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不悔①

上一章 雪落三生⑤


听尘司无多少事务,安陵玖只需将自己喜欢的故事写进听尘簿里。有时候,她真是不明白,这听尘司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

闲下无事,安陵玖如同往常一般,点了一只香,取出听尘镜,回溯往事去了。听尘镜刚从归雪的手里取回来,自然这最近的往事便是归雪的故事。


只怪年少不知事,一心专于修行之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偏巧在那一年忘记了时间,又偏巧在那一年乱了气息。


“阿姊,阿姊,这大冬天的怎么也有美丽的花朵!摘,摘!”嘈杂而闹人的声音生生打乱了我的修习,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还未到凝雪之际,我竟绽放了花朵,最要不得的还是,花朵熠熠生光,却无雪色掩映,不知事的孩子要摘下我辛苦绽放的花朵。一时之间,不知是绝望或是惊慌,我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孩子的手伸过来的时候,我垂下了枝叶,无力地关闭了神识。


“哇……”许久,我等来的竟不是心中所想的结果,反是那孩童的哭声。我都没哭呢,这孩子哭什么,我睁开眼,便见那个玄衣玉立的男子,冷着面孔,原来是他救了我。长得不错,就是有点凶。


他轻轻抚摸着我的藤蔓,满是温柔和怜惜,我听得他叹了叹气,说,“还未到冬令凝雪之时,为何要逆了时令,早早绽放,痴儿,你这般又是为谁?”


为谁?大抵是为了我自己。为何要为他人这般折腾自己,那时的我还太天真,不止情爱之苦,从未想到,承了他这一句话,在他消失千年中我竟会一直苦苦守候,苦苦寻找。


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的神色不再冰冷,他的眼底晕染了几分落寞,不好看。如果他笑了,会是怎么样呢?我这样地想着,便将一段藤蔓递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催动术法,让藤上未开的花骨朵一时全都绽开了。


砰……砰……砰……


我听见了花开细碎而微妙的声音,花朵渐渐展开的过程中,看见了那浅浅光华跃动于花蕊之间。可是我最欢喜的不是这些,而是他因为惊讶于花开的奇绝美丽,那一瞬眼里闪过的惊喜。


然后,事情的发展超过了我的想象,他竟然细心地将我的真身落雪草挖了出来,收入怀中,带着我离开了我生长数十年的地方。


我想,如果我可以选择,我应当是不会同他一起离开的,只可惜,我只是一株未修炼成形的落雪草,自由什么的,并不在我的掌控。


起初我是真真害怕的,生怕他把我丢在了哪个小角落,后来,幸好他并非如此,记得第二年临了花期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叫做泼墨山的人间仙境住下数月了。


每日看看风景,吸收着天地灵气,看看他在做些什么,我恢复的很快。


我始终是想不通的,他一个上界神仙,彼时我不知他的身份,是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和个凡人一般浇花种地是为何,他甚至根本不需要吃东西啊。


这般过去了大约十数年,也不知他灌溉我的是什么水,我竟然奇迹般日日修为精炼,终于化形了。大抵是因为他太过无聊,让我对男子的生活没有了兴致,一开始,我便选择了女子之身。若是当初,不曾如此决绝,也许,会不一样,也许我不会爱上他,也许我还能和小师妹来一段美丽的恋情。


只是一切都没有如果。


化形的那一天,他细心地守护着我,那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我在他的眼里第一次看见了期待,还有初见时的光华。化形成功之际,自然天雷滚滚而下,惊得我险些以为自己要被烧成灰烬了。不料,他竟然翻手便将冲着我而来的天雷掷向了别处,而后淡淡地着对我说,:"从今以后,我会教你术法,你便唤作归雪,记住,你的师傅名字叫三思,以后出去了千万三思而后行,不要如当初那般不管不顾了。"


三思,他的名字,真有深意。归雪,归雪,也不知什么意思。


我原以为,三思就是这么一个没有什么感情的神,高高在上,不可高攀。如果不是那年冬天,我不会知道,原来他也是有着七情六欲的,他也会痛,也会任性。


那年冬天,他如往年一般出去游历,却并没有如往昔般早早归来。我苦苦等待,一向按着时间归来的师傅竟然没有回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终于,开春之时,师傅回来了。他醉了,竟是泪痕满面,如同悔恨的孩子。


