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

125天,你在北方的黑土上

你走过天池 冰雪 松花江

继续着车票 背包

怎么走都逃不出迷茫

125天,你在中游的长江边

你囿于厨房 厕所 一张床

依靠着书本 文章

谁也抚平不了慌张

过敏

对这个世界过敏

凌晨三点

你爬上电视塔和陌生人一起迎接太阳起床

傍晚六时

你坐在天台和异国游客欣赏月亮的柔光

你尝试了疯狂

可你还是忧伤

拼命的抓

用力的挠

有痛感也比麻木好

病菌潜在了皮肤里

逃不出

就遗世

爱不了

就孑然

花粉,奇痒,是你赐的暗涌

血印,抓挠,是我给的回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