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 . 二零一七年国庆

2017年10月1日

时间是个总是在恍惚间飘过的东西,转眼已经是2017年的国庆,今年国庆恰好与中秋同期,八天的假期。除了中国年以外,也唯有此假期是最让人向往和期待的了。

和往年一样,所有节假日几乎都是安排与家人在一起,不安排出游,只是简简单单的相聚,依偎,做饭,聊日常。

十月的上海已进入秋季,温度适宜,有桂花飘香,小区围墙外围一片都是桂花树,最让人心旷神怡,桂花的小个儿并不妨碍它独有的飘香,就好像对待事物的理解不能只停留在表面,从不同维度、角度、高度去看,每一个人、每一个物品总有它存在的意义。

这次假期安排了1号下午时间回镇江(父母那边)。准备第一天的早晨好好睡一觉,驱除一下最近工作的疲惫,也想让自己放空一下。人长时间处在紧张、快速、复杂的环境中会容易烦躁、焦虑。即便很多事情我们都很有计划、调理,但也总是事与愿违,同时我们总是很容易随波逐流。本想好好睡个懒觉,室友很早起来洗衣服,导致自己也比较早的醒来,不愿意起床,哪怕只是躺着,慵懒的躺着就无比幸福,有时候幸福感就是这么低。

快接近中午起床,不想吃任何东西,习惯起来都是喝一杯温开水,好像总是能感觉到一杯温水能将身体由上至下的清理干净。开始整理房间和准备带回家的东西。美心月饼是在公司托同事预留的,价格也是比较合算,准备带给家人品尝;朋友送了几罐非常不错的花生米,这是父亲很喜欢的下酒菜,父亲前两年把烟戒了,这是让我最佩服的事情,在我看来是很艰难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父亲做到了,从此他成了我的榜样,加上他牙齿全部脱落,装的假牙,所以常常会买一些他能吃的或者喜欢的食物给他,他很欢喜;去年听母亲说父亲有些尿频,询问了一些朋友这个情况,可能是膀胱或者肾方面的一些问题,这次便买了猫须草准备让他喝喝看,但愿有些帮助,年纪大了总是有很多毛病慢慢呈现,这是自然现象,就如同脸上的皱纹随着岁月形成。

每次回家总是尽可能的想带一些他们没有吃过的东西,带一些新的物品给他们使用。我们这代人很幸福,物质不匮乏,经常想起父母的那一代人,总是让我感到心酸,所以尽可能的多给予一些,但对于父母来说也许陪伴才是最渴望的事情,而这又是恰恰多数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把每一件要带回的东西放在一起,然后规划安排打包,一个行李箱,一个超大的袋子,比较承重,还有一个背包加一个小包,好像又要经历一次'磨难'。

原本上海的十一第一天是有雨的,没有想到得到太阳公公的垂爱,一直没有下雨,还阳光普照,蓝天白云。我还是担忧会突然间下雨,准备早早收拾出门。把家里打扫干净,衣柜、床铺、卫生间整理清理,总是习惯每一次长假出门前安排好家里的一切,只愿回来时一切都是舒适的,总是喜欢住在干净、物品精致稀少、有光的房子里,就是惬意。

拖着承重的东西早早的不慌不忙的赶往火车站。人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不少人应该提前一天就已出发。抵达车站,离开车还有一个小时,找了一个人少的候车区有座位先安顿下来,出门前洗的澡已经汗流浃背。从家里带了一杯果汁,喝起来就是那么美味,而且略显珍贵。本来想看看昨晚室友苏苏推荐的韩剧,结果发现下载失败,没有一集下载成功,于是便放弃了,然后决定做一件事情,联络一下我的家人、朋友,看看大家假期的安排。这也是近两年一直做的事情,日子过的很快,总是把联络的这件事情做到有习性,一直觉得人的情感都是流动的,没有谁无可取代。很多时候人们都会觉得人好像都很容易善变,真正交心的很少,真正记得你的更少,我们不能责怪他人,只是社会进步太快,如今已不是1988年那个没有网络没有通讯的年代,人与人之间完全靠面对面的交流。如今的社会,如果不能做到慢下来,是很难体会人与人之间那点脆弱的情感,跟别说去维系了。所以一切的源头都是自己,你想有什么样的生活、关系、情感,皆由你自己创造、维护。没有一成不变的生活与关系,每个人每天都在接受不同的讯息,为生活奔波劳累,大家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多数能想到已是恩惠。所以尽量安排时间去想、怀念、联络一些友人。每一天都在过去,每一天都在更新,过去总是有很多重要的人和时刻对我们影响很大,能保留这一部分记忆,只有照片和文字,想要保留那份情感,唯有将他/她放心中,常常联络。

