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尔“卖文救女”:“罗一笑事件”欠大家一个道歉

昨日,面对质疑,罗尔在“梨视频”的镜头前痛哭:“现在我的女儿在生死线上挣扎,所有人都不管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治疗的时候)能够有什么保证,就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我真的好绝望啊!没有人关心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这两天,你一定被《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刷屏了。

这是一篇为爱女筹款的文章,执笔者叫罗尔,是深圳某杂志社主编。今年9月,他5岁的女儿罗一笑查出白血病。他称,由于女儿患白血病,他和一家公司商定,自己写的文章每转发一次,该公司就会为罗一笑捐赠1元钱。

这篇文章自11月25日发布后,迅速被网友“疯狂”转发。短短时间内,100000+的阅读与点赞,超过11万人打赏,募集数百万善款,这个故事到这里,看起来皆大欢喜。但不久,事态发展急转直下——接二连三的质疑开始袭来并逐渐发酵。有网友爆料罗尔家并不贫穷,有“三套房两台车”;另有网友称“罗一笑参加了医保,治病报销比例超过70%,罗尔家花费还不到2万元”;还有知情人士称,“此事有人在背后做营销,营销人是小铜人,出版界的”……

随着质疑声四起,舆论也开始转向,那么真相到底如何?

两个多月的平淡

早在两个月前,罗尔就在为患病的女儿写文章,每次“相关文章点击量不过几百上千”,网络端爆发的捐款他确实没想到。

用罗尔自己的话来说,5天来“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这些捐款“砸晕”了他的头。

11月30日中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曾多次提到,“想不到(事情)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在他看来,从9月初得知女儿患病,自己开始在公号中写女儿笑笑,两个多月间,此前的文章得到的打赏不过几十数百元、转发和点赞数“不过几百上千”,都远未及11月25日的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般汹涌。

罗尔说,女儿笑笑今年5岁9个月,9月7日在幼儿园体检中被检出“血小板偏低”,随后被确诊为白血病。3天后,罗尔在自己的公号中写下《我们不怕讨厌鬼》一文,曾以作家身份撰文的罗尔将白血病比作“讨厌鬼”,他称:“要暂停公众号的休闲文字,只给女儿写作。”

一天后,罗尔在公号中公布,《我们不怕讨厌鬼》一文收到了54笔赞赏,共计2930余元,称自己先“愧领”了,但同时写到,自己撰文是给笑笑祈祷平安,“并非筹集医药费”,他进一步解释已经为笑笑买了少儿保险,即使女儿患的真是白血病,“医药费也不会给我造成太大经济压力”。

解释和澄清一直伴随着罗尔文章的更新。9月12日,他称:“在笑笑病情结论未出之前,公众号打赏功能暂时取消。《我们不怕讨厌鬼》一文所得赏金,不论笑笑是不是白血病,都将全部用于资助无力支付治疗费用的白血病患儿。”

9月14日,罗尔透露女儿笑笑被确诊为白血病患儿,公众号的打赏功能恢复了,罗尔解释说,将把自己的公众号建成关注白血病患儿群体的平台,强调自己文章“所得赏金,用于资助白血病患儿”。

9月底,罗尔公布了一笔打赏款项的明细:已收到的32800余元的赞赏款,他拿出30000元资助10位有需要的白血病患儿,余下的2800余元留给女儿笑笑。

此后的一段时间内,罗尔甚少提及女儿笑笑的治疗费用或是得到的赞赏款问题。直至10月3日,罗尔提到,因为赞赏款是否分给其他患儿一事和妻子曾有过争吵,但他自述他们“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实在没钱了,还有房子可以卖”。

整个10月,从罗尔的文章中可以看出,女儿笑笑的病情一点点加重,他也曾自嘲是“穷酸文人”,但未曾提过公开募捐一事。

突如其来的爆发

转折出现在11月25日,《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发布当天就“引起了意想不到的轰动”、“赞赏金如大雨倾盆而下”达到了每天5万元的上限。很多朋友建议罗尔开通网络筹款平台,但罗尔没有同意。

罗尔曾回忆,文章引起民众关注之后,小铜人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刘侠风曾提出直接捐款给他,但因为他好面子,没有同意。

随后,刘侠风提出把罗尔为笑笑写的文章整合后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元钱”,同时文章“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罗尔说:“这是我能接受的、体面的帮助我的方式,所以我同意了。”

11月27日,这家看似与事件毫无关系的“网贷第三方平台”,在公众号上推出了相关文章。只不过,罗尔曾提到的很多“不差钱”的细节,在这篇文章中被有意或无意地隐去了。

文章称,罗尔是典型的“穷酸文人”,而女儿的治疗需要“每天少则一万出头,多则三万有余的费用”,而笑笑的治疗费用,“主要靠罗尔在公众号上写文章,认识或者不认识的粉丝打赏”。

“卖文救女”的叙述在辅助以“你转发,我捐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的宣传语之后,这篇文章在朋友圈里遭遇裂变式地传播。

