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三生⑤

三生还没有自回忆中醒来,于是,我便这般一边煮着梦来,一边看着许久未见的三思师父,想来情这一字,真真是神奇,这么一个字,让三生为于归醉生梦死,也是这么一个字,又让三生为归雪抛却前情。

而此刻,知晓了所有的故事,本是怨了三生抛却阿雪和小歌儿的我,却也是觉得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呐。

搅拌着那些纷纷扰扰的回忆,我微微叹息,师傅啊,你爱的轰轰烈烈,可歌可泣,而我这一千八百余年的日子里,有九百年在沉睡,剩下的时光里光光是为了安陵玖这个身份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别说爱了,就连喜欢都不曾经历上一回,你这叫我如何替你做决定呐!

我正愁眉不展的时候,忽然,我眼波一转,这才发现,原来,三生师傅和小歌儿竟是那般相似。

好了,既然如此,便这般吧。师傅的记忆我是不敢动了,那便让我加一些佐料吧。

想来最后一次见到阿雪和小歌儿似乎是在三百年前了。

彼时我在日出之谷和纯钧、即墨师傅学习的日子也因为我鬼族事务繁多而渐渐减少,遇见阿雪的那一回,便是我在父上大人呼唤之下归来的些许日子。

那时我本是在于归姑姑家中做客的,没想到甫一进门,一个软乎乎的小身子就扑上来抱住了我,还一个劲儿地喊着“娘亲”,那哭的声嘶力竭啊,生生是吓得我回顾了这短短的一生,直到看清了那小人儿,我才终于安下心来,并不是我什么时候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生了这么大的一个儿子,而是,归雪家的小歌儿认错人了。

是说小家伙本不该会认错娘呐,毕竟,人阿雪一千九百岁是个少妇,而我虽然顶着一千八百岁的年纪,依旧是个没长开的小丫头。

彼时我用鄙视的眼神看向谛听叔叔,心道也许小歌儿是被谛听叔叔逗弄地紧了,一时激动没看清来人。然而,谛听叔叔回应我的却是微微耸肩,表示并没有欺负小歌儿。

细细问询了一番之后,才道,原来阿雪几日之前捎了口信给姑姑,说三日之内就来接小歌儿回家,然而,今天,本该来接小歌儿的阿雪却迟迟不见踪影。小歌儿是知道阿雪的性子的,阿雪说话算数,可一旦有什么东西牵动了她想念师傅的情绪,那边不一样了,阿雪分分钟是会闹失踪的。今下,小歌儿便是怕他娘亲又和几百年前一样,把他丢给了别人就一个人去长眠了。

那是姑姑身子不怎么舒适,便将小歌儿交付于我。

第二日的时候,想起来阿雪前些日子已经把听尘镜还给我了,我便艰难苦恨地找出了听尘镜,已然多年不用,还是琢磨了半晌才终于又明白了操作说明。总之,中间的过程便不多说了,结局就是我和小歌儿发现阿雪竟然倚在三生石边就睡着了,也不知是入了回忆的障还是怎么的。小歌儿着急他娘,于是,我们便火急火燎地找到了阿雪。

不过,阿雪这次真真只是睡着了而已。是说那小糯米团子一扑到阿雪身上,便撒开了似的哭了起来,生生是哭湿了阿雪的一片衣袖,那时我在想啊,究竟是不是小歌儿哭得太凶残了,这才让阿雪没有陷入一场沉睡。

看见阿雪醒来,思及这才一日,我便已经快被小歌儿玩死,我便不觉叉腰怒瞪着阿雪。

“相思,怎么了?”没想到我家阿雪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小歌儿都哭成那样了,她还一副迷茫的样子。

“我的阿雪姐姐,不阿雪姑奶奶,你睡了三天三夜了,三天前你说过要去接小歌儿的。昨日,他哭的不行,于归姑姑实在没办法,便将他交于我了。找了半天,原来你在这里睡觉。”说话间,我有些恼了,眉梢一挑,话语便有些来势汹汹的意味了。

好在我与阿雪也是旧识了,这般说话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想起爹爹那般教育地幸苦,我却依旧如是随意而为,我的小脸不觉就微微红了一红,诶,我这个孺子不可教也。

阿雪告诉我,她是因了在这里遇见了一只要寂灭的红骨之妖,听罢故事,不自觉就在这三生石边睡着了,所以才误了时间。听到这样的解释,小歌儿虽是有些不高兴,撅着小嘴巴看着阿雪,却也没有继续哭了。

看到这样,阿雪抱了抱小歌儿,把刚得的枯骨泪交与我,问道:“相思,这枯骨泪所系的魂魄还能救么?”