在动车上,坐的是软卧式座位,第一次坐这样的车子,很宽敞,可以存放我的行李,心里窃喜。在车上用零极限做清理‘谢谢你,我爱你’,心里的灵感就是如此热爱‘归途’,即便包袱沉重,即便人潮拥挤,即便有怪天气,也难以掩盖‘归途’的心情。列车大概行驶到江苏区域,突然外面雷电交加,心里马上进行零极限清理,只是对到达的城市进行清理。父亲发来微信,问我上车了没有,我详细回答中着。父母那一辈不会使用网络,今年才开始慢慢学习微信,使用智能手机,也是难为他们了,知识水平及文字的受限,以及年老的关系,学习和使用起来也总是那样的艰难。我跟父亲说晚上你们先吃,我晚上不吃了,父亲回复说把我接到一起吃,我理解他的意思,也不再强调我不想吃的念头,反而问他晚饭做了什么菜,他说红烧鸡,我说做个西红柿蛋汤,想喝个汤,印象中这好像是少数中对他们提要求,过去我总是把自己当父母的父母,觉得要懂事,其实很多时候应该让父母觉得他们自己的重要感,这不是麻烦。

车子到达镇江,没有下雨,心里偷偷的高兴。如愿抵达,天气也如愿,父亲在出站口接我,依旧骑着他那辆使用了多年的电瓶车,把我的包袱放在路边,跟我说他去里面拿车子,走之前问我说在这行不行,好像我是个婴儿一样,对他来说总有一万个不放心在心里。回到住处,母亲炒了个素菜,三人在凝聚后一起吃饭,红烧公鸡、番茄蛋汤、清炒土豆丝、炒青菜,很家常却那么有滋味。

夜间镇江下了大雨,在雨声中,在父母身边,安然睡去。

2017年10月2日

母亲今天还要上班,早早便出门,出门时交代父亲牛奶在哪里,对儿女不停的关心和叮嘱仿佛是父母的习性。

大雨从晚上一直下到上午,没有停息,老天仿佛也因为八天的假期而激动不已,感动的泪流满面吗。今天安排和父亲去一次超市,买一些东西和一些食材,然后再去万达星巴克领一盒月饼。没想到雨一直没停,快接近中午的时候雨小了,父亲带着我先去了银行,帮他存了一笔钱,随后我们一起去了超市。

大雨天,超市人不多,先去买了一些晚上的食材,因为后面几天将不在镇江度过,只是买了少部分,芹菜、菌菇、茄子,父亲说要做一个油焖茄子。我再去买了两只梭子蟹,准备晚上给他们做一个梭子蟹菌菇汤,一些新鲜的虾,准备炒芹菜,顺便帮他们买了一些骨头,准备存放在冰箱以便他们之后食用。再去买了一些方便面,在3号车上要吃的食材。想着过节准备买一些酒给父亲,但他拒绝了,我也没有再挑选。买单时父亲要求买单,被我拒绝了,每一次都这样,每一次都被我拒绝。每一次他们都觉得花了我很多钱,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我有多心甘情愿。

买好东西出来还是下大雨,接近中午,我说我们就不要回家做饭了,出去吃镇江有名的锅盖面吧。在大雨中,父亲骑着电瓶车穿着雨衣,我坐在后面打着雨伞,驶向面馆,父亲说这家面馆是他平时干活时常来的,还不错。一进门一看确实,是那种不大,但还算干净。进去后,我看了下准备吃黄鱼牛腩面,父亲说一碗青菜肉丝面,我知道那是最便宜的了。心里顿时不是滋味,我说你也点黄鱼面吧,后来他答应了,随后跟老板说再加两个荷包蛋,付钱的时候父亲抢着付,老板看着笑了,我不知道她的是什么,但从她的面相来看,她一定是个很好的老板,如同父亲所说,这家面不错,也如同它的味道,确实不错;还有小菜蒜头、咸菜、腌制的姜、米糊,第一次就这样吃到了镇江锅盖面,与父亲,美味至极。


