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监控下人的一生

    神色匆匆的人很少会留意角落的身影,即便忙碌的工作人员也不会在意他。唯一能记得他的人只剩下那台二十四小时监控设备了。此时,它闪烁着红灯,早已锁定他...

    4.5 87 0 3
  • 人生没有小团圆,只剩下无尽的思念

    我喜欢他做的豆沙包。手掌大小,皮特别薄,咬一口,香甜软糯的豆沙瞬间填满整个口腔。那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都融化了。可惜的是,只有过年时才吃得到,平...

  • 那个死缓的人出狱了

    我看到他出来了。虽然两鬓斑白,精神却出奇得好。他一脚踏出监狱大门,待门合上,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接着用脚碾了几下,这才将包往背上一扔,走了。他的脚...

  • 手机丢了,那个人也丢了

    “我手机丢了。” 我红着眼睛站在手机店里,望着正修手机的温明。他很年轻,却不怎么注意个人形象,乱糟糟的头发很久没打理了,泛黄的白衬衫早已皱成一团...

    55.4 360 3 20
  • 榨汁机

    崔三绝脸涨得通红,下巴紧紧贴住箱子,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虽然粗糙得双手变成了淡淡的紫色,依旧舍不得休息。终于,细碎的脚步声传遍整个楼层后,他才将...

    0.1 77 1 1
  • 神秘照片

    黑白合影中的男人是父亲,旁边的女人却不是母亲。 尹晓玉捏住照片,使足了力气将黑猫踢出老远。那猫吓了一跳,随即抖了抖身体,缩着脖子去了床底。昏暗的...

  • 蜂鸟

    我一直在回想从前,以至于常常忘记手里的活,从而导致厨房总是乌烟瘴气。每当被刺鼻的煤气惊醒后,我总是习惯性地出一身冷汗,待确定熟悉的声音不存在后,...

  • 街角的电脑房

    这是城市最繁华的一条街,每天来往的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我喜欢跪在一个极其显眼的角落,跟前放一个豁了口的破碗。之前还有一张写了红字的白布,后来被...

  • 未婚,不孝的原罪

    新买的碗又碎了,清脆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来回奔波,直到碰壁才不得不消失,四分五裂的残渣躺在地上龇牙咧嘴相互诉苦。我看着一地残渣怎么都想不起来它们曾...

    0.6 52 0 1
个人介绍

我已加入“维权骑士”的版权保护计划(rightknigh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