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美衣,享美意

写在此段文字之前:

        刚刚拎着新败来的衣服,大包小包坐在咖啡馆角落里,此刻用笔记录下自己的美衣情结,似乎最适合不过了。因为我是带着与美裙大战告捷的美好心情写下这段文字的。

        PS:我是第一个在咖啡厅里点菊花茶的么?

        都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而窈窕淑女大多不好男色,却对美衣情有独钟。女人对漂亮衣服的追求,似乎永无止境。

        刚出生时,麻麻用旧秋衣秋裤给我做“衣服”。或红蓝碎花,或点点相间的尿布,是我的第一件衣服,也是我穿过的最简单却最舒适,最廉价却也最无法用金钱买到的衣服。

        五岁时,我是个纯净的“不以物喜”的小娃娃。身上穿的大多是姐姐的旧衣服。快被洗白了的蓝色棉布裙子,在微风拂动下悄悄地飘,伴着我和小伙伴们跳房子的嬉笑声,是胡同里最美的风景。

        十岁了,爱美女学生初长成,我似乎开始有点小女人的心思了。陪着麻麻去赶集,最喜欢在服装摊边假装腿疼肚子疼。知女莫若母,老妈哪能不知道我的心思。而每每治愈我小忧伤的灵丹妙药,都是那句:“等到过年时,妈妈一定买给你”。不难想象出,十岁的我,最喜欢的节日是哪一个了吧?:PP

        不知不觉十五岁了,身高165,体重95的我,拥有着现在的我最羡慕嫉妒恨的标准身材。可是白得了一副“衣服架”身材的我,此时最钟爱的,只是校服。像雪白的云朵散落在湛蓝的天空一般,简单的蓝与白,松松垮垮的套在瘦弱的身躯上,随意的肥大,随意的懒散,却藏住了我青春期最想掩藏的小秘密。:P

        二十岁了,我可以用女人来形容自己了么?对衣服的喜爱在这个粉红色的年龄里,像夜空里的烟花一样,肆意的散开来。钱包里多了自己做家教挣来的银子,买衣服不再是一种负担。拥有缤纷的心情,却独爱色彩灰暗的美衣。“黑白灰”似乎最能昭示出自己想刻意表现出的独特审美。那个时候的“半熟女心”,伴着黑白灰三色,演绎着“世人独醉我独醒”的清高,和自恋的,不羁的,内心的小狂野。

        二十五岁了,买衣服穿衣服好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儿了。为了让心仪的他遇见最美的自己,每次见面恨不得穿一件最能亮瞎他双眼的裙子.:P然后,让他顺理成章的“爱衣及我”。于是乎每次约会前的闹钟,都要提前响两个小时。直到磨蹭到时间的极限值,对着镜子中终于认为最美最满意的丝袜君和雪纺短裙,咧着嘴笑笑。然后,一路向着他的地点狂奔。剩下屋内床沿上下,凌乱的,失望的,伤心的,被落选的美衣“嫔妃”们:)

                 三十岁时,我的淘宝购物清单上多了一项新内容——女童装。对美衣锲而不舍的追求战,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了。我在想,上天赐予我一个爱笑爱美的女儿,也是在眷顾我三十年的人生路,执政于美衣的不老之心吧?还不足55厘米留着口水躺在婴儿车里的女儿,已经被我打扮的像个“柬埔寨”小公举:头上戴碎花发带,身着五彩斑斓美裙……每天被我这个“写意派”的妈妈整出各种造型,任意自拍,然后发往校友录和开心网,然后听到别人赞美女儿的漂亮裙子时,开心的嘚瑟。^O^看着女儿被我如此“折磨”,老妈是最不忍心的。每每在我因折腾美衣而劳累,睡得忘我的时候,老妈总会做一些事情:比如把我给女儿新买的衣服统统叠好熨平;比如我醒来时,总发现女儿身上的美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用我的秋衣秋裤缝制的,虽不艳丽,摸起来却像女儿肌肤一样的,爱心小袍子。

女儿五岁了,不用穿秋裤小睡袍了。于是我带领她走上了我8年的淘宝剁手不归路。淘宝的魅力,不在于它“没有你买不到,只有你想不到”,而在于每家一个亮点的美衣美店,总有一款适合你。我的收藏夹里,至今收藏了上百家个性原创类,欧美高端类,日系森女类女装店,上百家俏皮可爱风,甜美公主风童装店。如此之多,以至于我和女儿见到快递叔叔的兴奋,似乎比见到我家男主还要多的多。:)

        可以说,我的时间我的岁月,是在不停的试衣服,买衣服,穿衣服里静悄悄的流走的。如今,我已经半老徐娘。衣柜里的衣服,也像苹果手机一样,更新换代之后,又是换代更新。衣柜“爆棚”的时候,我会拿出一部分捐出去。而每每和被捐掉的衣服说再见的时候,却犹如掉了几把头发似的不舍。才明白此时,美衣于我,早已成了我生命里的一部分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爱美衣的心,我有,我相信,很多女人都有。对美衣的爱,无关年龄,无关身材,无关银两。与之相关的,只有我们女人对美的追求,对爱的执着,和对一切的一切,美好的期待。

(ps:所以,男人们,要么努力赚钱,要么,用力称赞吧!:P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