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争之世,小酌之时]一 缘念

〖(驷仪)(昭白)〗

〖三线同时进行,现在,赢驷,赢稷时代,最终连接一起,结局不知虐or糖〗

〖——本篇为夜间谈话饮酒,无虐,有糖——〗

〖可能有些凌乱╮( ̄ ̄)╭〗

辘辘车马驶过,梦里醉倒流年,历史无情流逝,做过客望尽争鸣一场。

诺大的咸阳宫内,没有任何声音,只有默默的竹简翻动的声音。

“王上。”张仪快步走入宫殿中,拱手一礼。“臣游说归来,有喜讯报与王上。”张仪恭敬异常,话语间隐隐透着兴奋。

“哦!是丞相啊!”张仪乍一听,决定赢驷声音有些不对劲,正抬头向上望去。

“哈哈哈哈”耳边传来一阵爽朗笑声“张子傻站着要做甚呐?”

张仪向上一瞥,随即呆住了。赢疾??王上呢??

“王上本说着去府上等张子,不料张子竟然来了,走!”赢疾双手扶起张仪,笑盈盈调皮一笑。

“好呀,将军,你们兄弟俩整我是不?”张仪转了下脑袋,双手叉腰翻个白眼。

“好啦好啦,走丞相,不知道王上有何感想”说着两人登车粼粼去了。

丞相府上,绯云疾步跑进书房,朗声对赢驷禀报“王上,丞相和将军来了。”

绯云是张仪老母给张仪留下的得力助手侍女,聪慧伶俐,习得些许箭术,骑马驭车更是精通,在张仪身边,自然嘴皮子工夫极好。此次跟随张仪将天下六国跟着逛了个遍,见识不少大人物,气质沉稳了许多。

“吔,张子可是回来啦,进宫遛弯儿一圈啊?”绯云一边调侃,一边向赢疾施礼“绯云见过将军。”

“张子有如此侍女,难得啊!”赢疾感慨一声。

“事不宜迟,还不快进来,寡人可是等候多时见不着我这丞相了,绯云是很聪慧,比寡人金贵了?”赢驷话中带点醋意,打断赢疾与张仪互相挪揄,踹起手来。

“张仪见过王上,不知为何去宫中流了一圈弯儿,耽搁王上大驾光临寒舍了。”张仪不禁笑了,看着赢驷一脸醋意浓浓,只得好生安慰。

“行,快来丞相。”话音未落,赢驷牵起张仪的手向书房走去。

绯云轻盈地给一行三人斟上了秦酒,小设宴席为张仪接风洗尘。

张仪此行成功引来三晋反目,乱做一团。燕国更在赵国身后突击。本想在齐国挑拨楚国,不想的又遇上老孟子,劈头盖脸的骂声接踵而至,张仪怒不可遏,二次骂倒孟子。在燕国见到许久未见同窗苏秦,感慨良多,痛饮一夜。而在楚国遭遇屈原意气用事不听春申君话语险些丧命。

“哈哈哈哈好!”

“丞相果然是丞相!”

“看来可是让六国自己团团转好时候了!”

“来,干此一爵!”

“吔,带上我!”

自酉时至次日天亮,丞相府一直灯火通明。所有人都醉了,颤颤地一句接一句说着。

“父王青山松柏,寡人有张子,寡人足矣!”赢驷眼眸发亮

“唉不敢当啦!”张仪却已经是酒意浓厚。

“张子啊,寡人平生有你,有疾弟华弟,唯愿如此便好,唯愿所有人都尚在,继续秦国霸业。老了,当个太上王,就等着夜夜与张子一起把酒言欢哦。”赢驷深沉的嗓音低声说着。

“甚好,甚好。”

“寡人还等着张子教我呢。。。”

说罢,趁着赢疾不注意,赢驷偷偷来到张仪身边,握住张仪的手,喃喃在张仪耳边说着“寡人,等着和张子一起完成秦国霸业。。。寡人是真的喜欢你。。。。”

如此夜晚,不知还有几多。

静谧蝉鸣,天下江山无谈。

我们都在,秦国霸业依然,甚好。

甚好。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报!白起将军探敌情归来!已在宫外!”一名黑衣小卒尖声禀报。

“快!备车!”赢稷一个激灵站起,脚下生风向宫外走去。

“呦,王上,和臣一起去吧?”魏冉在轺车上冲赢稷挥挥手。

“你?!”赢稷看着二舅公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寡人的白起,寡人自己接不得了???”说罢大袖一挥,跳上驷马轺车,飞也似的走了。

