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3】2010-01

时间:24:30
翻译时间:30:00
正确率:3/5

原文

http://kaoyan.eol.cn/fu_xi/yingyu/201209/t20120912_843027_1.shtml

翻译

在英语杂志过去四分之一世纪里发生的所有的变化里,最深远的可能要属他们的艺术内容的范围和严肃性不可避免的衰退。

对四十岁以下的普通阅读者来说去想象一个大多数大城市的报纸上都能找到高质量的艺术批评的时代是很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但是二十世纪出版的相当多的有重要意义的批评集组成了新闻评论的一大部分。今天去阅读这类书会为他们博学的内容曾经被认为是适合在普通发行的日报中出版而惊讶。

我们甚至与在二十世纪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之间英国出版的无特定主题的新闻评论相去甚远,在那个时候新闻出版十分便宜且时尚的艺术评论被认为是他出现在的出版物中的一种装饰。在这些遥远的日子里,主流报纸上的批评会写的很详细并且符合他所描述的事件长度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那是严肃的生意,甚至那些轻浮的评论家,像是 George Bernard Shaw 和 Ernest Newman,也可以被相信是了解他们描述的事的。这些人认为新闻业是一门职业,并且对在日常出版业中被出版感到骄傲。“太少的作家有足够的大脑和文学天赋让他们能在新闻业立足,”Newman 写道,“我尝试将‘新闻业’定义为‘一个不阅读的写作者对阅读的写作者轻视的应用的术语’”

不幸的是,这些批评事实上已经被忘记了。Neville Cardus,在 1917 年到他去世前不久的 1975 年曾经为 Manchester Guardian 写作,现在仅仅被认为是一名板球文章作家。在他生前,然而,他曾经也是英格兰最重要的古典音乐批评家,一位被广泛赞誉的文体家并且他的 Autobiography(1947) 曾经成为销量冠军。他在 1967 年被授予骑士称号,是第一位受到如此荣誉的音乐批评家。到目前只有一本他的书仍在印刷,并且他关于音乐大量的写作不知道被哪些专家所收藏着。

Cardus 的批评有机会复兴吗?前景看上去很暗淡。新闻工作者的品味已经在他去世前很早便开始改变了,并且后现代读者们对他擅长的极尽装饰的 Vicwardian 散文不感冒。更重要的是,音乐批评爱好者的传统已经轻率地撤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jdrzs笙阅读 41评论 0 0
  • 文|公子逸 最近,在读诗词。 整整读完了100首,忍不住写下我读哭了的那些词。 20几岁的时候,读它,只觉满纸荒唐...
    公子逸阅读 3,657评论 8 39
  • 爱我你就抱抱我 “爱我你就亲亲我,爱我你就抱抱我,爱我你就夸夸我。亲亲我,抱抱我,夸夸我……” 这是...
    野兔丫阅读 189评论 0 7
  • 传说几百万年前,盘古开天辟地,轻而清的东西往上升,重而浊的东西往下降,从而形成了天地。然而,在这中间顶天立地的,便...
    箫梅阅读 91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