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   《海神的后裔》有些执念,永存人心


还是第一次阅读宫部美雪的作品,虽然都是短篇,但对于缺乏脑洞大开的我而言,一开始一头雾水,有些搞不清楚作者在表达些什么,可越是耐心看到最后结尾,才能品味其中一二,但足以荡气回肠了。

在这七个短篇组成的小说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警长的明天》。

在这个故事里,除了警长是一个半活人外,其他人都是“回归者”,也就是类似我们的说的克隆人。

而这八百二十二名“回归者”存在这个人造的小镇上,为的成全一个老人的执念。

这位老人是唐恩·莫文,是人造拟体(克隆人)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不愁吃喝的大富翁,否则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故事出现。

事业有成的唐恩心有一遗憾,五个子女中就幺儿凯夫一人走上与哥哥姐姐不一样的道路——强奸杀人犯。

所以,他想通过搭载移植了亡者人格模块的人工智能,与已死的儿子一摸一样的人造拟体,克隆了儿子的再生,也就是死人复活,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并且再现了当年小镇,包括这八百二十二个镇民。

促使唐恩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来实现这些,是因为他坚信自己儿子不是无缘无故走上犯罪自毁的道路,肯定是当时的环境和相关的人事物才导致他儿子变成了杀人犯。

他希望他儿子能有其他的选择,虽不一定要跟另外的儿女一样事业有成,起码也不要再次选择犯罪。

但如果只有他儿子一个人,社会根本无法运行起来。因此小镇必须要有各种各样的人住,就像他儿子当年在现实生活过的小镇一样。

可是在小镇里最后发生的悲剧依旧是无可避免,“回归者”凯夫每次都会重蹈覆辙,铸下大错。然后每次“轮回”就此结束,即故事里定义的“全剧终”。

“全剧终”后,凯夫和其他“回归者”都会被“记忆删除,只留下基本的人格模块,等待分配新的名字、工作与立场。

当然小镇的设定也会做些调整,然后又开始新的轮回。

每次轮回前,负责这个项目的工作人员还得进行细致入微的复盘,但的每次复盘都无法揭示凯夫朝着犯罪倾斜的明确开端和原因,无一例外。

而警长的角色,类似于见证者。他的身体器官也换了大半,跟活死人也没什么两样。

但是他之所以愿意在这个让他身体机能渐渐衰败的小镇上,是因为他与唐恩做了交易。

在警长还未成为小镇警长时,他曾做为一名反人造拟体的反对派,策划了自杀式袭击伤害无辜。

事后为自己滥杀无辜后悔,恰好唐恩公司抛出橄榄枝,让他守着这个小镇做警长,维护小镇的和平以及不被干扰。

警长抱着怀疑但又希望有奇迹发生的愿望,接受了他曾经超级反对的人的交易。

正如他与他的下属吉克所说那样,如果像凯夫能找到不犯罪的那条人生路,就意味着他也有机会选择不当人渣,做出自杀式袭击的行为。

而这个故事的开篇,就是吉克来到治安局签约任命书做助警,接着换好警服、枪支,就被安排留在局里熟悉镇上的大致情况和值班的注意事项。

警长跟刚刚回到局里的副警长交代完后就出去了,顺路去第二、三供水塔了解情况,因为凌晨四点左右就收到警报,第一供水塔的系统瘫痪,发生故障。

这两个月供水塔发生系统故障频频如是,根源并不全是因为设备老化,其中有几起故障警长认为人为的缘故。

待他与第二、三供水塔那边接触后,在故障上面也没有什么重大发现和突破,唯一试探到的口风就是,第一供水塔的班长对女操员性骚扰。

这也在警长的预料之内,甚至他准备通过镇长做些工作,一号塔还是别安排女操守员好,省事。

离开了供水塔后,警长并没有回治安局,反而往二号公路驶去,在这里他见到了一名十七岁的高中女学生简正气急败坏的样子坐进车里准备驱车离去,奈何发动机就是点不着。

原来,简准备去教堂求神甫取消明天她的高中数学老师tony的婚礼,新娘是高中教音乐的同事,同时也是镇长的女儿。

在这个小镇里,像tony和未婚妻这样的人,在智力与情绪参数都符合城市白领的特征,所以任轮回如何迭代,他们都会进入同一类别——白卡。

每次为了方便省事,唐恩公司名下负责项目的部门“大本营”(简称本部),他们简单粗暴地把这八百二十二个回归者分别用白卡,黑卡,红卡等等来命名区分。

简这种容不得别人幸福快乐,就是黑卡。

在警长看来,简所谓的“真爱”不过是妄想——被爱妄想。

如果只是简单的吵吵闹闹的恋爱脑姑娘也就罢了,问题是她有一种很棘手的冲动,一旦现实偏离她脑海中勾勒的剧情,她就会忍不住用暴力的破坏行为进行修正,而不是掉两滴眼泪就老实退出。

