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一笑走了,同样募集百万捐款的荷兰绝症男孩被誉为国家英雄

周六刚起床,就在朋友圈看到消息,罗一笑小朋友于北京时间24日早晨6点在医院逝世。小朋友才6岁,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小朋友已然去世,但是针对其父亲的种种批评争论仍然不绝于耳。看的多了,有的时候连我自己也不知该做何思量。正好近日,荷兰另一对募捐父子也刷爆了荷兰的社交平台,我很好奇荷兰人是如何处理募捐与慈善的,于是深入了解,把我所知整理出来,供大家参考。

- 苏西

罗一笑事件与荷兰绝症小男孩Tijn事件的对比

1. 身患重症

罗一笑:5岁,身患白血病,俗称血癌,可以治疗。于2016年9月8日被诊断为白血病后入院治疗,于2016年12月24日北京时间早晨6点逝世。

Tijn:6岁,身患DIPG(Diffuse intrinsic pontine glioma),俗称脑癌,一种罕见的疾病,每年荷兰大概只有15-20位儿童患此病,不可治疗,2016年12月中被医生宣告只有一年的寿命。

2. 募捐对象

罗一笑:罗一笑本人的医疗花费。

Tijn:俩个募捐项目。一个是其在得知自己只有一年的生命后,由其父亲鼓励来到电台为患肺炎的小朋友募捐,所筹资金归入红十字会管理;另一个是Tijn父亲的朋友Lion Van Der Velden先生在网上众筹平台为Tijn一家募捐,募捐所得用于Tijn最后一年生命中与家人的花费。

3. 募捐过程

罗一笑:其父罗尔与企业小铜人合作,整合其原创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于2016年11月25日发表在小铜人旗下公号”P2P观察“上;同时罗父也在自己的微信公号上写文章,读者可以通过给文章打赏或者加罗尔微信好友,向罗尔发红包募捐。2016年11月30日,小铜人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据不完全统计,仅30日凌晨腾讯开通的捐款通道,已收到捐赠200余万;按照小铜人金服承诺的,将实现50万元的捐赠。同时,11月30日北京时间早晨7:50,罗尔发文表示——感谢朋友们对小女罗一笑的关爱和支持,目前为止,笑笑所需要的医疗费已经足够,请停止公众号赞赏和其他捐助,为笑笑祝福。

但是11月30日,有人在社交平台“反转剧情”,说罗尔有房有车有家底,出来捐款是“骗钱”和跟小铜人一起策划的营销事件,导致罗尔深陷舆论漩涡。12月1日,罗尔与小铜人商量把所得善款捐出来,成立”少儿白血病关爱基金“,未得网友认可,于是商量退款。

Tijn:Tijn有俩个募捐。一个是其在父亲的鼓励下,于2016年12月21号来到公益平台”Serious Request” 募捐。他今年才6岁就被“判了死刑”,但是他父亲告诉Tijn,世界上有很多小朋友都活不过6岁,只因被肺炎夺去了生命,故而立志要在去世前为患肺炎的小朋友募捐。

募捐平台Serious Request为荷兰电台NPO 3FM旗下的公益募捐平台,每年的圣诞期间三位DJ入驻电台“玻璃房”,通过“Serious Request” 与听众互动,为红十字会募捐。本次Tijn的募捐活动中,捐款人可以去到电台所在的玻璃房,让Tijn为其涂指甲,并向红十字会捐赠1欧,不愿意接受涂指甲的捐赠10欧;网友们自己也可以涂指甲,将图片发布在社交网络上,到募捐平台的网页上捐赠并点名三位朋友。該募捐于2016年12月24日晚停止,共募得资金2,597.256欧元。

第二个募捐项目是其父朋友Lion Van Der Velden于2016年12月18号在众筹平台Dream or Donate 上为其一家筹集善款,因为为了Tijn的疾病,Tijn的父母Gerrit 和Jolanda带着他到处奔波,而停止了自家新房的建设;此外Tijn还有一位弟弟需要照顾。所以Lion希望通过平台筹得3万欧的善款,可以让Tjin一家在Tijn的最后一年中一起开心度过。在該平台上,9天之内,已筹集199,967欧元善款。Tijn一家已经宣布除去所需3万欧元,其余都会捐给公益基金。

4. 募捐结果

罗一笑:4日内募得款项超过2百万人民币,远超计划,被质疑,被批评,失去控制,于是退款,澄清,道歉,至今深陷舆论漩涡。

Tijn:Tijn计划在电台募捐100欧,但是仅三日筹得金额即超过2百万欧元。募捐期间,政府官员、明星、政府组织甚至最后荷兰首相马克吕特也来到电台玻璃房参与募捐,并有明星亲自为Tijn写歌,感动整个荷兰。募捐结束后,社交媒体上有44,000个签名请愿,称其为“国家英雄”并呼吁给Tijn颁发一枚徽章。

荷兰首相Mark Lutte 亲自来到电台支持Tijn

5. 相关商业活动

罗一笑:商业公司小铜人发起并主导,为其公众平台P2P观察做推广,并承诺发表在其平台上的募捐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每被转发一次,捐给罗一笑1元,捐赠金额3万起,50万元封顶。此次活动之后,小铜人广为人知,但是被媒体和社交平台批评的一塌糊涂。

Tijn:募捐活动轰动社交媒体后,荷兰知名日用品零售连锁店etos宣布,在Tijn于Serious Request 平台募捐期间,旗下店中每售出一瓶指甲油,将会捐赠1欧元给Serious Request公益平台。etos的另一家竞争对手Kruidvat也号召其会员们将会员积分拿出来捐赠给Serious Request,Kruidavat本身也捐赠了1百万积分给Serious Request。俩家公司此举都赢得媒体和大众的赞誉。

