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阿姨

96
安文禾
2017.03.05 15:54* 字数 2855

文/安文禾

小可阿姨是我小时候见过的最漂亮的新娘。穿的和别的新娘不一样,雪白的婚纱取代了大红的衣服,新郎穿着得体的西装,高大帅气。在台下大人们的起哄声中,新郎抱着小可阿姨亲吻,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生活中的人接吻。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婚礼是在爸爸单位的大会议室举行,一直以来,那个大的会议室在我心里有着极度神秘的感觉,只有爸爸和他的同事们那些大人能出入,我们这种小孩子也就能在外面看看。而这场婚礼揭开了会议室的面纱。记忆中爸爸单位也只有小可阿姨的婚礼设在会议室。小可阿姨的爸爸是单位的局长,我称呼他陈爷爷,身姿挺拔,有和蔼的笑容,但在我们孩子堆里,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

那时候的国企,办公楼、家属楼都在一个大院里。篮球场、足球场、乒乓球台、羽毛球场一应俱全。记忆中小时候的小伙伴们在大院里就能晚玩上一整天。

小城坐落在长江支流的江边,青山绿水,人们生活也清闲。单位里别的阿姨们,晚饭后会带着孩子去江边散步。这段时间就成了她们聊天八卦的好时间。小可阿姨结婚后很长时间,都听到那些散步的阿姨们说什么“估计是看上他家的钱和权了,好不然哪个正常人会取一个疯子?何况他还长得那么标致。”“迟早会离婚的,看着吧。”她们嘴里的疯子是小可阿姨。那时的我觉得很奇怪,小可阿姨清爽干净,很漂亮,见到她都能有温暖的笑容,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腰间,她从身边走过,都能有好闻的香味。她,怎么可能是疯子。

小可阿姨住我家楼上,每天晚上几乎相同时间,我躺在床上,都能听到小可阿姨在窗口轻声哼着各种小曲,那种悠长的曲调,让人的思绪都能飘向远方。很长时间,我都能听着小曲想象小可阿姨趴在窗口的样子进入睡眠。小可阿姨结婚后,住进了家属区的另一套房子,刚开始听不到小可阿姨哼唱的小曲我还不大习惯。

结婚不久后,偶尔会看到小可阿姨和她家先生一起出去散步,不过他们只是两个人,极少和大家聚在一起闲聊。但是小城就这么大,晚上散步时不时会碰到。而那些中年妇女们呢,看到小可阿姨夫妻,会不屑一顾的说“刚开始装的呗,他俩铁定会离。正常人都不会娶疯子的。”那时幼小的我怎么也不明白她们怎么那么排斥小可阿姨。我只是隐隐觉得如果小可阿姨的先生听到那些应该会反感的吧。

再后来,小可阿姨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她住回了楼上陈爷爷那里。这次偶尔也会听到小可阿姨的声音,可感觉并不像以前那么好听。是一种让人难过的呜咽声。偶尔楼上会出现叮铃哐啷的声响,就会看到妈妈怜悯的口气跟爸爸说“估计生完孩子加重了,哎,可惜了一个好姑娘啊。”

跟着妈妈去散步,那些阿姨们又开始聊小可阿姨。“生的是女儿,他应该不喜欢,要不然怎么还没出月子就出远门。”“本来就没有感情。”“估计他心里嫌弃得很。”……

搬回来住后,小可阿姨就再也没有回她自己结婚后的家了。之后的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她家先生。楼上叮铃哐啷的次数越来越多。小可阿姨的妈妈来我家好几次跟妈妈说抱歉打扰到了。她是一个好看慈祥的老人。每次来都会带好吃的巧克力,说是大女儿从国外带回来的。她喜欢听我叫她周奶奶。我喜欢看她温暖的笑容。

小可阿姨很长时间没下楼,但我能听到每天晚上她的哼吟,悠长幽怨的声音……单位里的阿姨们一如既往的逛街散步,聊有的没的。她们有时候会幸灾乐祸的说道“就说会离吧,现在倒是没离,不过人都不见哦,听说拿了一笔钱去海南开公司了,谁知道呢。”