只不过,通过“赞赏”涌入的捐款,和来自公众通过转发文章希望帮助罗一笑的善意,却在两三天后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反转。

被推至风口浪尖的罗尔率先发声。11月30日中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针对网友质疑回复称,女儿患病属实,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而他确认拥有三套房产,但称“两套在东莞的购于2015年,价值约120万元,但还没有拿到房产证,所以不能出售”。而对笑笑的医药费问题,他也承认9月和10月的费用报销后,目前自己仅支付数万元,但他称“女儿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很多器具和治疗不在报销范围内,因此日后的花费不能确定”。

但对小铜人的“转发一次,(小铜人)捐赠一元”,罗尔始终坚称不是营销,但“有过策划”,他说自己11月25日之后开始与“小铜人”接触,是因为小铜人提供的是自己能接受的、体面的帮助方式。

事件背后的营销

11月30日下午,涉事的小铜人公司发文《好事做到底,不怕风凉话》做出回应。按照“小铜人”自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整个活动募集到的具体金额约为270万元,具体来源包括:截至11月29日凌晨,“小铜人”公司根据转发量捐款30多万元,“P2P观察”公众号的爱心得到打赏10万余元,刘侠风接受的个人捐款2万余元,罗尔公众号的爱心打赏207万元等。

对于公众指责的“借机营销”,小铜人的回应却不像捐款明细一般细致。刘侠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文章在推送过程中,全文只有一个地方有‘小铜人’三个字,作者署名只署了‘刘侠风’三个字,没有什么信息。如果这种营销能救助白血病儿童,我欢迎更多的企业来做这个事情,你们都去做营销,营销一次救助一个白血病儿童。”

在11月29日的公众号文章中,刘侠风曾坦言自己做这个事“有自己的私心”,他自述“小铜人”不是慈善机构,作为一个商业化运作的公司,“只有这种爱心接力的可持续方案,才能既帮助到笑笑,又对公司成员负责,减轻公司做慈善的负担”。

记者检索工商信息发现,与“小铜人”关联的公司一共有三家:“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北京布谷互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大田古又数字传播科技有限公司”。

尽管刘侠风在11月30日的回应中否认借机营销和炒作,但在回应背后,与“小铜人”关联密切的“布谷互动”旗下、自称“挖掘最值得投资的保险产品”的公号“布谷探保”,却在11月28日顺势推出了相关的保险和理财产品内容——《想过吗?如果你患重疾,社保能报多少?》。

文章中描述称“一个朋友的女儿患白血病”,“一旦患上,能瞬间拖垮一个中产家庭”……随后推荐大家“少买少儿重疾险”,而是“选择一款补充医疗险”。

爱心事件的失控

来自微信公众平台的消息显示,11月29日起,《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阅读量快速上涨,并导致赞赏资金猛增,达到5万的上限。11月30日凌晨零点,赞赏功能自动重新开启,由于大量用户给公众号“罗尔”进行赞赏,由此触发系统漏洞,导致单日5万限制失效,短短1小时20分之内,累计赞赏金已经超过200万元。

尽管微信平台进行了拦截,由于实际赞赏金额远远超过设定的5万上限,微信平台对超额部分进行了暂时冻结。微信平台称,由于这篇文章并没有提出募捐的需求,只是用户自发赞赏,因此不存在违规行为,平台没有处理文章和账号本身。不过,小铜人公司发布的文章因在摘要和正文中明确引导用户转发朋友圈,因涉嫌诱导分享被删除处理。

11月30日下午,备受关注的医疗费用问题,也随着深圳市儿童医院的声明得到解答。11月30日下午,医院公布的费用明细显示,截至11月29日,罗尔的女儿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31元,其中医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

20万元的治疗费用,自付部分仅3.6万元,网上一片哗然之声,众多网友纷纷指责罗尔是骗子。有人指出今年9月,我国首部《慈善法》开始实行,明确禁止个人公开募捐,个人公开募捐属于违法行为。那么罗尔和小铜人公司的行为算不算骗捐呢?

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凌霄等多位法律人士认为,罗尔的行为从目前来看并不属于个人募捐,而是属于个人求助。

“慈善法不禁止个人求助,因此罗尔的行为并不违法。”张凌霄说,如果是为了自己的亲属、孩子,在遇到困难时向社会寻求帮助,那这就属于个人求助;个人募捐的特征则是利他性,为了他人的利益向社会募捐。

在张凌霄看来,罗尔的行为也不算骗捐,因为骗捐是在没有真实的救助对象情况下,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骗取公众捐款的做法。

“家里就是有一个亿一样可以向他人求助。”对于罗尔有房有车却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的看法是法律不禁止个人求助,所以这最多是道德问题。

不论是最初的转发还是最后的声讨,不少人都忽视了深圳市儿童医院发布消息中提到的患儿目前“病情十分危重”。11月30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从中华骨髓库湖北分库处获悉,目前湖北地区已有骨髓捐献志愿者与罗一笑(骨髓)初配成功。

