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西林吉小镇

我时常想起过去

但是时常想起过去的人是因为看不见未来

我时常想起归林的一切

把煤添进锅炉里待到出那个小屋子的时候

鼻翼都是煤灰

即便如此

整个房间会在两个小时内达到热循环

温度在此刻不是锅炉上60摄氏度的数字

而是整个房间里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依靠

我们待到实验学校的学生们放学嘻哈的从门口路过

也等到夜晚温度的零界点泼出一壶刚烧开的水

那个时候的泼水成冰

包含着对向泼出的开水畏惧

又惊叹在低温下开水变成白色的雾状

我们养猫

也养狗

我们堆砌花坛

把从山上砍下来的桦树立在门口

也做指引的路牌

把房屋涂成白色

顺便在屋顶看夕阳羞红了脸颊

我还是想要把所有的东西装进脑子里

像是那院子里的时蔬

用篮子兜回家

瓜果蔬菜摆在该在的位置

煞是好看

养的小狗调皮的东奔西跑

归林塔能看到最美好的落日

那是我们的避难所

也是装着我们美好梦境的存在

梦里常常回去

醒来又置身这繁华

我们总该有些该存在的东西

比如说跨年夜举杯同祝:

新年快乐

这世界上最美好的是关于未知

和探索未知

巨大的车库装载着小黄的整个改造计划

厨房是念雪的深夜食堂

面包窑还没烤出像样的面包

我们已经搬离

桥头卖菜的阿姨跟我说

天冷了多穿点 孩子的时候

我就很想倾尽全力好好看看那个小镇

那家人对我们有知遇之恩

阿姨的酸菜馅儿饺子我一口气能吃掉十好几个

心善和心爱谁更重要呢

都是要想要好好珍惜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