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浮

1

“他走了。”

“我知道他会走,新的人总要上来。”

黑暗中,漂浮在空中的文字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地从一个人口中传到了另外一个人耳中。他们似乎是在进行着重要的交流,不然也不会选择在这样一个多数人都已经睡着的午夜。

“他这个人怎么样,能不能够相信?”

“能,就算他们两派在其他问题上面总有解不开的矛盾冲突,但是,”说话的人声音出现了长久的停顿,似乎是在掩盖着什么,听筒那头穿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后,紧接着便是通话挂断才会有的嘟嘟声。

2

无尽的文字信息如同一张大网从空中压下来,躲在废墟之中的幸存者面对着无声的进攻可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他们只能够任由这充满了恶意的信息大网压下来,抹除居住在城市之中人们最后的一点儿意识。

他们的生命也许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但是想要看到现在这样有着清晰思路的人的面孔,就是一个奢望了。

“顾不上他们了,赶快转移到地下室。”传统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来,“不能够让我们这支队伍也变成历史。”

信息的大网已经透过了黑色的破旧屋顶,原来没有任何痕迹的网络此刻变成了红色,随之而来的还有刺耳的声音。那些声音里面可以听到流水的哗哗声,可以感受到夕阳西下事难得一见的美景。这些声音似乎从来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但是对于躲进地下室的传统这一小队来说,它才是最可怕的。

3

红色的警报灯依旧在不停地闪动,狭小的地下室终于迎来了一阵热闹,因为传统来了。

他并没有穿用作屏蔽信息的防护服,反而是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全身上下都藏在风衣里,只剩下了一双寻找希望的眼睛。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他的眼睛在地下室里所有人身上转了一圈,问道。过去他说话时总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从内心深处生出来的不会失望的鼓舞,现在那种让人振奋的力量似乎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平常说话的语气,哪怕现在就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第三小队已经全部失去了联络,第一小队的人也只剩下了大壮一个。”说话的人是第二小队的队长,他原来也是这里数一数二的俊俏小生,只是在战争的摧残下,也只有一脸的狼狈样。

“都是他们干的?”传统的声音比刚刚有了一些力气,只是还没有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在他身上似乎也发生了不可想象的困难,不然依照他的适应能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们只在他们的基地找到了一些纸张的灰烬,他们的人倒是没有碰到过。”

传统的眼睛里飘过一丝惊讶,他沉默了许久,正要继续说些什么,在他背后的探测雷达上忽然出现了无数个小点,正在向他们所在的地方快速移动。

“不好,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能带上的资料全部带走,至于这些笨重的机器,以后有机会了,我们再重新建造,赶快转移,分开转移。”

4

一支深藏起来的队伍,一伙读书着魔的潜伏派。他们的过去是没有人能够反驳的辉煌战绩。冬天晨跑的孩子,干净整洁的环境。如果还要加点什么,可能就只剩下了想说什么就能够说些什么的自由的风气。

但那些也只能算是过去的成绩,一个人人都能够得到信息,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时代,想要藏下一个谎言,就需要讲述更多的谎言。周而复始,直到被揭穿。

其实谎言破灭之后对于他们也没有多大的损失,无非是换上另外一个人的身份,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样的次数多了,至于他们根本上是怎样的人,也就没有人能够看得清楚了。

一时的自我欺骗固然可以得到一时的荣誉,一生沉迷于虚假的幻觉,只会什么也得不到。这让人总要想起一些话:

“我这一生,说的谎言,到最后让我自己都不得不相信了。”

大概这也算是一种难得的结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人说过,放下一个人的最高境界,不是不再联系,而是将对方从自己的世界里彻底赶出去。但事实上,越是希望将对方从自己的...
    俗世几多阅读 1,143评论 4 46
  • 1 天色还没放开,我已经趁着夜色走进了这家便利店。 听说最近流行一种神奇的时尚,只要在街上的便利店里看到一...
    何语安阅读 201评论 6 7
  • 动物天堂森林最近乱哄哄的,因为突然接纳了很多动物进了森林,原住民的生活习惯都被打乱了,有不少动物来到象这里抱怨,兔...
    北林渣阅读 104评论 0 9
  • 在最荒诞的世界,看见另外一起最不荒诞的事情,算不算是一种幸运?出没在高楼围墙里面的青年,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不过是...
    何语安阅读 178评论 8 7
  • 1 “警报,警报,飞船燃料不足,无法摆脱当前星球的引力。” 孙一峰看着驾驶舱里面不停闪烁的红光,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
    何语安阅读 117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