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月子和食物的效率反映

96
非正常精神人类
2016.04.08 23:38* 字数 1202

中国的女人生完孩子后要坐月子,我经历过一次所以还算有发言权,大多数国人把月子期间的行为看的很重要,似乎一些影响一生的病痛都可能是在这个阶段留下的,所以第一要注意修养。

对这个说法我是没意见的,不管是不是这么严重,毕竟生孩子是女人一生的大事,重视点总是好的,只是总有个疑问,为什么国外就没有这个坐月子的习惯,他们的女人和我们不一样么?

时间回到十年前,那时我在国外工作,一次和老外吃饭,他们说道中国人吃鸡很奇怪,竟然喜欢吃些没有肉的地方,比如凤爪、翅膀、脖子等等,而老外们就不一样,只吃鸡胸、鸡腿那些肉多的地方。当时我的回答是:那些肉多的地方味道不好,肉少的地方反而容易入味,吃起来更香。

前几天听到一个观点,说中国人之所以做菜好吃主要是因为食物匮乏,能吃的东西少就要找各种东西来补充,而相对于那种肉多的部位而言,肉少显然不好吃,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用烹调的手段来把它们变成美味,这样中国人就什么都能吃,也就有了更多的食物。

这段话突然给了我启发,原来这就是中国人与西方人身体素质上的区别——效率!

我来解释一下:首先中国人多(在宋朝人口就超过了一亿),每个中国人所拥有的资源就很少,而欧洲人少,相对占有的资源就多,也就是说在中国十个人种一块地,这块地就要养活十个人,不仅人们的生存很困难,而且大量的人口无事可做,还造成了劳动力的浪费;而在欧洲正好相反,同样一块地可能就只有一个人要种,这就需要这个人同时要干好几个人的活,那么他就必须补充大量的食物,而相对丰富的资源正好可以满足这个条件。

这就是为什么国人喜欢吃鸡脖子而老外只吃鸡胸,因为效率高,同样是吃,吃大块肉速度快而且容易吸收,而啃骨头又慢又没多少能量,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们人多呢,那些没事干的人只能去研究吃了。

这与坐月子有什么关系?还是效率。中国人多,生孩子坐月子是休息,休息再久也没关系,反正人多,多几个坐月子的没什么影响,甚至巴不得你多休息几天,反正别人闲着也是闲着。

而欧洲人就不一样,本来人就少,再有个生孩子的就更缺人了,所以像俄罗斯这种战斗民族的女汉子们,大多生了孩子就能下地干活,甚至有的直接在雪地里生,生完照样劳动,感觉和鲤鱼甩籽差不多,孩子对她们来说可能只是个累赘。

既然如此,东西方的差异就很容易理解了。为什么洋人都开着船打过来了,这边的士大夫们还在开会讨论让谁带兵呢;为什么有伟大的四大发明却连个系统的科学著作都没有,所有的技术工种只能靠师徒口授;为什么大部分专利和研发都出现在西方,而我们只能靠买专利和盗版过日子。

好在这种情况一直在好转,我么终于认识到效率的重要,怎样提升个人能力,怎样提升社会效率,怎样创造更多的肉而不仅仅关注如何把小骨头也变成美味。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各个传统产业中,很多行业都趋于饱和,大家都在抢一块有限的骨头,不仅残酷而且毫无前途,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人突然想明白了,就会发现把目光从骨肉上移开就可以看到大片的牛羊。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