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

  

                          顾贞观《金缕曲》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
        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
        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
        冰与雪,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够?
        比似红颜多命薄,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
        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置此札,君怀袖。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宿昔齐名非忝窃,试看杜陵消瘦,曾不减、夜郎潺愁。
        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君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
       词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
       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動人心魄的一段話,多年前看到,心神俱震。一生之中,數不清的抱歉,都湧上心頭。想起胡蘭成說張愛玲,為人冷漠,卻對世間人滿含著說不盡的歉意。心有戚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