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宗千算万算,算漏了一个女人

宋太宗赵匡义这一生最大的心腹之患非辽国莫属,在他登基没两年御驾亲征,发动了高梁河之战,可惜他亲自上阵没有给宋朝的军队带来多大如有神助的鼓舞,相反这场战役惨败而归,宋太宗本人腿上中了两箭,仓皇而逃。

那两箭不止扎在宋太宗的腿上,更是扎在他的心上,男性和帝王的尊严每天都在折磨着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报仇!

时间来到公元982年,宋太宗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辽国皇帝辽景宗去世,时年35岁。

他的长子12岁,由皇后萧绰代为主政,主少国疑、母寡子幼,辽国诸侯王虎视眈眈,这不是夺回燕云十六州的大好机会吗?宋太宗手下大臣贺令图向他进言:这个时候辽国乱得很,当政的是个12岁的孩子,他母亲不过是个29岁的年轻妇人,这两个人懂什么?现在是我们进攻辽国最好的机会。宋太宗一听,实在太有道理了,再厉害的部队没有将军也是一盘散沙;在强大的国家没有国君,肯定不堪一击。

君臣二人欢乐地聊起了进攻聊过的大计,用什么将领对抗哪个将军、进攻路线、攻克计划等等,他们这些计划根本没算上辽国的小皇帝和太后,宋太宗唯一算漏的这个女人,却成了他们最大的敌人。

这位萧太后,名叫萧绰,小名燕燕,别看她有这么一个小女儿的名字,她人生中真正当一个小妇人的时间真不长,萧绰的父亲是辽国北枢密使兼北府宰相萧思温,权倾朝野,萧绰从小在父亲的影响下极有政治头脑。17岁嫁给辽景宗耶律贤进宫被封为贵妃,两个月后被立为皇后,和辽景宗生了三男两女,可见夫妻两人伉俪情深,辽景宗年轻时得过一场伤寒,伤寒在古代可是堪比癌症的重疾,虽然没有一命呜呼,但从此落下病根,身体很差几乎不能上朝。辽景宗的情况很像唐高宗,身体不好又不愿意把自己的权力下放给大臣,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权力交给自家人,辽景宗和唐高宗一样选择自己的老婆来主理朝政,萧绰年纪轻轻开始辅佐丈夫处理政务,直到丈夫去世萧绰早就是名副其实的辽国掌权人。

宋太宗最低估的女人,其实是个手段老辣的政客。

辽景宗死前,萧绰请他留下遗书令长子耶律隆绪继承帝位,景宗一死,萧绰没有一丝犹豫立刻发布诏令要求所有诸侯王待在家中不许出门,让所有王侯妻室入宫扣为人质。诸侯王一不能调动部队,老婆又被抓了,萧绰“请”他们走到朝堂上,“询问”他们是否同意耶律隆绪为帝,只要不是有九条命的人都只能赞成。如果萧绰只是一个“光杆司令”当然不可能有这样的魄力,她还有两个心腹:韩德让和耶律斜轸。他们两个人一个人代表了辽国朝廷的汉人势力,一个人代表了辽国最高皇族的势力。三个人软硬兼施把辽国的朝廷治理得服服帖帖,萧绰担心宋辽边界会因为辽国新君初立发生变故,立刻派耶律休哥到幽州镇守,这个耶律休哥多年和宋朝对战,最出名的事把两支箭射在了宋太宗的腿上,他也是宋太宗最忌惮的辽国将领。

在萧绰有条不紊地安排下辽国政权顺利交接,朝局稳定,可是宋太宗却以为辽国乱成一团,在雍熙三年发动了雍熙北伐,这次的战役萧绰甚至亲自挂帅,以宋朝大败而归告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