镇江锅盖面

下午回家,天气渐渐转晴,不再下雨。我准备晚上的食材,洗好、切好,避免晚上再浪费多于的时间,安心等待母亲下班。下午有多于的时间整理带来的东西,一一交给父亲,一一告诉他,特别是猫须草,叮嘱他要点。随后父亲去棋牌室打麻将,趁着没有下雨,我决定骑着电瓶车去万达领月饼,一切顺利,商场里都是节日的气氛,人多、喧嚣、买与卖,一切都运转的很好。

晚间利用准备好的食材,做好饭,芹菜炒虾仁、梭子蟹菌菇汤、加上父亲的油焖茄子。父母吃不惯梭子蟹,总是觉得这些东西吃起来很麻烦,还不如肉食吃的起劲,所以只是喝了一些汤,我还是将其拨好,将可以食用的部分给他们尝尝,主要还是汤的鲜美。父亲的油蒙茄子说实话真的很好吃,我赞美了,他笑了,母亲也笑了。吃过晚饭,母亲洗碗,我准备第二天要去徐州的衣物,尽量少带一点东西,节假日人多,路上不便。

晚上,大家洗漱干净,东西也都整理好,我拆开月饼切好小块来品尝,星巴克的月饼价格确实昂贵,但味道也确实不错,感激食物,热爱它,敬畏它,一切来之不易,小口品尝,从入口到融入胃中,一切都是那么有仪式感。食物果然是最好的疗愈方式。

在美味中,在父母身边,安然入睡。

2017年10月3日

中午的火车,不在家里做饭,买好的食材准备在车上享用。早上没有起的很早,休假就是放松,没有给自己太多的限制。出门前,母亲依旧将家里整理干净,这画面好熟悉,原来我的那点习性其实也是受母亲的影响,一直都记得小时候一次母亲对我说‘你看,丽霞把睡前脱的衣服都折叠好放在一边’,好像从那时起好像特别热衷于整理。一切整理的井井有条,一切都在有序的进行,无论生活还是工作,但是也总是有意外发生。所以生活才是周而复始的,要有一颗平常心,而不是刻意进行。

一起去车站,准备乘坐公交去车站,不是很远。没想到在车站看到一路车子堵住,估计是前两天下雨下的都没出门,今天大家都开始涌现出来了。心里再次零极限祈祷,‘谢谢你,我爱你’,没过多久公交来了,原来并不是拥堵的关系,而是前方的红绿灯有一些问题导致这段路看起来拥堵。父亲的暴脾气自然掩盖不住,无论从上公交到乘坐在公交,总是抱怨很多,我没有办法说服或者改变他,甚至影响,唯一想到的就是零极限清理。很多事物大家都沉迷于表面的假象,就如同这堵车一样,是真的堵吗?其实不是,这一年一直在做内观,所以对于类似的事件早已用一颗平常心对待,不急不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早早到了车站,检票进去,车站人满为患,没有座位。但是一趟趟列车来的快去的快,人流也是在不断离开不断到来,很快空出了两个座位,便安顿好行李,坐了下来,等待列车的到来。眼看一片行人,老少皆有,在人潮拥挤中每个人都不过是在为了一个‘聚’字而奔波着,显然人的情感都是在热血中流动着。此时假期我想没有人不想着聚首,没有一个人不想着家人,没有一个人不想着归途。

如期列车到来,去程我们三乘坐在一起,上车安顿好行李,已是下午一点,开始准备吃午餐,买好的泡面、煮鸡蛋、玉米、零食、水果,给父亲准备了豆干、花生米、白酒、啤酒。此刻的感受就是与家人聚在一起,无论在哪里,无论吃什么,都是欢喜。