不过罗尔说,从目前罗一笑的病情来看,“还没到那一步”。

这一天,对于罗尔来说肯定是失控的一天:被打爆的电话,潮水般的质疑和女儿病情危重的消息让他焦头烂额。

罗尔无奈地说:“人们已不关心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这并不是孤例,这两年发生了多起因个人求助最后引发争议而失控的事件,每一次都让人们的捐款意愿受到打击,还是希望人们通过正规的途径捐款。”张凌霄说。

面对微信朋友圈里的熟人转发,人们往往更加缺乏免疫力。所以一篇千余字的文章能够在收获数十万阅读和点赞的同时,连续几天让多个微信公众号的打赏额达到封顶的5万元。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却遭遇剧情反转:接治女孩的医院证明,需自付的治疗费不过三万余元。而这名在广东有多处房产的父亲,却靠“卖惨”募集了数倍于自付费用的公众捐款。这岂能不让每一个献出爱心的人心寒?

诚然,身患重病的孩子得到了帮助,这个温暖的事实让人们感到欣慰。但如果放任善良被肆意窃取变卖,博名、博利、涨粉儿,让大众一次次经历狼来了式的愚弄,最终恶果便是整个社会的信任被透支。这种社会信任的透支将导致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在怀疑中失去求生的最后机会。

靠人们的善心牟利其实是一种精神“碰瓷儿”,甚至还带有道德绑架的色彩。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赞赏这类募捐的帖子成了“热心人”的入门证,而如果不转发,则会担心是否会被朋友贴上“冷血”的标签。即使有人对募捐故事的真实性心存疑虑,顾及朋友面子,也往往选择沉默。

微信打赏的方式不属于“捐赠”的法律范畴。在互联网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断拉近的今天,信息传播的范围越来越广、速度越来越快,每个人的善良也发挥着前所未有的作用。互联网捐助必须追求更多“程序正义”,因为善心不应该成为营销套路猎取的目标,“猎取善良”透支社会信用必须被叫停。

爱心的柔软度与敏感性往往是共生的。它越容易被唤起,就越容易被伤害。毋庸置疑,对一个爱女患癌、深陷苦楚的父亲,公众会生出“物伤其类”的本能悲悯。在那篇募捐文里,那个生活在童话里的小女孩,就击中了无数人的怜犊惜弱情结。

但她的不幸激起的那股爱心清流,最终被一股浊流逼退。以煽情与煽动为双翼的炒作,让太多人一边感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一边退回到“以后宁缺捐毋滥捐”的壳里。没办法,慈善容得下炒作,但容不得欺骗。缺了“真(真相和细节)”的善,也不是真的善。

但越是在此背景下,越不能让爱心被炒作刺伤,越要将慈善导入制度化路径。

这个时代,不能变成没有“故事”都唱不出好声音、没有煽情套路就不能募捐的时代,不能让那些失声群体感慨“我跟被救济之间只差一个煽情故事”。而对募捐者来说,也请别弄巧成拙,别损坏人际信任的根基,诚意才是善心的保温箱。

罗尔等人就“捐款门”致歉:称将捐款全额捐出成立专项基金

1日上午,罗尔及刘侠风发布一份“关于‘罗一笑事件’的联合声明”,声明中称因“罗一笑事件”传播远超预期,带来不好的社会影响,“作为当事人,在此深表歉意”。

声明透露,截至11月30日24时,P2P观察微信公号文章《耶稣,请别让我做你的敌人》分享转发次数累计达到548432次,依照2016年11月27日承诺,小铜人捐助金额为50万元;同时该篇文章打赏金额累计101110.79元。罗尔个人公众号《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收到赞赏金207万元。两项共计2671110.79元。经商议,“以上款项,在征得捐赠人同意的情况下将全额捐出,成立白血病患儿救助专项基金”。而罗一笑所需医疗费用,也将通过合规合法途径,向该基金申请救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公司2016年半年度部门会议,于8月份在万达某酒店的董事长会议室举行。参加会议的有我们部门在总部的全体员工,以及从...
    虫儿姐阅读 1,993评论 20 54
  • 全书目录上一章 风云变幻 第七章 怀璧其罪 陆离松了口气。他身旁的青歌好似一瞬虚脱,仰面跌倒,被他伸手扶住。 “你...
    裴冶阅读 61评论 1 3
  • 白描Vol.10 深藏的自卑会激发想要变得更好的强烈欲望。而这自卑是来自民族的,因此整个民族都在认真付出努力,为了...
    眷尔阅读 57评论 0 1
  • 每个夜晚 没有你 我似乎也失去了我 我都在想着 我要结束 又或许 我只需要一抹孤独的月光 照亮荆棘林的深处 大地 ...
    Robinna阅读 114评论 0 2
  • 刚刚过去的一周是明显感觉到自己变化的一周。 1、养成了早起运动和晨间日记的习惯。 每天坚持做运动,跑步,keep等...
    帅气的王点长阅读 3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