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康巴什(三)

在我的眼里,康巴什是诗一样的名字,我因为这个名字爱上这座城市。

我们三个人从班车上下来,看了看周围的景物没有一点熟悉,左看右看也没看到上次的鄂尔多斯大街。只有那街灯似曾相识,若不是街灯我真的以为这不是康巴什。

我们的对面是一个公园,异地他乡我要看住宅楼方可辨清方向。确定公园的方向后,我们随意的地走着。

康巴什的公园特别大,草木修剪的很圆通,鲜花随处可见。在我们游览的公园中,象棋公园很有特色。

蒙古象棋广场


走到象棋公园的大门口,又没有方向的参照物,所以公园门的具体朝向我还真不确定。走进大门便能看到左边金黄高大的金黄雕塑,右边是银色的雕塑。两边雕塑的造型应该是一样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离得远看不清,离得近又只能看到一部分,因为雕塑太大。看来看去不像中国的象棋,这是什么原因呢?

镀金象棋雕塑


我查阅有关康巴什象棋公园的文章,是这样写的:

2011年7月,世界上最大的蒙古象棋广场建成于鄂尔多斯成吉思汗广场轴线南端,占地面积5万平方米。该广场在满足人防功能需求的基础上,融入蒙古象棋的创意,放置了32尊蒙古象棋雕塑。雕塑均用青铜铸造,表面分别镀金、镀银,形成两军对阵的状态,象征着马背民族不屈不挠、奋发而起、不怕难险、勇往直前的刚强意志,体现了鄂尔多斯团结奋进、自强不息的文化内涵。本图源于当地旅游官网。

文章还说蒙古象棋与国际象棋中的国王和中国象棋的将帅相同,走法比较自由,可以横、直、斜着走,进退随意,没有位置限制,每次限走一格,两个王爷可以相遇。

镀银象棋雕塑

难怪不像中国象棋,原来是蒙古象棋,再接着看文章说蒙古象棋是最古老的象棋,原来蒙古象棋还是象棋之最!这真是蒙古人的骄傲。

自从我走进这个象棋公园就感觉像是走在战场上,我的两边但是英勇的战将,他们的手里都拿着武器,好像在等待国王发号施令,等待出击。

这些雕塑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只觉得他们的庄严、神气,无可匹敌。

走出偌大的象棋公园,向左行走没多远,有一个湖,湖里遍布喷泉。听说有一条河流经这个湖,叫乌兰木伦河,河边是各种表情的铜塑马。

木兰乌伦河畔铜马


我又查阅康巴什的喷泉,搜索到以下内容:康巴什喷泉集世界第一大规模音乐喷泉,最高喷高可达209米,世界第一激光、水幕投影音乐喷泉。 世界第一瀑布喷泉和世界第一大规模广场音乐喷泉等诸多世界级第一于一身,创造了喷泉建造史上的多个奇迹。

这段文字描述的喷泉应该是我眼前的喷泉吧?只是白天喷泉不开,没能目睹它的风采,若是,真的有点儿遗憾!

我慢慢的行走在铜马之间的空地上,欣赏这些铜马的不同姿态,观看它们不同的面部表情,抚摸它们被人擦亮的马尾,惊讶它们站的异样姿势。若不是它们不动,有谁能想到是雕塑?

河边公路边的双马并驾齐驱


行走在这些铜马之间,我感觉像似穿越到了马力盛行的古代,又或似战马嘶鸣的战地,它们卖力的载着主人奔跑,不辞劳苦,没有怨言,尽着一匹马该尽的责任和义务。

康巴什的公园特别大,短短的五个小时不能一览无余,那天我们只是走马观花似的逛了这两个公园。通过对这两个公园的游览,我领略到康巴什独特的风景特色,更是对这座城市充满了向往。

康巴什曾经被称作鬼城,是因为这里居住的人少。的确,白天的康巴什,路上的行人都不多。上次我们经过康巴什的时候,司机说:你们看看这里的大街上哪儿有人?这次我专门留意康巴什大街上的行人,真是稀稀落落的,车辆行人断流是数分钟就能发生的。

路上车辆断流


康巴什的房子建设的很气派,大街的美化不比繁华的城市差。

康巴什大街上的鲜花绿植


这次看到的康巴什街道,鲜花盛开,绿草茵茵,干净整洁,只是相比我居住的小城少了许多人。

这样的路是多少大城市的司机向往的


康巴什之所以建设这么好,是想吸引更多的人。不管哪个城市或者地方,只要有人就发展的快,没有人一切免谈。现在的康巴什相比曾经的鬼城人多了不少,鬼城的称呼想必应该成为历史了吧?

这次康巴什之行虽然不是匆匆而过,却也只欣赏其一隅,康巴什更多的美等待我去发现和赞叹。

美丽的康巴什,我们有缘,望今日一别,后会有期!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