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的人能不能梦到死后的事情?

有一个梦里,

一直在下雨。

我看到一个年轻人穿得很质朴,

俯在桌前写东西,

他写得很快,

外面的雨也散乱地下不停。

长桌面前的窗户是很大的落地窗,

有像教堂那样尖尖的顶。

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季节,

透过窗户只能看到模糊的青色。

等了很久他才写完站起来,

丢下桌子上的东西去外面了。

我跑过去看他写得什么,

可惜是我不大能认清的文字。

但是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我这个人容易激动,

所以心跳得快起来。

我也跑去院子里张望,

才发觉并没有院子,

窗户外面是绵延不断的草坪,

草坪尽头就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山了。

那个年轻人好像在屋里坐得太久,

所以走廊下放了很多椅子他一把也不坐。

雨看着像不会停的,

所以我没有说话,悄悄走过他的面前。

果然,这个人看不到我。

围着房子绕了一圈,

发现另一边才是个用坍塌的墙半围起来的院子。

有两三个女人在雨亭下坐着喝茶,

她们时不时看向不远处的几处墓碑。

我还是认不清上面的字。

因为已经模糊了,

也许是年代久远的侵蚀。

我后来慢慢醒了,

这个梦真是很安静,

除了雨声、笔写字的声音,

还有女人们平静的交谈声外,

其他的声音都像被一种忧郁的怪物吃掉了。

但是我终于整理清了思绪。

是有一个人和我的视角一样,

她看到了听到了感受到了我梦里的一切,

我应该是一个她可以借来附身的视角。

但是她的悲伤在梦里是感觉不到的。

只有醒来看到窗外灰蒙蒙的,

下着小雨的天,

才突然感到什么像小风,

轻轻叹息后消逝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提到顾正秋,网上最喜欢讨论的是她的京剧艺术与爱情。后者,大家更喜欢八卦当年蒋经国是否真的追求过她,任显群是否真...
    齐婴宁阅读 2,791评论 0 3
  • 《横向领导力》 我们常说纵向领导力,如何处理上下级的关系,但是在生活工作中我们更重要的是处理横向伙伴之间...
    朝歌呀阅读 42评论 0 0
  • 将军生死马上鞍,帝王稳坐紫云巅。 农夫躬身三分田,不抵商贾一句言。 天下之人无不为了一个利字,事情的成败,人事的欢...
    小謌阅读 88评论 2 1
  • 第一日初到镇远,乘公交车从火车站到达古镇中心,经过街边各种现代的品牌、门面,心里对古镇的期待降了许多。但是从公交车...
    乔溪阅读 186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