五个小时的绿皮列车,怕他们无聊,早早给父亲下载了电视剧。列车慢慢向前方行驶,他慢慢观看视频,不追赶时间,只享受此次途中的一切。母亲近些日子上班比较忙碌,略显疲惫,吃完食物就趴下入睡了,列车摇摇晃晃,她显然已沉睡,也许累到极致了,直到在手脚麻痹中才醒来。

我下载了日本的影片‘小森林春夏秋冬篇’,片子围绕在日本的一个小村庄以春夏秋冬食物播种展开,母亲也与我一同观看,这样的题材简单,贴近生活,人们通过周而复始的辛勤劳作,享受得到的食物。像极了父母那个年代,只是语音是日语的,只看字面,估摸着她反应没那么快,但画面感很强,从她时不时的言语中感觉对此也是很有兴趣的,特别是对于食物的制作,母亲一辈子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给我们准备一日三餐,所以对于料理的过程虽然没有像影片中那么讲究,但是她也总是以她自己的方式在一复一日的辛勤准备着。我们在她的食物中,在她的一勺一勺喂养中长大。

列车没有晚点,还提早抵达。徐州的天气只有十几度,穿着针织衫还是略显着冷。此刻的感受还是那样为了聚首,一切外在的影响都不是问题。下车出站联系哥哥,他们早已在出站附近等待,哥哥、嫂子、侄儿,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来。上车后,看着许久不见的他们,哥哥胖了,嫂子没有瘦,侄子长高了些,依旧挺壮实,但是对我们有些生疏了,没有在一起生活总是会这样。但是对于这个孩子不同于其他小孩,似乎对他我有足够的信心,他其实并不是这样。年初在上海陪伴我的一个月的时间里,对他的个性有一些了解,小小的身儿,其实内心情感是很浓烈的。他只是害羞,不好意思,我们这一方的家人突然涌现,他措手不及,他倍感意外,甚至喜出望外,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但是他是开心,我看得出。

徐州下起毛毛细雨,开车一个多小时抵达家里。嫂子的父亲准备好晚餐,真正的一家人终于聚上了,为了这一刻真的在脑海中演绎很久。吃着热口的饭菜,与老人、与小孩,是父母亲、是兄弟姐妹,是血脉相连的家人,似乎大家的心此时都是链接的。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而于我们而言一年之中在于此次的凝聚。

吃完晚餐,路途的奔波有些累了。便早早去了酒店,带着小孩一起,哥哥和嫂子送我们过去,送到他们便离开了,留下了侄儿和我们一起。此时他开心了,内里放开了,不再有之前的拘束和害羞,他似乎知道我们是他的家人,我们来看他,而他也愿意陪伴我们,是爷爷是奶奶是姑姑,是一家人。小小的人儿啊,怎么能有如此的情感呢,怎么能叫人如此欣慰呢。

父亲晚上喝了一些酒,回酒店就早早躺下入睡。因为有小孩的陪伴我们到很晚才睡,期间孩子因为晚上没怎么吃东西,肚子饿了,叫了外卖,一碗米糊、两个香肠,本来想叫他钟爱的鸡蛋饼,因为没有了,所以只能取消。我跟他说等下外卖就有人送来,他很是期望,边看电视边询问怎么还没到呀,跟他解释跟他说明,其实他什么都懂,小孩就是个小大人,思绪缜密。

告诉他吃完就要入睡,他答应了,也做到了。晚上睡在我旁边,就像小鸟一样。夜间总是怕他会掉下去,怕他着凉,时不时的帮他盖上被子,观看他不要掉下床。

在孩子身边、在父母身边,度过了这一夜,安心。

2017年10月4日

今天是中秋节,恰好又是孩子的四岁生日,这个国庆真是三个节日同庆,难得的日子。

七点醒来,没过多久孩子也醒了,便起床洗漱准备去酒店吃早餐。带上小小的人儿,与父母,这就是日常。吃好早饭,收拾好,虽然是酒店,也同样整理好,也会像家一样。带着孩子散步去超市,准备给孩子和嫂子父母买些礼品。行走的路中一边走,一边拍照,当作纪念,人的记忆不可能记得那么清晰,除了文字就是照片,我想保留他们,每一年每一个这样的时刻都以这种方式。

