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江南,我这学期都恨你”(二)

篮球赛终于开始了,李木子也终于按奈不住了。


要说我和李木子谁更容易干出主动表白的事情,那当然是李木子,谁够胆大去给男生硬塞可乐和纸巾,当然也是李木子。

但是谁更容易克服自己为朋友两肋插刀,当然只能是我。


每场女生赛一结束,我就和李木子去隔壁的场地为男篮呐喊助威,李木子是上赶着的,而我是被逼的,同时我也被逼着去完成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在男篮赛每场结束之后,去给杨洛怀里塞一罐可乐和一包纸巾。可乐是杨洛常喝的可乐,纸巾不知道是李木子哪里学来的桥段。


众目睽睽之下,我淡定的走到杨洛面前,把手里的可乐和纸巾递给他,瞬间,旁边传来各种“哇哇”“哦哦”的声音,没关系,这些声音也被我淡定的排除在外,我只会同时说一句“帮同学给你的,加油!”然后,我再淡定的转身,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到偌大操场的另一角,走到躲在树下瑟瑟发抖的李木子身边,和她一起回宿舍。

“他接了吗?”“那可乐他喝了吗?”“这次他有没有笑啊?”“啊……他说话了?他,他说什么啊?”

“他说:谢谢!”

我白了一眼在旁边花枝乱颤的李木子。


其实,淡定只是我极力想做到的,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迈着直线的步子走到杨洛面前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脸红、耳朵红,不知道我说话的时候有没有声音颤抖,甚至还怀疑我的声音有没有比旁边的起哄声大一些,也不知道往回走的时候有没有走成同手同脚。这种事,我也是第一次干。


幸好,杨洛还挺给面子的,从来都没有拒绝伸手接过我递的可乐和纸巾。一连十几场比赛下来,好不容易快结束了,我真的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球对有没有取得名次,我相信李木子也不关心,因为就连我们系对战金融系那一场,她也屁颠屁颠的买了可乐和纸巾,真真是毫无底线。


最后一场,李木子给我写了重头戏的剧本:我依旧要拿着一罐可乐和一包纸巾去塞给杨洛,但是要等到差不多操场的人群大部分都散了,最好是等到其他的队友也散了,杨洛默默的走在最后被我堵住,我要清清楚楚的告诉杨洛“我们宿舍的李木子喜欢你很久了,之前的可乐和纸巾都是她特意为你准备的”。然后我再自觉的闪到一边,她就从我背后走出来,最后就没我什么事了,李木子和杨洛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和木子站在操场出口的台阶下面,等着散去的人群,远远地我就看见杨洛慢悠悠的拿起背包。这么看来老天爷是要成全苦恋已久的李木子啊,杨洛真的走在大部队的最后面,还特别地慢,跟舍不得操场一样,终于他越走越近了,木子推了我一把。反正这一切就快结束了,我深呼吸上了台阶,像往常一样伸手递出可乐和纸巾。

“你在这里啊,我还在想这最后一场没有可乐喝了。”我都还没来得开口。这跟剧本完全对不上啊,听着杨洛的话,我就瞬间呆住了,

“哦,学长,我那个……”


“杨洛。”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

那身影,竟然是北彩学姐,我手里的可乐和纸巾北彩学姐是不是看到了,她是不是会误会,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趁着杨洛回头的时间,我赶紧转身,哪里还管什么剧本。

一切都发生地太突然了,当下的我完全忘记了身后的台阶,还有台阶下面的李木子,所以反应过来身体失衡也来不及了。

接下来,我紧闭着双眼,生无可恋地等待“五体投地”。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喊,和一声“喂,林江南”,为此时发生的一切伴奏。

“林江南,你没事吧。”我身上哪里都没有疼,这声音是杨洛。我睁开眼,杨洛正紧紧抓着我的手腕,还从手上拿过那罐被我拽的死死的可乐。

李木子也冲过来把我的身体从倾斜着的状态扶正。“江南,你要吓死我啊。”


“咦,木子是你们两啊,江南你没事吧,别比赛完了再把脚扭伤了。”北彩学姐还是到了跟前。

“我没事。”


“杨洛,你一会儿回宿舍看见赵飞能帮我跟他说声,晚上咱们系男篮跟女篮聚餐一起啊,给他发信息也没见他回我。”

“估计都先去澡堂了吧,好的,我再跟他说声。”


原来学姐找杨洛说聚餐的事情。原来他们两认识的。

我默默的蹲在原地调整过快的心跳。根本不敢抬头看他们两,另一只手还紧紧攥着一包纸巾。

“怎么样啊,咱们一起回宿舍楼吧,是不是腿都吓软了。”北彩学姐和木子一起把蹲在地上的我扶起来。


杨洛就走在我们三个旁边什么也没说。我还听见他打开可乐罐的声音。后来在宿舍楼分岔路口我们互道了“再见”。


“江南,杨洛学长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啊?”刚进宿舍门,木子着急的问我。

“不是刚刚要摔倒,你先叫的吗?”

“我没有,我当时都吓死了,就顾着捂住眼睛尖叫了。”

“什么?你个没良心的,我那是为谁舍身赴死的呀,你竟然没冲过来救我?”

“哎呀,我那时候就只顾害怕了,对不起嘛,好江南。可是男神到底怎么知道你名字的?”

“那我咋知道你男神是怎么知道的。”

“那你说我男神是不是也知道我的名字啊!”看着李木子一脸开心的捂嘴笑,一场惊吓算是彻底过去了。


杨洛为什么知道林江南,真的并不重要,剧本毁了、脸面也毁了,尴尬到了极点,我发誓杨洛和李木子的破事我以后再也不管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