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是为了可以选择——便当柔情,外卖坚强

上班那会儿,一个部门四十多个人,个个忙的鸡飞狗跳,公司的冰箱却是肚里寂寞,吃便当的同志不足十个。

便当这东西,名为便当,实际一点也不方便。做行政兼持家都是一把好手的姑娘在六月的某一天跟我们诉苦,大早上的提前一小时起来做好便当,再历经一个半小时的步行加地铁时间,到中午了打开一看,饭菜已馊。

于是不得不跟我们混,把外卖点得风生水起。

我们这行业的大部分人,常常不是靠每天吃一顿外卖为生,而是靠一天吃两顿或者三顿外卖为生。但可供我们选择的外卖也就那么十来二十家,总有不同的几个人,因为长期同吃一家饭,变得熟悉活泼起来,有了情谊。

行政姑娘小鱼于是和技术部的小伙子花生谈了恋爱。

谈恋爱得有稍微私密的空间。和我们一起聚在大桌上吃外卖,或者伙同我们一起出门吃小馆子,不能时时眉目传情,还得接受我们不分时间的调侃,都不合恋爱男女的心意。再加上《杉杉来吃》的热播,你看,便当是多么好的调情道具,多么的具有个人主义色彩,多么的能体现一个人的性格,多么的能升华一个人的品性?连坐在房顶上吃饭也能成为一种浪漫,焉能不吃便当?

于是小鱼和花生从我们这个外卖及外食大群中消失,变成了便当小鸳鸯。

只消失了两个月。

我们这群饮食男女,谁也没当面问花生出了什么事。情不知所起,不知所踪,一个人生命里恋爱数次已是常事,我们不好奇。

但在9月的大热天气里,看见小鱼每天用冰袋保护着便当带到公司来,中午站在微波炉前摆出寂寞的姿势,露出寂寞的神情,我们又变得好奇了。

长辈们都说找男朋友女朋友最好要互补。

可是一不小心找到一个大补之人,那也是会脑袋充血的。

小鱼爱做饭,花生从不做饭。这本是好事。但花生不仅自己不喜欢做饭,也不愿意小鱼在做饭上花太多时间。

他想要的生活,是中午和一群同事热热闹闹的聊着各种有意思的事儿,大口吃着炸鸡腿,爆炒菜,小盅汤,大碗饭。吃完了碗一扔,就可以潇洒离去。

小鱼每天花一小时做的清淡美食,理性上来说,有益健康,有益爱情,却把他从同事圈里剥离了出来,吃完了要洗碗,而且还……吃不饱。

小鱼自己的饭量加上饭盒是2斤重,自从开始给花生带饭,就变成了4斤重,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已足够辛苦,他实在说不出自己每餐能吃小鱼的两倍还要多。

吃人的嘴软,看在小鱼努力经营这份感情的份上,他只好自己也开始带饭,当然不是自己做的,是前一天晚上在外面吃的时候多点一些打包回家,再带到公司来。

然后他花了一个月劝小鱼回到外卖大军。吃不饱是能解决的,吃隔夜外卖是能忍受的。但他有太久没有跟坐在离自己五个座位的兄弟聊游戏,跟离自己三个座位的哥们儿一起骂房价了,十分难忍。

我们听完,心里默默忏悔,都怪我们太会聊天了,一堆技术人员在一起,处得跟同学好友似的,吸引力比女朋友还大啊。

小鱼却是这么说的。

花生凡事都想着拿到外面找人解决,该做饭时不做饭,吃的是外卖,该打扫卫生时不打扫卫生,租着房子请着钟点工,衣服不分材质颜色都扔洗衣机里,这哪有过日子的样子?

男人粗糙一点我能接受,但一个男人处处表现出打算做家务的绝缘体,最后倒霉的不还是他们的老婆吗?

我们听完,觉得甚是有道理,万万没想到花生这点收入还请钟点工呢,太浪费了。难不成是个隐形富二代?不宰他一顿饭是我们的损失啊。

于是宰了他一顿人均40块的盒饭。在这顿饭上,我们努力明辨是非,阐述观点,充分的了解到了花生不是富二代,并且分析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那就是,一个人选择吃外卖与吃便当,不是取决于他们有没有时间做饭,有没有技能做饭,而是取决于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无论哪种生活,都需要我们的经营,只是,经营的方向不一样。

想过上不做饭不打扫卫生的生活,日常开销会比勤俭的家庭开销大一点,你就得多花时间或者精力在工作上。辛苦的行业有很多,外卖是我们这些加班狗躲不开的灵魂伴侣。与高强度工作一比,做饭做便当的时间确实又长又宝贵,值得我们珍惜。

想过上温馨,平静,家里有香气的生活,不是钟点工和外卖小哥能给你的,必将由你或你的家人亲手塑造。厨房有食物的香味,餐桌上有红酒的香味,衣服有不同的清洁剂的香味,花瓶里有鲜花的香味,书架上有油墨的香味,浴室里有蜡烛的香味……全是主人的心思与时间。

外卖人生与便当人生,各有意义。便当是人生之柔情,外卖是人生之坚强。

所以,你在追求什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