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听途说   随机应变

我爷爷个儿不高,比较瘦,上过两个冬天的私塾,解放前是村里唯一读过书的人,胆儿大又机灵。 土匪去我们家绑票,把我爷爷抓住,叫他等着,又去别人家绑票了,他趁机蹿过壕沟跑了。 一次他和同伴去北京城卖劈柴回来走累了,想歇会儿。俩人商量:“在哪啊?”, “就这儿吧!” 说着话就蹿出来一个端着枪的劫匪:“爷们,把这地儿让给我吧,我等半天了!” 我爷爷马上说:“让给你吧,我们换个地儿。” 和劫匪说完就麻利儿回家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