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水井

井,习惯了平庸

小村的井毫无个性

这一口和那一口

没啥两样,一个劲地咸


两亩地,一个庄

你家的牛,俺家的羊

还有东边那个砖瓦厂

等着浇灌


议议吧,后响

要不等歇了春

是守住咱的井

还是重打一口井

在渴还是不渴的时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