超市的人暴多。买了酒、让孩子自己挑选了玩具和食物,他不同于其他小孩,平时吃习惯了饭菜,对于零食并没有太多和特别的喜爱。还是给他买了自己看中的养乐多、酸奶、果冻、儿童火腿肠。在奶粉玩具区域有儿童玩耍的区域,让他尽情的玩耍,尽显孩子的天性,不给他任何限制,只作陪伴。

超市出来,看到门店有卖糖葫芦,每每看到这些总是勾起我的欲望。总好像回到小时候,虽然小时候根本没吃过糖葫芦,可能觉得看到它就好像看到孩童般的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吃着糖葫芦总有一种童心未泯的感觉,开心,放松,无拘束。父亲看到此景,嫣然一笑。也许笑的是我的纯真吧。

中午在嫂子家,她父亲做了一桌的菜,红烧鸡烧土豆、蒜苗炒肉丝、考鸡、黄桃罐头、炒花菜,还有什么记不清楚了。总是有过节的气氛,一家人一起,聊天、吃饭,尽显日常。嫂子的家人话不多,和我们一样,但是都是那种特别实诚的人,心肠特别好的人,就是那所谓的老好人吧。无害人之心,只是简单本分的通过自己的劳动过着自己简朴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谈艰辛,只是守候,也许因为这样两家人才走在一起,最大的差异不过是南北方人的生活方式,所食之物烹饪不同,两个人相处,两个家庭相处,都是求同存异,只要明白彼此的那点心意,能理解对方,少一些抱怨,日子也就这样过了,人生也不过就是活个过场,开心快乐最重要,除此无他。

下午回到酒店休息,我带着孩子去公园走走,顺便想给他拍一些照片,总想给他留点什么,在4岁的记忆力,希望更多一些相处的过程和开心的时刻。


孩子与他的世界中的‘装备’

因为过节晚上嫂子早早定了饭店,很有江南特色的饭店,即便在近北方。至少在南方目前为止还没有遇上这样的饭店,好像是为我而来,为节日而生。

城市的灯光再亮,也不如相聚的时光。留给今年的中秋。


‘小江南’饭馆

北方的菜馆量都特别大,每次来去饭店吃饭,总是吃不完,也总是打几包带回去。有一件事情总是不明白,他们的菜馆打包都是用塑料袋却没有打包盒,也从来不用打包盒,不知道其他的地方是怎样。

吃完晚饭,拿好蛋糕回到家中,给孩子过四岁生日。孩子虽然小,但是这些节日不容错过,现在物资不匮乏。想起我们小时候,过生日,即便物资匮乏,但是母亲也总是尽最大的能力给予我们仪式感,总是两个白煮蛋,记忆犹新。帮他插上蜡烛、带上帽子、叫他吹蜡烛,给他唱生日歌,给予他足够的爱和安全感,孩子需要这些。

晚上孩子说不想去酒店了,想待在姥姥家,母亲上前告诉他,过两天我们就要走了,再陪我一个晚上就可以了,他认真的听着,回答说‘那好吧’,那一刻我的心都融化了,小小的身影总能如此让人动容。跟随我们又去了酒店,在那里又度过了一个温暖的夜晚,不一样的一夜,一样的守候,一样的陪伴。

与孩子、与父母,又度过了一个难忘之夜,陪伴总是最长情的独白。

2017年10月5日

哥哥因为今天要离开了,上午我们退了房间,收拾好行李去嫂子家里度过最后一个晚上。

从酒店到家里,我们选择了步行。孩子也爽快的答应了,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但是他总是愿意陪着我们完成每一件事情,就像小时候父母一直陪在我们身边一样,他也一直跟随我们。一路前行,一路玩耍,一路说笑,这是日常。

走路一段路,他并不要求大人背或者抱。反而大人怜惜他弱小的身躯,要求背他一段,小家伙打小长的壮实,可能在北方吃面条馒头的缘故,身板结实的很,父亲背负了一小段就吃不消了,再换母亲,再换我。快到小区时,你询问他在哪里,他总是很清楚的给予你指向,很大声的告诉你方向,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对于任何他居住的地方记得特别的清楚,只要他走过一边,他都记得住,甭想带着他走向别处,他的内心其实也是很细腻的,有一定事物的观察能力。