警长短暂和简聊了几句后,就准备帮简检查车子,没想到会在车子的储蓄格找到手枪。

这手枪是简在网上买的。小镇虽然在物理层面与外界隔绝,但是却依然设定跟现实一样,可以上网,所以在居民流通的枪,儿童色情产品和毒品也都可以买到。

当警长正准备盘问简这把枪的用途时,突然车载无线电响了。

吉克报告有一起绑架案,受害者是个女生。

警长只得赶紧回去,临走前不忘叮嘱简待在家里不要乱走,过会他会来找她的。

到了治安局后,从受害者卡拉嘴里得知,嫌疑人的窝点在位于小镇西郊外的四号公路后,刚好和简家连成一条横贯中心区的对角线。

卡拉是在前天晚上十点多,步行前往自家附近的便利店购物,刚出店门就被一名男子掳走。她大概被监禁了四十小时,趁男子熟睡时逃了出来。

于是警长带着吉克和自卫团的成员一起闯进了嫌疑犯的家里,发现房子里面比较乱,既不打扫也不做饭,挂在衣橱的衣服倒是干净得很,不少还是新款,价格还昂贵得很。

嫌疑犯是开车走的,车库空空如也到时在角落的垃圾袋堆积如山,恶臭扑鼻。

不过在起居室发现了男子诸多自恋的照片。

虽然警长认识他,他就是唐恩·莫文的幺儿——凯夫,但是程序不能省。

不过在警长的印象中,这次凯夫表现出来的自恋倾向是之前的轮回未曾有的,但是在现实世界那起案子相同。

到了傍晚,又接到一对夫妇报案,说他们十五岁的女儿离家半个多月,至今未归,说不定也是被凯夫给绑架了。

真相是毫无疑问的,凯夫依旧是那个强奸杀人犯,只是受害者的人数在每次轮回中增多或者减少的区别而已。

而每次都在凯夫被曝光杀人后,就在小镇设置“全剧终”,准备调整后再次开始新的一轮。

这轮的“全剧终”,知道了凯夫杀人后,并没有立刻全剧终,而是定在tony的婚礼上。原因是为了满足在现实生活中被杀害的女孩的父母的愿望,他们希望能看到女儿做伴娘,因为女孩早已在现实中是被杀害了。

警长还为了避免简突然出现破坏婚礼,影响到观众(伴娘父母),就半夜约简出来,在一片森林中开枪打死了她。

虽然被本部的人责备,但是警长辩解,说“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要‘全剧终’。

说完后,警长就开车赶往教堂,参加tony的婚礼。

当然“全剧终”的时间真的非常准,所有人的动作都在上午十一点停止了。

突然,刺耳的警铃响彻整个教堂,原来是运动体监测系统发现入侵者。

其实谁是入侵者,警长心里早就有数。

这个入侵者就是真实的活人吉克。他通过植入内耳的干扰装置骗过了小镇入口处的质量传感器。

人造拟体(回归者)的质量约为活人的1·5倍,也就是说,相对体型,他们的体重偏高。

但吉克并不是因为体重的缘故被发现的,而是在凯夫的地下室,当时警长叫他先不要把录像放出来——就是凯夫给卡拉拍的录像,吉克就立马停手,而且还露出了做了错事、后悔轻率来的表情时,警长就意识到,“啊,这家伙是活人。”

因为人工智能本身的性能远不及人脑,也没法百分百重组有血有肉的人的性格、个性和行为特征。

就好比一个完整的人好像参天大树,树干与粗枝的确可以重组,较细的枝条也能再现,然后,在最末端的片叶,最细小的嫩芽上,总会有漏掉的细节。

警长跟吉克解释了小镇和八百二十二“回归者”存在的目的和意义。

最后为了不让吉克被处决,给他提了建议,“就说你看到这里的情况后改了主意,想跟我一样,然后,回到这里——等我死了,你就来送我一程,接我的班,守护这个地方。”直到小镇被打破无限循环,迎来真正的终结。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们,一定要看看,里面《母亲法》也很不错,我就暂时分享到这里,不剧透了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