我仔细看了看这枯骨泪,不得不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物什,只是,这东西任我怎么用灵决调戏,也就是没有一点反馈,于是,我终于不得不放弃。

“如果白族还在……只是这般,我倒是真真没什么办法。”彼时的我还不知道自己原来就是那七万年前白族少姬的转世,于是,便如是说着。诶,当初要是没有这么说,现在我的麻烦应该会少许多吧。想到那个看似温柔婉转,实则霸道难缠的魔君,我也是醉了。

“相思,歌儿先拜托你照顾一会。”

“阿雪你干嘛去呢?”哈,又走……

“娘亲,你又不要歌儿了么?”听到阿雪要走,小歌儿立马就翻脸了,一张小脸上写满了纠结,眼中已然是有两坨亮晶晶的东西在打转了。

“好了,好了,我只是去找一下鬼主。很快就回来。”阿雪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歌儿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说道。

然而,小歌儿仍是拉着阿雪的衣袖不肯放手,于是,阿雪又是一阵安慰,又是亲亲他的小脸,又是摸摸他的小脑瓜儿,这才终于让小歌儿放了手。

有时候,不得不说,虽然我家父上大人灵决和魂术都不好,但终归是和上辈子的我一起长大的,这个占卜之术倒是有些出奇,倒也不是出奇地好,而是一种神奇的时好时坏。

不过对于归雪和三生的这一卦,因了我的缘故,父上大人倒是算的特别准。不得不说,那白鬼还真真是很厉害,就是这么耳濡目染都能如斯,此刻,想到这个我便不由叹气,上辈子那么厉害,为何今生我有如此好的先天条件,可偏生就是没有她白鬼厉害呢。

回到正题,为什么阿雪回去找我家父上大人呢?

原来在好几百年前,在我还在沉睡的时候,有一回阿雪带着小歌儿来看我,父上大人已然火眼金睛发现了,小歌儿是三生的种,于是,他暗搓搓地算了一卦,发现,这三生的归来倒是和我有关,现在看来真真是的。于是,父上大人便借机让了阿雪替他找散落在人间的几样物件,桃花心,白鬼魄,枯骨泪还有无影瞳。加上父上大人手上的物件,我们便能集齐残魂召唤白鬼之魂,而后,我便能获得白鬼的一些传承,帮助三生归来了。

既然我已经入主了三生居,替三生煮上这一晚梦来,自然,我已经得到了传承,尽管魂魄残缺千年,我已然不可能像白鬼一样厉害,却也堪堪不算太弱了。

好了,把记忆中归雪和小歌儿这些年的日子融注于那一碗浮墟梦来,我在三生面前打下一记响指,淡紫色的烟雾在我指间升起,三生也缓缓醒来,随着我的牵引,三生缓缓饮尽梦来。

“师傅,你怎么样了?”看着微微蹙眉却半晌没有反应的三生,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明明只是给师傅加了一些归雪和归歌的故事,不应该啊。

“没想到,阿雪她竟然如此幸苦。”终于师傅开口了,原来,他是在为阿雪心疼呐。

“好了,师傅啊,小歌儿该是时候见见他爹爹了,您是不是……?”

“相思,再帮师傅一个忙吧。”

“嗯?”

“我想给阿雪一个惊喜。你让阿雪十日后回泼墨山吧。”

三生如是说罢,见我同意了,便离开了,我知道,他是回泼墨山了。

于是,我便传了字条邀阿雪十日后回泼墨山小聚,事实证明,我的面子还是挺大的,阿雪去了,小歌儿也去了。

对了,那一日恰好是每年冬令落雪之日。

那一年,泼墨山终于在时隔千年之后再一次落了雪。

那一日,泼墨山上有一对神仙眷侣住下。

那一日,小歌儿终于有了父亲。

安陵玖这么回忆着,那一卷书竟是也已经被写的满满的了,她用衣袖卷起一阵清风,那墨迹便干了。于是,她轻轻地将那一卷书收好,放进了那个写着三生居的匣子里。

虽不曾见过命颜,可是命颜却会经常传音回来,告诉安陵玖一些关于听尘司的事,比如听尘司只是上届一个闲散的职位,又比如这些故事应该如何如何放置。

听尘司里没有命颜的故事,却有一副她的画像,在那画像中,命颜的容颜栩栩如生,在她的身旁还有一个长风玉立的男人。每每看见此画,安陵玖就不由得去推测命颜和那个男人的故事,不过想来一切还是要等命颜回来才知道。




目录


下一章 相思不悔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生那扑面而来的回忆卷携着漫天的悲伤而来,一时之间,我所织造的幻境竟然悲伤至雨落。那样的悲伤,那样的痛苦,究竟是为...
    狐则阅读 117评论 3 3
  • 只是,可叹,三生那般默默付出,却终了不愿告诉姑姑,亦那般将姑姑逼得太紧,俨然充当了严父的角色。如此,便无奈只能看着...
    狐则阅读 114评论 4 4
  • 1.class 和 id 的使用场景? id的使用场景: id只能被使用一次,在页面分段等场景下可以使用。 cla...
    ngzk46阅读 71评论 0 0
  • 这静悄悄的黑夜,颇有些干冷,房檐下的红灯笼被风扭动着圆滚滚的肚子。 红灯笼忘记放下了,或者是我喜欢它的颜色,又或者...
    丹尼尔李S阅读 148评论 1 2
  • 致:我的色达我的梦 文/向行 致:我的色达我的梦(1) 路上•遇见篇之二 此刻我困得实在是受不了,也没有看清对方的...
    向行阅读 293评论 14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