我将他扶回屋子,替他掖好被角,正欲离开,却被他拉住了手腕,那般紧,生生是扯疼了我。


我唤他,他并没有清醒,只是呢喃着不要走。


罢了,罢了,谁叫他是我的师傅呢,我勉为其难地安慰着师傅,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如同孩子一般睡着了。一番折腾,我也是疲惫不堪,趴着师傅的榻边便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已安然的躺着了自己的床上,被握得生疼的手腕也已经被师傅治愈。起身,恰好看见师傅进来,脸色有些微微不自然。


不知为何,竟有一点点雀跃。


时光匆匆,化形之期过了数十年,作为一株母植物我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植物也是会发情的。不然为什么我会觉得师傅越来越好看了呢,为什么得了师傅的夸赞我就会心里开了花儿一般呢?我不知道,原来那不是发情,是我已在细水长流中喜欢上了我的师傅。


这一年的冬天,又是一番不一样,我迎来了我的“小师妹”。


那天风雪挺大,我在我们的小筑门口一望,师傅果然如期回来了。只不过那身形似乎有些奇怪。


“师傅,师傅,你手里提的是什么呀?”我一边问,一边屁颠屁颠的奔向了师傅。


“小心。”师傅厉声说道,只不过,我的手指却已经被那狐火灼伤。


“嘤嘤。师傅。”我委屈的看了一眼师傅,又看了一眼被师傅提在手里的狐狸,怎么还冒火的呀。


“手给我。为师有教你不好修炼吗?又偷懒了吧?”


我将手掌放入师傅微凉的掌心,吐了吐舌头,满不在乎地问:“这是狐狸么?”心中却道,有师傅在,还好好修行做什么,美人师傅!


师傅治疗罢了我的手,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然后,便一手提着我,一手提着狐狸进了屋。


“师傅怎么了?”


“阿雪,为师教给你的浮墟堪舆你可有看过?连九灵狐族都不识得!”


“呀,原来这就是扶灵狐火啊,怪不得碰不得。”


“嗷”那小狐狸醒来了,双眼迷蒙的看着我们,她左看看,右看看,揉了揉大眼睛,最终扑向了师傅的怀抱,大哭了起来。


师傅甚是无奈,只得抱起小狐狸温柔地安抚着。


待我取了吃食和泉水来,小家伙终于舍得放弃师傅了,开始享受美食了。吃得是一个狼吞虎咽,吃饱之后,小家伙抱着肚子滚了两圈后,竟变幻成了一个萌萌的小姑娘,两只狐狸耳朵还未褪去,欢快地抖动着。我轻笑,原来是饿了。


“流云决,飞远了,饿了,掉下来了。看见好看叔叔。”这孩子看来还很小,虽能化形,却还未能学好说话,灵兽族一向比木族成长缓慢。


“你叫什么名字?让师傅送你回家吧。”虽然这小狐狸甚是可爱,我可不想她霸着我的师傅不放。


“嗷”小狐狸大概以为我们要把她丢掉,睁大了泪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师傅,小耳朵耷拉下来,一脸委屈。


“罢了,不能说也好,不想说也罢。你这身份想来也是不会久留的。看你气息似乎与我有些相似之处,你不必尊我为师,只这在泼墨山的日子,你姑且随归雪一般尊我为师吧。唤你相思可否?”师傅揉了揉小狐狸的额发,语气里是罕见的温柔。名为相思,如今想来,他许是那时便已知晓了她的来历。


“狮虎!”相思狐狸就这么蹭到了师傅身边,又化作白毛狐狸团着入梦了。


多了一只年幼的小狐狸,我的生活并无特别多的不一样,反倒是师傅,因了那小淘气,日日有了人情味,这便不禁让我觉得师傅应当会是个值得托付的人,这便又对师傅多了一分欢喜。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安然静好,便这样一直过到地老天荒也罢。存着这般的心情,在相思这鬼灵精的成全下,我以为师傅总会开始接受我了。但是,小狐狸终究有归去的一天。就在我以为,师傅已经要接受我了的时候,这泼墨山便又只余了我和师傅。似乎没了相思,我和师傅之间反倒有了些许尴尬和疏离,这二十年的时光恍若无存。


我心中这般凄凄然,修行之事也便没有上心,师傅总是会无奈地对我叹叹气,却也不做其他,只是说一句:“阿雪,你莫总是这般,落雪草,修行如此不易,既能得了机缘,终究是要以雪为期的。为师,是不能护你一辈子的。”



喜欢请戳我看更多(๑>؂<๑)我是萌萌的小目录

下一章 相思不悔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