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173)

第一百七十二章   总有人作死

老太太和洪叔准备完后厨的东西就去前面找老伙计、老姐妹唠嗑去了。剩下俩孩子并一个女婿在原地面面相觑。

杨如刚就说了:“小鱼籽儿捎信回来了。”

“说什么了?”亲妈随意的问了一句。

“大家过年好。”

“还有呢?”

“没有了。”

“你确定没有单独给那个小姑娘捎点什么东西?”亲妈表示看透了自己的儿子和弟弟的一切。

“就是一份生日礼物而已。”

“还有呢?”亲妈八卦。

“还有一份过年礼物。”杨如刚卖亲外甥卖的很彻底。

“能我先看看么?”亲妈开始想要摸清楚亲儿砸到底准备了啥。

“不能。”杨如刚拒绝的很干脆,但是却笑着说到:“不过我可以邀请当事人与你们一同分享,这个东西见者有份。”

于是张敏高兴的飞起来啦。

谁能想到沈子钰居然寄回来一大箱的榴莲,谁能想到。

不,有一个人可以想到。

顾维琼远离吃屎大队,带着左右护法在远离战场的暖阁里面吃喝玩乐。杨如刚就冒出头来了,问道:“小鱼籽儿送你的礼物喜欢么?”

“怕不是你诓骗人家孩子了吧。”顾维琼陈述句语气说到。

“我老婆爱吃啊,她又不好意思一个人吃,所以我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满足她了。”

“秀恩爱什么的好讨厌啊。”

“所以一会儿你得陪她去吃螺蛳粉。”杨如刚给顾维琼发布任务。

“请问又是什么理由。”顾维琼无神着一张脸波澜不惊的看着不怀好意的的杨如刚。

“我也闻不下那个味道呀。”杨宝宝同志┑( ̄Д  ̄)┍道。

“好气哦,打死他好不好。”顾维琼吆喝左右护法。

护法:“呵呵。”

“对了,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谈谈。”杨如刚看着顾维琼说到。

顾维琼扫视了一圈左右护法,说:“没有什么是他俩不能知道的,反正他俩最终也会有自己的办法知道,别费事儿了就。”然后把凳子搬给杨如刚,安置大家长坐下。

杨如刚一歪身子坐下,说:“游然送来了一份礼物,希望我转交给你。”

孙奕一看着顾维琼的神色,顾维琼脸上一如既往的看不出什么表情,孙奕一便垂下眼眸,举起茶杯来喝茶。

“今年的生日我过的挺热闹啊。”顾维琼感慨了一句。

“不过太大,我拿不过来。”杨如刚又补充了一句。

“所以到底是个啥。”顾维琼问道。

“一座写字楼。”杨如刚看着顾维琼。

“老天,我是要发财了么?”顾维琼毫无惊喜之状的说到。

“我有点好奇你俩之间的关系了。”

杨如刚问完,顾维琼就看见左右护法也抬起了头来看着自己,一种前所未有的的压力扑面而来。每个人都是关心自己的人,每个人都对自己格外重要,既不忍欺骗,亦不忍隐瞒。顾维琼扁了扁嘴巴说到:“我们曾经是男女朋友。”

孙奕一瞥了一眼秦风,秦风依旧笑眯眯的看着顾维琼,毫不在意。

“只不过后来他做的事情与我所想的不太一样,我们两个就分道扬镳了。”顾维琼两句就解释完了全部的情况,然后看着三人。

杨如刚说:“那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开心么?”

顾维琼想了想说:“最开始的时候便不开心,之后就更加不开心了,所以就分开了。”

“原因呢?”杨如刚打算再追问两句。

“可能我身上有自己的悲观因子吧,所以不适合拥有一段和游然之间的感情关系。”

“悲观因子?”杨如刚重复了一便,右手的食指和拇指细细的摩擦了两下,说:“嗯,他配不上你的。”

“那就好,我一点负担都没有了呢。”顾维琼耸了耸肩膀说到。

真的没有负担了么?孙奕一扫视了亲姐两眼,她的脸上能明显感觉到沉重。

大家闹嚷嚷的在颐园呆了一整天,顾维琼觉得自己的脑瓜顶上的头发都快要被老爷爷老奶奶们摸秃噜皮了,打招呼打的都快要吐白沫儿了,这才终于坐上了返程的车。杨如刚把三小只丢在顾维琼豪宅门口说:“明天见。”

顾维琼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脚步虚浮的爬回了自己的窝。

&&&&&&&……

“阿罗,你毕业了想要做什么?”游然问顾维琼。

“要是可以的话,最好开一间门店,分好几层那种,吃喝拉撒一条龙那种。”

“那分明就是一座百货大楼啊。”

“在我眼里是我的店啊。”

“好吧好吧。那你除了想开一间百货大楼还想干什么。”

“最好拥有一件可以见山间水的豪宅,每天能够躺在床上做春秋大梦。”

“那谁给你看店啊。”

“我可以雇人啊,你想我都有豪宅和百货大楼了,我肯定有钱去雇人了呀。”

“所以你每天躺在床上去数钱啊。”

“这个主意不错,看来我的先买两台验钞机提前适应一下有钱的生活。”

一只清瘦的手指点在顾维琼的额前,清清凉凉,顾维琼忽然就醒了。

“醒啦?”秦风温柔的看着顾维琼,问道,正伸着手给顾维琼盖被子。

“我的睡颜是不是相当的好看。”顾维琼揉了揉眼睛,自动赞美自己。

“是相当的好看。”秦风真诚的说到。

“忽然感觉好被治愈啊。”顾维琼捧心道。

还不待顾维琼说什么,门外飘出来一道声音:“快点起床吃饭,孕妇都已经催了八百遍了。”

“奥,知道啦。”顾维琼回答了一声,然后慢吞吞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今天早上那个女人给我打电话了。”秦风坐在床头柜上说到。

“然后呢?”

“让我回家陪父亲过年。”秦风忽然开始玩起了自己的手,手指欣长而有力,掌纹清晰而明朗。慢慢回握住自己的手,说到:“这日子可真没有什么意思,作死的人总是会层出不穷的冒出来。”

“既然有那么多作死的人,何妨送他们一程。”顾维琼淡淡的说到,眼底不见情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