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不爱了,就连朋友也不要做了

张爱玲真的很委屈,她的心里只有这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的心里却装着很多女人,叫她怎么能不感伤?

张爱玲曾说过,人生所谓的“生趣”其实都存在于一些不相干的事上。理想、计划、前程是多么的遥远、不可靠,只有眼前的幸福、喜悦才是人可以牢牢抓住的。

胡兰成最懂张爱玲,是那个给了她喜悦和幸福的人。

胡兰成懂她贵族家庭背景下的高贵优雅,也懂她因为童年的不幸而生成的及时行乐的思想。

仅仅这一个“懂得”,就让张爱玲爱上了胡兰成。然而,她最爱的人却将她伤的最深。

爱之初,两情相悦,胡兰成欣赏她的一颦一笑,欣赏她的莫名的忧伤,还有她那飞扬的文字,她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知音。

她知道他有家室,却从未提过让他离婚,给自己名分。

最终是胡兰成的妻子英娣不能容忍,丈夫整日不着家,她向胡兰成提出了离婚。

于是,胡兰成顺理成章地娶了张爱玲,婚后的张爱玲常常荡着一脸的喜悦,好像一朵开得满满的花,又像一轮圆得满满的月亮。

可惜好景不长,胡兰成就另寻新欢,将爱玲抛在了脑后。

张爱玲对胡兰成自伤自怜地说:“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

二人分别后,胡兰成写了一本书——《山河岁月》,香港某个小报刊登过,就胡兰成《山河岁月》一书问及张爱玲,但是她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1960年9月,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出版后,胡兰成立刻给张爱玲寄了一本,张爱玲没有回应。

在之后的70年代里,胡兰成想为张爱玲写传,但是张爱玲礼貌地谢绝了。

张爱玲和胡兰成诀别后,是连朋友也不想做了,形同陌路。

爱过的人,还能够做朋友吗?

那要看爱的程度,如果爱的太深,伤的太重,真的连朋友也没的做。


昨天看到这个命题作文,首先想到的就是张爱玲。

虽然知道这样写没什么新意,也不接近现实,不能拉近读者距离。

可我能把想的写出来已经不错了,慢慢再去找平衡,在我想写的和读者爱看之间找平衡。

昨天听了喜雨的上稿复盘,很多点都触动到我。

我耐心不够,钻研的程度不够,和老师的沟通不够。

最最关键的是我的基本功,遣词造句的能力,讲故事的能力,还差的太远。

看到一段话:

“写作的基础应该是锻炼一个作者叙述能力、语言组织能力、知识储备能力。只有拥有这些最基本的能力,我们才能写出有力量的文字。”

我对校长说,叙述能力、语言组织能力、知识储备能力。

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缺这3种最基本的能力。

但我也知道,这些能力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去训练,真不是在28天里老师能够教会的。

校长提醒我:“所以为什么要日更呀?

其实就是在训练我们最底层的能力,训练语感。”

听了潇潇和喜雨的上稿复盘,我发现她们两个人都特别擅长讲故事,她们都熟悉、喜欢张爱玲。

我对张爱玲开始是讨厌的,因为不喜欢她的婚姻生活,觉得她是拿着一手好牌在作贱自己,把爱错付。

后来,在私教班接到的选题是张爱玲,于是,带着好奇心,去读完了《色戒:张爱玲与胡兰成的前世今生》,在阅读的过程中,喜欢上了张爱玲,也能够理解她的选择。

张爱玲是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作家,一个旷世才女,一个不愿被人控制的作家.就连鲁迅都十分佩服她.

张爱玲的小说语言色彩鲜明浓厚,音调铿锵,特数字词所具有的气味颜色,音高质感都能被她运用得淋淋尽致。

她还特别擅长制造画面感,运用比喻。

我越来越佩服她,想要多读几本她的书,学习如何进行细节描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