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格玛”的联想

好久没有在简书上动笔了。年初那会许愿说每天1000字,坚持了不到半年就歇菜了。真是惭愧。

不过,最近在弄千聊的“文艺女神养成课”,写课程文案倒是真没少码字,每节课3000多字,一共23集。已经完成的前10集中,竟然有的已经改了四五遍。这改,往往是重写。

不急不急,我们又不急着去死……这熟悉的话经常在耳畔响起。有些大作家一二十年才打磨出来一部作品,我才改了几遍短文而已,毛毛雨撒~

只是,如今是个快速消费的时代,做网络课程还是需要些效率的,毕竟跟千聊的团队已经谈好合作方式,不能让人家等不是?就当填补个人生空白吧!是糟粕还是典藏,就让群众的慧眼去分辩,让时间的大浪去淘洗罢。

世界在哗哗的变着,不舍昼夜,若是反应慢的,估计会经常遇到难以理解之事。并非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而是心不够大,装不下那些个神奇。

这不,我们本来是个文化公司,现在也开始做护肤品了。

护肤品好!又一次的打碎和超越。只是,公司领导居然也懂护肤品,这就真的让很多人看不懂了。这里也包括我。

化妆品、护肤品是个多么大的产业去大商场的一层看看就知道,打开电视一看广告就知道,瞅一眼乱入的手机信息就知道。这个玩意是一套非常专业的活计,产品配方本身是一潭深水,产品营销是一潭深水,宣传广告又是一潭深水。我在两三年前误入歧途还做过一小段跟化妆品(或说女性用品)有关的事,赔光能赔的钱就game over了。南方那些加工厂也没少去,跟那些炒爆款的大(忽)咖(悠)们也没少聊,产品设计和宣传方面的事也没少做,然而,仅仅是买回来“教训”二字而已。

最开始听闻公司里小道消息,要做化妆品,哦,不,是护肤品,我很兴奋,觉得真是个有创意的想法!我们本来是做文化产品的,一种文化如果不磨成面粉,做成面包或者各种好吃好看的甜点,而仅仅是把地里的麦子收割下来,堆在已经被各种菜肴惯坏了胃口的食客面前,可想而知,能有多少人能买单呢?所以,公司领导的这次转型不可谓不彻底,我为能赶上这班车而感到无比的满足和自豪。

只不过,当我见到“奶格玛”护肤品的样品时,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凉意。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所谓搞艺术出身的视觉动物来说,“颜值”真的还是挺在意的。“好不好看”这个判断几乎成为购买欲强不强的关键性标准。不管“奶格玛”的产品内涵有多么的好——这一点我一点都不担心,俺们公司的实力在那摆着呢——这的外包装可就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事了。没有美术设计方面的经验积累,这个领域可不是随便能涉入的。“奶格玛”的外包装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太low了!”

“公司领导很忙的,一定没时间去管这么细节的事。”“找个大家一起做事的理由么。”“在做事中成长。”这是我脑子里冒出来的一系列想法。毕竟,万事开头难,刚开始有些小小的不足也是可以理解的。万里长征第一步,跟着走即可,所以也就没太去多想这方面的事,只管去随着那流动的光阴去接受着、品味着产品发布会上的那一幕一幕就好。

岁月静好,光明无碍,大道简行。

是是非非,风风雨雨,都会化作和风细雨,无声,润物,记忆。

不过,“公司高层可不是没品味没眼力的人,那绝无仅有的洞察力和对美学的追求与标准可不是一般人能及,为何在包装样式上没去把关呢?”这一疑问却隐隐的留在了我心里。

直到,从东莞回到北京,那几瓶样品被心平带回了家——她主动申请回来给“奶格玛”拍美颜照——以上问题才真的在我脑际萦绕不去了。还有一个关键的要点,就是听说这是在2千多瓶子里挑出来的。这个事就严重了!

没错,是严重这个词。

更严重的是,后来的某一天,产品经理告诉我们,这个“卸妆凝胶”是公司让工厂开模,反复打磨做出来的造型,不是找的现成瓶子,是花了大成本、大精力、大代价的产物,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严重!甚是严重!