终于有一天看到小可阿姨下楼,我们一群孩子正在做游戏,小可阿姨也过来了,要求和我们一起。我在想,在我们这些孩子的心里,小可阿姨应该是最好的成年人了。和我们无拘无束的玩。她很开心,并没有大人们描述的那样不正常。

之后每天小可阿姨都会出门,她总是独来独往。看到我们这些小孩子,她会微笑。

单位里别的阿姨们一直把小可阿姨做谈资,真不明白她们怎么那么喜欢揪着一个人一些事情不放,好像她们的生活反反复复就只有这些。

小可阿姨的先生回来了,他似乎过得并不好,可是他仍然起诉离婚。后来听说,他其实很喜欢小可阿姨,相亲第一面他就看上了小可阿姨。可是,他在婚后断断续续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了小可阿姨的过去和她的病情,那些人的描述免不了添油加醋。小可阿姨的先生每听一次就会和小可阿姨闹一场。婚后生活越来越不平静。

小可阿姨是那个年代的高中生,学习一直很优秀,但是高考却落榜了,复读一年,仍然没有考上。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她会再次落榜。每次月考,小可阿姨都是年级第一。好像对某些人真的有魔咒,任何时候都能考好,除了最重要的大考。

再次落榜后,小可阿姨就变了,再也不是那个活泼的姑娘了,她不出门,不吃饭,开始变得暴躁,对家人发脾气,砸家里东西、没有继续生活的念头……她的父母带着她四处求医。后来每天吃药,终于慢慢好起来。但那些时日,仍然不能让小可阿姨单独出门,说是她的意识已经不像以前一样清晰了。期间有一个男生常常来看小可阿姨,可总是被她的家人拒之门外。听说,就是因为他和小可阿姨的地下恋情影响了小可阿姨的学业。有时候,他来,就听到小可阿姨歇斯底里的在家嚎叫,可是她父母就是不愿意开门。再后来,那个男生也没出现过了。在父母的安排下,小可阿姨接受了相亲。然后结婚生孩子,那段时间,感觉一切都向正常的方向发展,可是,生完孩子,小可阿姨的病又犯了。她会常常念叨那个男生的名字,会幻觉自己在上大学,似乎意识不到自己已经结婚。对她先生完全漠视,就像是陌生人。

于是小可阿姨的先生在实在扛不住的时候,把她送了回来。和老人说明了原因,远去他乡。

离婚后的小可阿姨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每天吃药。慢慢的能自己出门走走。可是却没有同龄阿姨愿意接近她。还时不时的聊小可阿姨当消遣。不过小可阿姨好像也不在意那些人,在她的世界里,好像只有自己,偶尔还加上我们这些孩子。

小可阿姨的父母会陪着她去跳舞锻炼身体,老俩口退休后的生活核心就是小可阿姨和她的女儿。日子似乎就这样一年一年走过。小可阿姨的父母渐渐老去,女儿慢慢长大,而她,仍需要每天吃大量的药物。

我也长大,后来上大学,每年看到小可阿姨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每次看到小可阿姨,都觉得她的变化并不大,更不像是有病的人。只是,一直没见过她和别的大人说过话。即使擦肩而过,那些人在她那里也像是隐形人。我会看到小可阿姨目不斜视的从那些人身边走过。而她似乎也忘记了我们这些已经长大的孩子。

小可阿姨现在已人近中年,她的父母也垂垂老矣,他们常常会担心如果自己走了,小可阿姨怎么办。她依赖药物,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和外人有任何交集。不懂也不关心任何生存所需。她好像又活回了一个孩子。

后记

上个世纪末,能考上大学就是天之骄子,高中恋爱就是早恋,自由恋爱结婚并没有想象中的普遍,大部分婚姻仍需要听父母的安排,不一定能自己掌控。

人们的生活不像现在这样资讯发达,相对的苑囿于一个比较小的圈子里,茶余饭后闲聊的是身边的人和事。那时候,如果谁发生了点什么不好的事情,立马周围的人大部分都在闲聊,你不得不面对各种闲言碎语。

常常会想,如果小可阿姨再晚出生几年,人生会不会不同……真希望生活有祈祷就会有回应,而小可阿姨能拥有的温暖很长,失望很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