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厕所墙倒了,必有后福

    放暑假了之后,每天都会睡到日晒三竿,奇怪小的时候爸妈不会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反倒长大了些,再睡懒觉就成了懒惰的罪。 那天早晨梦里面就听见了...

  • 拆东拆西的,小时候

    小的时候,我一直都留短头发,所以到后来我经常怀疑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自己慢慢长成了“女汉子”。 我妈年轻的时候嗓门真的很大,要么是在家属楼二层楼...

  • 不想回首的往事(终)

    我没有下跪,不是因为“膝下有黄金”,只是内心深处此人此生再与我无关。 我挂完妈妈的电话,一边收拾行李,一边也想了很多。无论如何这两个月我都在这个...

  • 不想回首的往事(一)

    毕业第五年,我离开我生活九年的大学城市,去到了一个南方的城市。 朋友的车驶出陕西到了另一个省的地界上的时候,我坐在副驾驶上,怀里抱着我的猫,突然...

  • “林江南,我这学期都恨你”(终)

    赛后聚餐定在学校门外的“小木屋”。 小木屋也是我和木子常去改善伙食的一家饭馆,铁板豆腐和酸菜肉丝味道很棒。 我和木子到的时候,学长和学姐们都到的...

  • “林江南,我这学期都恨你”(二)

    篮球赛终于开始了,李木子也终于按奈不住了。 要说我和李木子谁更容易干出主动表白的事情,那当然是李木子,谁够胆大去给男生硬塞可乐和纸巾,当然也是李...

  • “林江南,我这学期都恨你”(一)

    李木子跟我正好相反,她一口气入了三个社团,一个耍太极剑的,一个跳街舞的,还有一个禅修的,真可谓可中可西、可静可动。 然后到大一下半学期,她还神奇...

  • 《李木子和郝东北—叁》云朵太远太轻,辗转之后各安天命

    从跟郝东北见面之后,我就很担心李木子。 她还是照常会偶尔给我发微信,说说公司发生的趣闻,也有一次深夜十点打视频跟我探讨最近新买的面膜。一切还是从...

  • 《李木子和郝东北—贰》以前爱过的人,偷偷的变成木偶人

    店里坐着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士,倒是让我很吃惊。 小美过来帮我扶住了门,还顺带捎了一袋子东西去吧台,我解开围巾气喘吁吁。这几天的风脾气不太好,我对这...

个人介绍
我相信,嘴笨不会说话的人,总能写得出来个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