中午嫂子的爸爸将前一晚在饭店打包的食物加工,再做了一个凉拌黄瓜、花生米、青菜,又是一桌菜肴,在外面吃过太多的食物,都不如在家吃的舒适,想念就是家的味道,有温暖,有人情,有味道,有着满满的爱意,父母对孩子,孩子对父母。

吃过午饭哥哥就离开了,第一个离开的人,都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于我们,于孩子而言,只是一个人先离开了,还有很多人还待着呢。

下午带着孩子去小区里面玩耍,静静的陪伴他,走走停停,是日常,很难得。带着他去坐心心念的游乐车,姥姥为了不让他有这个念头,总是远远的避开这些游乐的东西,可是孩子有他的天性,也有他的向往,有他的梦想,有时候不要去限制太多,这种偶尔的满足感不会让孩子抑制自己的内心,就该拥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

晚上嫂子的父亲准备了稀饭,弄了几个小菜,吃了几天的大鱼大肉,这碗稀薄的白米粥来的真是恰到好处,此刻真是人间美味是清欢的感觉。

第二天我们也将离开,晚上陪着孩子多待了一会儿,即便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他看电视,是不是的翻滚、嬉闹,也都是日常,珍贵。这一夜我和嫂子入睡,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知道第二天将要离开了,还是看电视剧的原因,直到凌晨两点才入睡。

2017年10月6日

早上5:30起床,洗漱好,收拾好行李。嫂子的父亲也很早起来准备粥、荷包蛋、煎饼,吃起来很美味,在秋冬的早餐这样的早餐倍感温暖;嫂子的母亲准备很多食物,当季新鲜的花生米十斤、牛蒡酱、当地的冷面、火腿肠、甚至还有水杯,总是尽可能的给予我们很多东西,很普通,但都是心意,让我们都拿着路上得吃,北方的人就是那么实诚。带的东西太多,只是带了一部分。

快离开时,孩子也起来了,姥姥告诉他我们要走了,他顿时说不要不要,不要走,我知道这是孩子的天性,没有任何防备的脱口而出,是真的不想。前一天我也很认真的告诉他我们今天要离开了,回来上班了,让他好好乖乖的待着,他点头,没有任何言语,这样的状态实在难掩他小小身躯复杂的内心世界。姥姥告诉他,姑姑要走了,让他抱一下,他跑过来,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抱起他,开玩笑的说好重呀,抱不动了,姑姑要锻炼了,否则抱不动的,他笑了。就在前一天我带他去公园,试图背起他,但是实在太沉了,差点背不起来,他突然跟我说姑姑没有锻炼,要早上锻炼,所以背不动。今日我就这样跟他说,他明白的,所以他笑了。

走时跟他说再见,他站在房门口同样的手势和言语,我看着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那点经不起一点离别伤感的思绪,转头我离开下楼,下到一半,再回头看,他又站在门口,我再跟他说再见,他依然同样的手势和言语,微笑着再见了。转身我眼睛湿润了,孩子很小,可是我想他是懂得的,他懂得相聚时需要陪伴,更懂得离开时的无可奈何,他以自己的方式面对相聚与离别,相聚时让大人开心,离开时让大人安心,以微笑,始终以微笑。

嫂子开车送我们去车站,父亲怕赶不上火车,急速去买大巴车票,售票人员告知他几点开,他又心急了,暴脾气又上来了。我一如既然的清理‘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我们上车上车上人还不多,能坐在前面,恰好母亲有点晕车,座位实在太满意了。不过多久人满了,车子就要开动了,这是流动的车子,人满了就可以走。所以最终提前一个小时到火车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面对任何事情,顺应事物的规则,接受一切的安排,一切都会按最好的方式呈现,无需焦虑,无需担忧。

抵达车站,天气渐晴,秋风吹拂过身躯略感凉意,站在秋日的阳光下一丝暖意。比起前几天的阴霾天气,这着实让人倍感到假日的悠闲,虽然又在途中,却没有疲惫。时间很早,没有及早的验票进站,而是选择在广场中休息片刻,晒晒太阳,母亲点头赞同。