“鸟!你这小子,白起也是我的白起!”说完奋起追赶赢稷。

六国联军在苏秦的游说下,再次合纵抗秦,大兵已然在函谷关外,士兵士气虽不高涨,但近乎秦国一倍的兵力也是秦军有些背后发凉。白起傍晚时带着几名铁鹰骑士试探敌情归来,不料负伤。

“王上!不能再走了!白起在东偏殿!”魏冉猛地喊了一嗓子,赢稷的车马也顿然刹车。

“走!东偏殿!快!”赢稷也大喊一声。

片刻间,进了东偏殿。宣太后已经等着了。

“见过太后。”魏冉拱手。

“见过母后。”赢稷哼唧一声。

“寡人的白起呢?”赢稷四下里环顾。

“禀报王上,左更白起在殿外侯着呢。”内侍低声说道。

“什么?!”魏冉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大步赳赳去了,然后将白起近乎抱进来。

白起身中两箭,腹部一箭却是最为危险。

“白起!快!太医!太医!”赢稷慌乱喊着。

太医匆忙赶来,清洗包扎伤口,无微不至,也是因为太后王上丞相炯炯的目光死死盯住他,可以说是他当太医以来最紧张的一次了。

“白起伤势已无大碍,还需要恢复元气。”太医颤颤巍巍地说着。

“快,凉茶拿上来。”太后朗声一喊,亲自端给尚有些迷糊的白起。

“白起见过王上,太后,将军。”白起随即坐起来,环顾一圈,立即拱手作礼。

“快起来起来,喘口气,慢慢说,情况怎么样?”赢稷坐起身子来,看着这不怒自威的白起,一身凛然的铠甲,一幅大将风范。

“别着急,来人,拿一盆羊肉汤和锅盔来!”魏冉不愧是在军营中“磨练”出来的,对于吃的执着是必须的。

一大盆羊肉汤和五个大锅盔,白起点头一下,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咥起来。不消片刻,已经见了盆底。常年在军营中,人人都是咥的又快又多,为的上战场精力充沛。白起更是如此,此后的白起粉丝团主要人员蒙傲说“白起将军一顿可以咥一只羊”足以见白起的食量大。

赢稷看着,想起自己在燕国为人质,每天吃饭亦是如此,不禁说道“白起啊,下次寡人与你比咥羊腿如何?”

“羊腿有甚个咥头?”白起额头已经冒汗,向上看一眼王上。

“果然不在同一个境界啊,白起,咥完快说说联军情况如何?”魏冉关切地说了一声。

白起又咕咚咚饮干一碗凉茶,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说起来。“六国联军将军为苏秦,更兼孟常君,信凌君,春申君和平原君。来势汹汹,但是依然联军之间格怀鬼胎,尤其是楚国将军子兰,排场极大,引得各国不悦…………所以歼灭联军,须得从各方下埋伏,分兵前往,死守函谷关!”

白起声音久久回荡,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

“白起果然是大才!好!”太后感叹一声。

“魏冉愿意领兵!”魏冉赳赳请命。

“丞相还是有劳做善后工作吧,须得给韩魏一击,击退联军后马上夺下河内河东郡。”白起沉稳回应。白起本就谨慎无比,此话说出,必定有十分把握。

“好啊!拿兵符来!”赢稷一声大喊“寡人要让白起做领兵将军!”

“白起不敢当!”白起连忙施礼。

“不用了,听寡人的,所有士卒将军听白起号令!”赢稷眼睛盯着白起“等到白起凯旋,你便是秦国上将军,便是寡人的武安君!”

“诺!白起告辞!”说罢,白起去了。

“寡人有白起,大幸也!”赢稷心中暗暗说着。“白起,是寡人的,哈哈哈……”

————分割小可爱٩( 'ω' )و ——

翻动的书页,昏暗的房间,历史流淌而过。

看着这些美好的场景,所有人都在,没有人反目,没有人彼此置气。只是,没有几多了。

历史无情,一页过去了绝不会在提起。

但是我心心念念的白起将军,张仪绯云,智囊赢疾,还有老实人苏秦。

我不禁想,我若是穿越过去,是谁?又会做什么?着大争之世,有没有知己陪我一起小酌?

或许,当白起凯旋,张仪成名时,我能够成为他们身边的谁。

百家争鸣,金戈铁马,纷乱之时,几多酣畅时?

————第一章完٩( 'ω' )و ——

〖第一次写啦,感觉有些凌乱啰嗦~〗

〖下次我一定要发糖!(~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