开始我以为可以这样自圆其说:某个领域在没有接触到的时候,对于这个主体来说是不存在的。因此,产品设计,特别是护肤品,或者干脆说女性用品,是公司高层平时不怎么接触的领域。领导平时都那么忙,哪会理会这些个鸡毛蒜皮的事哩?那个世界没打开,而已。现在打开了一点点,初来乍到,而已。有什么结果都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不对!

两千多样品!

开模制作,费了很大力气!

严重!甚是严重!

我咋就理解不了了尼~~

开始给“奶格玛”们拍照了。

最开始的时候是杨超在拍。心平跟朋友借了相机。杨超充分发挥了“闲鱼”的作用,淘来一些很便宜的二手拍摄设备。于是,就这样简单的开始了。我家客厅本来就不大,全部沾满,临时影棚。

随后,也出来一些片子,杨超之前在影楼工作过,是有经验的,至少比我强多了。我是连光圈啥的都不懂。不过拍出来的片子在我看来就是个just 搜搜,不算难看,也算不上好看。想象一下,如果把这些图扔在那满坑满谷的化妆品、护肤品广告里,哎,自己都不一定能认的出来。

“瓶子设计的太丑了!”

我们一致这么认为。

拉不出屎来,一定是茅坑有问题。

不对!

我又想起来那个严重的问题。于是仔细端详起“卸妆凝胶”的瓶子。

我们又一致认为,这瓶子设计的太和光同尘了,如果想凸显她,就要把周围环境压下去,压的没有特征,没有个性,没有颜色。

嗯!就这么干!

于是,就开始制作道具。买白漆,去宋庄做画框的那里找木头块,全部把大家都搞成白色。因为上大学做创作那会就做过类似的练习,那是一套关于颜色、材质、质感的训练课程。

当我把那一堆白色的“积木”摆起来的时候,心平叫喊:“好看啊!不错!”

嘻嘻,我心中欢喜。毕竟俺是学建筑设计滴,空间思维、立体思维还在线,这些玩意学到手以后不贬值。

然后就跟杨超一起研究布光,选取角度,按快门,再调整,再拍摄……

终于出来了一套片子。

看起来也还可以。至少不俗吧!

“咱们主打“无添加”么,所以一切都是白的,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这正好能跟我们的主题同频。”我跟心平说。

只是,把大片拿出来开始放在做图软件里排版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太对了。一切都是白的,背景白,道具白,产品也白。白的凄惨,白的寂寥,白的抑郁。没错!就是抑郁。

“这画面让我想起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我说。

果真有些抑郁了。

愁啊!

“瓶子设计有问题!”脑子里还是不断飘过这几个字。

于是在那个下午,当印刷厂的朋友弄来了一些少见的硫酸纸到货以后,当杨超我俩又开始尝试不同颜色的背景以后,当看到红色背景与白色瓶子之间变奏出来的一段微妙旋律之后,感觉来了!

“原来是红色!”我说。

“本来就是红色啊!”我又说。

血液的红,象征激情的红,国家主旋律的红,先辈的留下的红色记忆……嗯!我想,原来答案一直都在那里呢!

“买红漆去!”

于是,我跟杨超又跑出去弄回来一堆可以让祖国江山一片红的材料,于是,白色就被染成了红色,于是就出来了第一套令我们这些“颜值控”比较满意的片子。

“我不是创作者,是上帝经我之手而流淌出的天籁。”我脑子里飘过的字句。

于是,我再次仔细端详起“卸妆凝胶”的外形,这款公司花了很多精力,就像打造其它文化产品一样精心打磨的一个“器”。

取消了所有的棱角。

这款瓶子说圆不圆。圆形太过于没有了个性,圆滑之余又添了围合之后的保守。

这款瓶子又说方不方。方形总有棱角,所有的棱角都会成为被打磨和修炼的对象,都会给别人带来锋利,给自己带来规矩。

她甚至在肩膀的那个边上也是圆滑的。

她甚至表面也是哑光的。想让她buling buling的像玻璃瓶一样闪耀也是没戏。

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时代,这个快消品横行的时代,在这个唯恐自己没有个性的时代,在这个生怕自己发不出声音让别人记不住的时代,在这个动不动就要炒爆款的时代,在这个既是大时代,也是小时代的尴尬时代,花了很多精力作出一个取消各种个性,和光同尘的产品,是一件多么……的事情!