无论几号,车站总是少不了匆匆的行人。来来去去,像归来又像离去,人生也就是在来去中奔波,不辞辛劳的奔波,为家人,为孩子,为自己。因为之前没有买到直达镇江的车票,只能在南京中站,但是到南京的票直达的也没有,只能买到蚌埠,此车经过南京,意味着蚌埠到南京的两小时要在站立中度过。候车区中,看见有卖简易的小凳子,便过去准备购买,询问多少钱一个,老板说十八,正准备以心里价位十五的价格买两个的时候,母亲赶来了,说太贵了,直到她还到十元一个,而且只准备买一个,并且还在纠结买不买,最终在我的要求下以十元的价格买了两个。后来在休息区我很生气的责备她,就二十元的事情,干嘛不舍得,吃个饭四百多都付了,就二十元买个舒适,不停的数落她,她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有一丝笑意。现在提起这些内心有无尽的悔意,对待父母大多时候我们缺少太多太多的耐心,多了太多太多的自以为是。如果有下一次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读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

列车上人太多,三个座位已不同来时那样在一起,我一个人在一个车厢,父亲和母亲在另外一个车厢,而且还是不在一起的,三个人因此而分离,这种感觉让人心酸。我安顿好做下打个电话给母亲,车上人太多,暂且就不过去那边的车厢。徐州到蚌埠的两小时看了影片,时间很快度过。到了蚌埠得站着了,没有座位,我便过去母亲的车厢,寻找靠近门口的空位把之前的小凳子放下来坐下,依着垃圾桶,对面是厕所,狭窄的通道里被人群挤满,我和母亲坐下,父亲依一边站立,开始准备吃午餐,三个人弄好泡面,在拥挤中吃起来,拥挤和饥饿中,你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不会在意周遭的环境,只会关注自己的处境。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此次经历,会有这样的场景,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不仅是让自己,更包括父母行走在这样的途中。也因此我和母亲说,日后咱们任何节日得有计划安排,早早安排早早买票,也不用经历现在这样。当然如鬼脚七的书写的那样,人生所有经过的路,都是必经之路。生活就是这样,站在你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时候,意外也随之而来了。这就是无常。是经历,就会让人无法掌控,一切也都是最好的安排。

父亲去其他车厢补上蚌埠到南京的站票,我和母亲在原地等待。谁料父亲说人太多,根本无法走到我们车厢,交代我走之前拿好放在列车架上的行李。已快到南京,我准备去拿,母亲说她去,箱子太重,列车架又太高,在人满为患的列车上母亲艰难的把行李从列车中间的架子上拿到门口我的身旁,这个过程让人心疼。

顺利出南京站,也顺利进南京站,因为即将乘坐下一班车到镇江。到了南京站开始感受有南方的气息,车站很大,再多的人也不会觉得拥挤了。大家在候车区歇息,不再有之前糟糕的环境和拥挤的人流,宽阔的候车区让人放松、舒适。打开黄桃罐头,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起来,惬意的很,似乎驱赶了之前的疲惫。

南京回镇江的车上人很少,至少是没有人站着的。列车渐渐往镇江行驶,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心里有无数的念头,人生、父母、情感、自己、他人...等等,很是复杂,却又复杂的没有重点。特别的感触就是时间总是在恍惚间飘过,抓不住它,任它匆匆走过,留下的只是那片片回忆在心头。

抵达镇江,匆匆叫上的车赶往家中,坐下来的那一刻才觉得,家才是最安心、最舒适、最放松的地方,只是待在家中,哪都不去,也是让人沉醉。希望这样为凝聚而奔波的日子渐渐减少,希望家人在一起。

回到家中,收拾行李,将脏的衣服给母亲清洗,每个人也都清洗干净。路途的疲惫,决定晚上带父母去外面就餐,选择了一家没有吃过的餐馆,点了几个菜,从吃的过程来看他们很满意。只是父亲有点感冒,胃口不如平时,我和母亲到是犹如太饿了吃的津津有味。

