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悬疑】两琴若是久长时(35)


图片来自网络

35 不可思议的谜底

次日夜/海边断崖下

秋雨坐在一块礁石上,遥望着海面上愈来愈深沉的夜色,脑海里不断反复回荡着诗然和空竹对他说过的那些话。

他似乎明白了一切,然而他的心却更痛了。

因为他知道,无论是从客观的科学论据,还是以一个生活在科技和文明都相对高度发达,又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人的角度来看,他都不应该相信这种充满了讽刺和荒谬意味的解释或说法。

但此刻,他心底里却无比渴望得到一种求证。尽管从某种形式上来讲,自己这样做或许会被人嘲讽诟病,觉得他一定是一个丧失掉了部分理智的人。但他宁愿选择去相信,并且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盼望那个夜晚的来临。

琴室里,脱去了宽大披风的宛轻若,一袭紫衣裙间,纤纤玉肢柔弱风柳,雪白的肌肤上依旧是那道令他狂跳的锁骨。

她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近到咫尺,却又让他感觉到仿佛遥在天涯。

他向她靠近,距离越来越近,终于站到了她面前。用颤抖的指尖轻轻抬起她娇柔的下巴,紧盯着那张精致的容颜。

那道在每个梦境里都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眼神,再一次电击般滞住了他的呼吸,狂乱的心跳迅速纷扰了秋雨的大脑,他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她。

“你就是她,对吗?”

没有任何回答,但一滴温热的泪,静静滚落到了他的肩头。

秋雨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她,嗅到那柔软的发丝间,即使是他失去了八年的记忆,也难以忘怀无法抹去的、令人回味的香气。

是的,就是这种感觉,没错。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的感觉一定错不了,你就是她。”

他再次确定道:“我应该早点认出你的。”

滚热的泪瞬间涌出了秋雨的眼眶,映得他一双漂亮的眼眸闪闪发亮。他激动地低喃:“我找了你八年,找的好辛苦,你知道吗?”

她无声地任由他抱着,过了很久很久。终于,他在她的无声中放开了拥抱,却拉住了她的手指不肯再松开。

他的眼中满含着意外重逢后带来的喜悦,恍惚依旧是八年前,那个眨着一对令人迷离的眼神突然出现在她眼前,被永久封印在她心底里的——青涩美貌的少年。

她迅速垂下眼眸,从他的手里慢慢挣脱开来默默地转过身去,眼底里早已是浸满了湿润:“回去吧,”她轻声说道:“回到你原来的生活,这里不属于你。”

“为什么?”

他觉得好委屈:“不是你招我来的吗?”

那道优美的背部线条上,一对翼骨猛地颤动了一下,像是落在他掌心里的蝴蝶,扑闪着美丽的羽翅,随时都要从他的世界里逃离。

“对不起。”

他突然间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般即刻低下了头。

“秋雨,”片刻的沉寂后,她幽缓道:“宛清儿,早在八年前……就已经死了。”

“可宛轻若还活着。”他压抑着激动轻声说道。

“我只是倚附在别人躯体上的魂灵。”

“那又怎样?”

她顿时跌坐在琴凳上,泪如雨下。

“对不起!”他惶惶然的奔过去,在她身边蹲下来,轻的好像生怕一个不小心会吹散了什么似的,小心翼翼的拂着她落得四散逃离的泪水,心——跟着碎了一地。

“对不起……”他无助的、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脸颊上亦控制不住的落满了泪,于是再一次紧紧的拥住了她。

许久后,她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开来,默默地披上了那件玄色的披风。

“你去哪儿?”

“出去走走。”

她头也不回地轻声说道。

被积雪覆盖的白色沙滩上,宛轻若在黑色的深沉中款款而行。

她的步履沉重缓慢,披风下紫色的裙角,在冰冷的夜风中如四处漂浮的游丝。

她听得到身后,有秋雨沉重的呼吸和游移的脚步声,在不远不近的尾随着她。她迟疑、犹豫,却始终都没有停下脚步来。

因为她不能够确定,那个美好在知晓了所有的真相后,面对她,是否还能够保持他最初的那份阳光、自信和坦然。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最起码对他而言不是。如若不然,那自己最初的坚守和取舍,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望着她陷入黑沉中那道羸弱的背影,秋雨感到一丝绝望。

他多么想抓住她,替她抵挡住那些夜夜席卷而来、犹如地狱般的黑暗和深沉。他想让她感受得到,这世上还存有的希望和温暖,想化解她美丽的眼神内所有的忧郁。但他明白,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样远远地跟着、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向属于她自己的,那个阴郁的世界中去。

黑沉的海面泛着幽暗的光——寂静无语,唯有细雪被踩踏后发出的沙沙声,伴着一前一后的两道影,在白色的沙滩上,留下一道漫长而深深的足印。

……………………………...........................................

接连两日里,秋雨像着了魔似地,紧紧跟在宛轻若的后面。

每当她醒来,总能看到他那双饱含着深情凝视的目光;她散步的时候,他如影子般默默地、不远不近地尾随在其身后;她画画的时候,他会沉静的独倚在一旁,犹如一幅水墨的丹青;大提琴悠扬时,总会有吉它的轻声附和;潜水归来时,他又如人鱼般静待在岸边,对她露出一个令人心醉的微笑。

他会一言不发地帮她裹好浴巾,系好披风送她回到画室里;会坐在床边握紧她的手,直到她躲避般地合上眼不知不觉睡着后,将她悄悄抱回到车厢的卧室里,会继续坐在她身旁,一直等到冷沫儿醒来,对他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这才肯回到客房,带着满身的疲倦沉沉睡去。

她试图劝阻,但他总是用了一双饱含受伤的眼神,那样凄楚哀怨地凝视着她,那哀怨里写尽了无助。她只能默默低下头,忍了泪继续任由他我行我素。

“秋雨,我们谈谈好吗?”诗然这天终于站在了他面前:“你这样下去,会生病的。”

秋雨垂下眼睑,低头默不做声。

诗然抚着他的肩劝道:“你这是何苦呢?”

“我……我只是想为她做点什么。” 他幽幽说道,低垂的眼眸深处,突然就溢出了一股盈热。满心的忧郁,在这个如自己兄长般的优雅男人面前,溃然决堤。

“我的心好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

他骤然伏在枕上无助的低泣着。

诗然的心里,顿时溢满了伤痛,迅速地别过脸去忍了忍眼底的泪,捏在他肩头的手紧了又紧。

“秋雨,不要这样。轻若就是害怕看到你这样,所以从一开始,一直都在想办法躲着你。她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她很坚强,可是你这样她反而会心痛、会自责、会逃避。你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对吗?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秋雨抽泣着擦去满脸的泪:“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诗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打起精神来,回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现在钟见还没有落网,这意味着案子远还没有到结束的地步。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坚持到最后,帮她解开隐藏在案情背后的一切真相,这也是在帮你自己不是吗?”

秋雨泛满红润泪盈的眼底,蓦然透出了一丝清晰的光亮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