”

她暗暗用力,将我塞进沙发。临了还不忘在我身上狠狠掐一下。

房间开始弥漫着饭菜的香味。空空的胃早已做好了随时迎接食物的准备。

她在我身边坐下,枯槁一般的手将我紧紧抓住。“闺女。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和你爸都不会放弃你。你要乖乖听话,这样才能早日回到学校。”

学校。

我的身体顿时绷紧。离开那熟悉的地方,已经忘了多久。一年?或者两年?被关在家里度日如年,我早已忘记了时间。日复日的药,年复年的打。我哪有心思顾及那每时每刻都在流逝的时间?

我仿佛一条苟延残喘的狗,整日窝在房间被欺凌,被辱骂。这番违心的容忍,一开始或许心有不甘,或许想反抗。只是这时间久了,打人的习惯了打人。被打的也习惯了被打。我们一个打,一个挨,日子竟过得飞快。

“什么学校不学校的?”他端出饭菜,头上冒着汗,粉色的围裙穿在他身上,总觉得有说不出来的滑稽。

“老公,明天下班你记得去超市买个围裙。这围裙跟你太不搭了。是不是闺女?”她捂着嘴,一副小女儿的样子。眼角的皱纹早已成了沟壑。她的身体早已老去,心却依旧带着年轻时的狠劲。

“好好好,快来吃饭。饿着我宝贝女儿了。”

她拉起我的手,长长的指甲使劲挠着我的手心。我冷着脸,凌乱的头发在我胸前飞舞。

一家人坐定。桌上的饭菜色香味俱全。我拿起筷子,手心的血却滴在了餐桌上。她冲上来,握住我的手,泪眼婆娑的看着我,“闺女,你怎么这么傻呢?”

他叹了口气,将筷子重重拍在桌上。

他们都没有说话。时间仿佛就这么静止了。我站起来,转身回了房间。

“闺女越来越严重了。我看还是把她送到医院去吧。”她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焦急的声音背后透着阴冷。

“唉!听你的。”

“砰!”我将声音关在门外,然后隔绝了整个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7,327评论 123 223
  • 2018-6-3 星期天 晴 周末,琪琪布置了周记作业,主题是,如果可以养小动物玩,你想养什么?琪...
    seafoot阅读 20评论 0 2
  • 江湖会见 非永别也 唔 江湖偌大 后会无期呵 可记得当年随口的一句话 被我珍藏 被我认真 对待了大半辈子 都说君无...
    依梦澈何阅读 111评论 2 4
  • 不谈年龄,我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十八岁时候的自己,对于爱情的憧憬对于恋人的期待一点没有改变。可能是因为目前为止我只谈...
    echo朝前冲阅读 13评论 0 0
  • 最近很多人问我,店铺淘客这一块,接下来再给大家分享下店铺淘客的细节吧: 大家都对店铺淘客挺感兴趣的吧,所以我就分享...
    蔚蓝色的天空c阅读 6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