在夜色中,在微风中,父亲骑着那辆电瓶车载着我和母亲驶向家中。

这一夜,与他们,度过了假期最后一个晚上,次日将返程上海。

2017年10月7日

早晨还在睡意中,母亲叫醒我,问我是否可以8日再回去,我说提前回,八号在家休息一天。母亲的意思我懂,因为她终日上班,而今天也不例外,所以她显然想让我再留一晚。我拒绝了,几乎每次都是提前一天返程,不想弄得时间很紧张,总是想着把时间安排的充裕一些。

中午母亲不在家,父亲上午去买菜回来,中午做了饭菜给我吃,排骨炖山药,辣椒炒毛豆,芹菜炒虾,清炒鸡毛菜,味道很好,我喝了很多汤,还吃了一碗饭,远远超出了平常的食量。父亲因为感冒,胃口不好,也没有喝酒,只是吃了一点点米饭就放下碗筷了,这样的不寻常让人担忧,希望他早点好起来,恢复该有的精神面貌。

吃完饭,收拾好行李,父亲骑那辆电瓶车送我去车站。这样的场景无数次,每一次这样的时刻都让我有说不出的忧伤。抵达车站,他总是想把我送往离进站最近的地方,直到我进站,他看着我离开,我看着他离开,他再看向我...最终离开。父母与子女的那点情感或许是至死不渝的情感,不计回报,不计得失,无所求,更是无怨无悔。感恩。

在高铁中安顿下来,没过多久父亲发来微信说,在我的凉鞋里放了500块,顿时眼泪要掉下来。他一定是在为前几天在超市买东西我拒绝了他付款,自己付了600块的金额,他一定是不想我花很多的钱。可是我敬爱的父亲啊,其实我心甘情愿呀。他们总是偷偷的给予我,就像年初母亲在照料我一个月后,偷偷的在床下丢下身上所有的钱一样,那种偷偷的给予,是我承受不起的伤感。这一次,我没有像上一次那样瞬间泪崩,久久没能恢复心情。其实我应该开心才对,他们愿意给予我,因为我于他们而言始终是孩子,比起我给予他们的东西,他们给予我的更是心甘情愿。我挚爱的父母亲,也永远是我心头的梗。如何去爱他们和被爱,是一辈子要学习的功课。

回到上海的家中,整理、清洗直到舒适,几天的奔波,人在疲倦中很快入睡,次日醒来已是上午九点。

2017年10月8日

假期最后一天,只准备好好休息。

天气很好,清洗了床单、衣物,上午去菜市场买了一些食材,走在小区间,抬头可见的蓝天白云,随处的暖阳,穿着短袖并不觉得冷,买了活虾、小黄鱼、番茄、蓬蒿菜,给自己做了一顿可口的午餐,这些日常值得记住。

下午小睡了一会儿,舒适的天气让人不愿意醒来,直到有了灵感,想为整个国庆做些什么,于是先整理了假期的照片,再用文字记录一些细节,怕日子久了容易忘记,翻看照片,读读文字,总是更容易让人想起。

相聚的日子尽管美好,但也总是有争吵,以前我不理解甚至讨厌家里吵吵闹闹,讨厌父亲的坏脾气,讨厌母亲的一再纵容,讨厌哥哥的暴脾气。但是中整个假期结束后,让我觉得其实家人的很多毛病或者缺点,我们何必去厌恶呢,为何不去尝试接受和包容呢,那些不好的毛病已是定夺,无法改变,就像我们无法改变,甚至很多时候无法说服别人一样,只能改变自己的态度和对待事物的想法,我相信终有一日他们也会改变。其实当父亲在送我去车站,并存放500元给我的鞋子里时,我知道平时的再多争执、再多的坏脾气,只是他们的一种表达方式而已,我又何必去较真,去责怪甚至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中还备受委屈呢。他们是爱我的,这已足够,不要在抓着他们的缺点不放。他们是我的父母亲啊,养育我的父母亲。

匆忙的总是生活与时光,在恍惚间流淌;温美的记忆总是在岁月里浮涨,一边行走,一边收获风景,一边前行一边学会遗忘。

转身,岁月又因季节而变了样。

回首,回忆渐近渐远如梦一样。

总有这样的时刻,内心复杂的都不成样,思绪也像被雨水浇灌了一样。

给家人的那点时光,盘点起来都见不得光,老人与孩子的时光是最等不起的忧伤。

2017.10.8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