来源:metronieuws,NOS, dreamordonate.com, ROLnieuws,网易,腾讯,罗尔公号,百度百科。

周六的时候,得知罗一笑去世后,我忍不住去微信群里问朋友对罗尔事件的看法。在一个荷兰的华人朋友群里,我问道为何罗一笑和Tijn事件差不多,结果却迥然不同,一位朋友回答道许是因为罗尔是为自己募捐,而Tijn是为别人募捐,性质不一样。

我又把罗一笑的故事讲述给一个荷兰朋友听,他听到才四日就捐款过俩百万时,很高兴;但是说道后来有报道说有人去查他的财产时,还未等我说完,他就开始情绪激动,说道:”is Chinese a fucked up society?”(中国社会出啥问题了?)。在他看来,不管罗尔有多少钱,他女儿生病了是真的,白血病是很难治疗的疾病,做父母的考虑的不是一天俩天一月俩月的治疗,而是一年俩年甚至更长远。而且他们女儿生病哪还有时间去挣钱?出来求助是正确的。荷兰朋友义愤填膺的说道。

在此不想做太多主观评论,只是作为一名旁观者来分析。根据上面的调查结果,我认为Tijn和罗一笑俩个同质事件中主要有以下区别:

1. 家境富裕度

罗一笑父亲罗尔网上被”曝光“说是有三套房有车,”家底丰厚“。但是据罗尔自己澄清说月薪只有4000元,一套房子自住,另外俩套投资房原计划是用于养老,现在因为还没有产权证无法变现。

Tijn的家庭资产情况未知,但是据媒体报道说在Tijn生病前,他的父亲一直在装修新房,因为Tijn的生病只好放弃装修。所以Tijn家应该是有房。另外Tijn的亲友为其募捐时所需的款项是3万欧一年的家庭开支,根据这个数字应可猜测Tijn家是荷兰普通中产家庭。荷兰社会福利比较齐全,Tijn父母应也是有养老保障。

所以俩相其下,若罗尔没有撒谎,似乎罗一笑与Tijn家的家境应是相当,都属于各自社会中的普通中产家庭。

2. 是否有充分理由募捐

罗一笑父亲是为罗一笑本人的医疗费用募捐;Tijn走红是因为他以绝症之身为其他的患病儿童募捐,但是其实在他去到Serious Request 之前,他的亲友已经在网络上为其募捐,并且募捐缘由不是他的医疗费用(在荷兰,每一个参保的居民每年都有大约350欧的自付部分,超过350欧的医疗费用都由保险公司支付),而是他们一家人的生活费用。

很多网友对罗尔愤怒的理由是罗尔有房有车不应向社会求助,如此家底还求助是”诈捐“。

Tijn本人是为慈善组织募捐,无可厚非。而其亲友网上众筹是为其一家人陪伴Tijn平稳走完最后一年所需的额外开支(比如因为要照顾Tijn,而无暇顾及Tijn的弟弟,需要给Tijn的弟弟请babysitter,把房子装修完等)。按道理Tijn家也是有资产的,但是荷兰网友欣然接受Tijn的求助并且纷纷出手援助。

3. 求助平台

Tijn是去公益平台Serious Request和Dream or donate(众筹平台)。而罗一笑父亲是跟商业公司小铜人合作,被认为是”营销事件“。

罗是不是营销事件不想去追究,商业公司都是逐利的,但是结果还是筹到的钱给罗一笑。Tijn事件传播后,商业公司和演艺明星甚至政客都相继支援,这些主体不管真心与否,支持Tijn对于自身知名度都有很大助益。

Tijn的父亲在电台,左一

所以是否“营销事件”是否商业化我认为并不重要。

前面已经说过,本文只想摆事实不做过多评论。我并不反感罗尔,甚至对其深表同情。但是最后只想说一点,这个事件中,除了很多自媒体的断章取义曲解事实而哗众取宠推波助澜外,罗尔自己没有处理好的也是关键一点的是对时间节点的把握。

11月30日早晨罗尔发文感谢大家的帮助,只说费用已够,请网友停止捐助。然而当日即剧情反转有人“曝光”其家底,于是网友愤怒。次日(12月1日)罗尔与小铜人商量把善款做慈善用,帮助其他小朋友。到此时他们说要捐给慈善,就似乎是一种心虚的表态,似乎拿了不义之财而不得已的一种手段。据他们所说,网友仍未息怒后,他们只好决定退款,这一举更坐实了他们“心虚”的态度。

可以想象,若是11月30日早晨罗尔发文呼吁网友停止捐助时,同时告知大家已获善款多少,女儿需要多少,其余的款项会一并捐给慈善组织,可能结果会有不同。

此外,关于罗尔文中夸大的事实语句,罗尔本人表示愿意接受司法机关的调查。笔者认为罗尔需要接受这一块的处罚,但是同时对其表示同情。罗尔作为一名媒体人,深知在国内这样的舆论环境下,如果不稍作夸大加些文学成分,难以引起网友关注转发,自然也难以给女儿筹得善款。我想,若是真能帮得了女儿,他就算发文前深知夸大事实有可能需要接受法律处罚时,作为父亲,他也是仍然会愿意去做这样的夸大接受这样的处罚吧!

此外,罗尔募捐,至今未给出详细的募得金额数据、来源、去向等,也是让事态一直无法平息的原因之一。

不管如何,我们都不能放弃心底的善吧!

关注欧洲圈的那些人和事儿,每周从海外视角,为你推送优质文章。旅行、留学、移民、投资、文化、工作,更多内容,关注就知道喽。欢迎投稿或提问,有问必答,与我们互动。

欢迎关注我们:欧洲那些事儿(wei xin ID:GogloEurop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