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动力? - 草稿

申请做讲座是自己要逼迫自己一把,去年几次说课比赛全部都失败而终,高级考试也是灰溜溜的失败,光鲜亮丽。作为唯一被踢出的人选,心里颇不是滋味。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用意,只不过是逼迫自己公开场合多讲几次话,提升一下自己。当初的想法有多好,如今的境况都有多窘迫。

临近讲座的时间,我越发感觉到恐慌害怕,甚至一晚上噩梦连连,有一天晚上1:30才睡觉。第2天早上醒来,头疼无比。仿佛记起来,好像每次接受任务前都是兴奋无比,做任务时都是经受百般折磨,完成任务后,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从周一到周四,头疼已经4天了。这种头疼让我无数次的感觉是牙疼引起的。老爸从诊所替我带回了药,刚吃完药很好。之后又是这样疼,于是周五早上三个人一块儿去看医生。老爸看肾结石,女儿鼻子不透气看儿科,我看口腔科,挂了普通号,谁知小伙子左看右看看不出我哪里有问题,敲敲打打,吹吹清新气,还是找不到症结,于是建议我去拍片,说了备孕的理由,还是建议我拍片,我询问老公,老公说拍吧,好吧,又是至少三个做不能被备孕。结果片子出来,我依然是看不出问题,我真郁闷怎么不挂个专家号呢?谁知小伙子倒也还实诚,把专家请来,说找不到问题,初步怀疑是智齿,要拔,我想象了那番痛苦,嘴里言语道:最好别拔……接下来就是专家的敲打,同样一番操作后,专家说没什么问题,也不能拔,回去先观察观察,如果还痛,去看神经内科,我质疑道:神经?内科?

只要接到任务完不成,我就会走路也在想,上课也在想,当下的走路好像根本不知道,任务也没完成,觉也睡不好,我才发现只是消磨时间,折磨精神而已。这样有什么幸福可言呢?工作也是为了生活,生活也是为了幸福快乐,如果做任何事都亚历山大,做的同时别的什么都做不了,怎么快乐生活呢?换一种就什么都不要做啦?

前天指导老师电话打来,不擅长的领域为什么去做?你自己没有事情要做吗?你评个高级评了多久?你练过考试内容吗?你还因为这吃不好睡不好,是不是应该首先考虑把女儿教好,把职称评好?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索性电脑关上,回家看孩子去了,有啥大不了,为什么整得我没有了自己的生活?于是晚上回去陪女儿吃喝玩乐,啥事不想,竟然头也不疼了。

既然推不掉,既然要做就只能硬着头皮做了,实实在在地做,于是我下楼和导师打了电话…回忆往昔,我是有多幸运,文学转教学,我是如此,我导师更是如此,参加高考命题,手把手教我,他知道我很喜欢教学,他特别支持,从不批评人的他说我,上学期开设文本解读课,远在嘉兴的人都回去听,我这么近都不去听,话没再说下去,我也很遗憾,这正是我的弱点啊,自己的导师开设再便利没有呀,期盼着轻轨好了,我要坐车去听课,说得豪气点,在教学的路上我还真得有追求。

电话中,我告诉导师我要做的讲座内容,不知道如何开展,导师耐心地给我讲了半个小时,听完我只有一个念头,赶快跑到电脑前去做,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有了思路,多么开心啊!连下课时间到,我都要蹦起来了!我想赶紧去吃饭,赶紧回来继续写东西。

我想许多话我不能忘记,导师说,我希望你在喜欢的领域研究十几二十年,专攻这一块儿,希望你做出一番成绩,对你自己各方面都有提升。我突然觉得这不就是父母对儿女的期望吗?眼睛微润,想起远方,又有一点动力,那种扎扎实实走下去的动力。

写给自己,希望充实快乐,健康美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