……难以形容!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真的是一支想要探大海深度的筷子。

一开始说做护肤品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念头,产品要好好“设计”一下,要向着国际一线大牌的标准努力,要好好贡献一下我跟心平的美术“才能”,打造一个很时尚很牛掰的产品!

后来看到产品出来以后,就觉得这不符合审美标准啊!根本算不上好看,甚至,是难看的!

唉!公司本不是这个领域的……可以理解。

原来,这就叫“先入为主”。

那些习以为常的印象,那些早已融化到血液里的判断标准,那,尿壶里的骚味。

和光同尘的设计,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第一次听说,第一次跟她这么耳鬓厮磨的在一起。

所谓和光同尘……呃……我还是别瞎解释了,筷子毕竟是筷子,我跟心平、杨超是筷子夫妻+筷子兄弟。我只体会到两点:一是,在这种状态下,她在什么环境就是跟那个环境打成一片,周围是丑的,她就是丑的。周围是没有个性的白色,她就是没有个性的抑郁症色系。周围是热烈的红色,她也活跃起来了,散发着妩媚、激情、活力。她在不懂欣赏的人眼中就是low的,难看的。她在懂她的、赞美她的人眼中,就是风情万种的。这完全取决于映照她的那颗心,因为她就是无争的,随缘的,宁静的,又是存在的、优雅的、和顺的。二是,颜色这个东西真的是一种波,一种有能量的,观之有形触之无物的无有的存在。以红色为例,我们的血液是红色的,火是红色的,太阳是红色的,象征热情的也是红色,爱也是红色。人,只要不是色盲,看到红色后就会有一种被点燃的感觉,有人看到鲜血后还会晕血。这就是颜色有能量的最好证明,就是宇宙间某一种暗能量的显露。这不仅仅是什么色彩学和颜色心理学之类那么浅层次的东西,不是理论,不是哲学,不是概念,这超越了分别,超越二元对立,是绝对的、本质性的存在,是一个宏大背景,在我们心识的棱镜上的折射,是光,也是尘。

丑、美、难看、漂亮、设计、美学、时尚、大牌……都是我们赋予她的概念,是水面上的波纹,是筷子划过静水深潭的现象,而已。

不过此时的筷子也很开心,因为他身上已经粘上了大海的水,体会到了一丝深潭的静谧,尝到了那无尽智慧带来的一缕清凉。

于是,再见到任何地方出现的红色之后,都会激起筷子心中那感恩的、温暖的、慈爱的涟漪。

卸妆凝胶-和光同尘四部曲

摆拍后几乎不用怎么ps修图,自认为这也算是产品拍摄界的良心了,偷笑ing~

(后记)

本人觉得,如果没有跟“奶格玛”们亲密接触的这个机会,没有跟“卸妆凝胶”那圆不圆方不方的造型朝夕相处、打成一片,就不太可能体会到上述那些感想。这些感想说不上有啥深度,仅仅算是我个人的一种体验,一种启示,一段人生经历,所以觉得或许有必要码成文字,分享给有缘的人。

俺们公司的文化产品曾经和正在滋养了无数焦渴的灵魂。如今又融入到一系列产品中,以及产品的设计里。这,很值得玩味、欣赏、体会、印心。

特别值得的一提的是,那些奋战在第一线的同志们,没有你们的无私奉献,就没有我们自豪的资本!向你们致敬!

赞美每一个NIGUMA奶格玛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https://github.com/sxyx2008/DevArticles/issues/26
    洪小瑶阅读 83评论 0 1
  • (一) 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呢? 就像当初脑子里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一个骑车去西藏的想法一样。这是一种情结。它隐藏在我的...
    龍駟阅读 100评论 0 0
  • 十月的江湖 一些怀念 亦或不舍 让岁月的风霜 浸着泪水 肆意流淌 十月的江湖 依旧刮着 浪迹天涯的风 那些身披光阴...
    沐雨夕烟阅读 256评论 2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