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胖得回归

杜减与杜留

独流古镇二塘街得监控室里,杜减哥哥走进了“千变万化”动量守恒室,一分钟后,他走了出来,变成了另一个人。

那年槐花初开放,杜小胖站在槐花的大树杈上,冲地面的减哥哥做鬼脸。

那是真实的减哥哥。

十五岁的少年翩翩如清澈减河边的孤雁。

小胖贼有多大拉?她记得,她的岁数用五个手指整好数得完。

“减哥哥最好了。”小胖贼坐在地头,减哥哥在锄草,野地里的零食多极了。她在吃龙葵的紫葡萄,小手和小嘴吧都染黑了。

“减哥哥,我要吃高粱甜甜杆!”

“减哥哥,你去偷花生烧给我吃嘛!”

锄地的少年装听不见。

小胖贼在地头捉蜻蜓,她的腿太短了,她追不上蜻蜓。

“减哥哥,我要那只蜻蜓!”她迈开小短腿,又去捉蝴蝶了。

地头有一棵巨大的槐树,她的岁数比妈妈都大哩。

小胖贼爬上了树,槐花在开放,一束束槐花挤挤咂咂,她的苹果大胖脸躲在槐花后面,阳光把树叶照的透明了。

她忽然淘气起来,她摘下槐花,向地上扔去。

“减哥哥,”她大声喊,“把槐花拾起来嘛,晚上,妈妈要用槐花包饺子拉!”

她摘下槐花,远远地扔出去。晶莹透彻的花朵在空中画了个弧线,落到了地面。

她咯咯地笑着,她知道减哥哥没空拾这些槐花,他忙着锄地呢,至于把好好的槐花丢掉,也不会有人来批评她。

槐花大奶最喜欢小胖贼的笑声,她不会怪罪小胖贼的。

再说,这槐花开的这么茂密,像从天而降的花朵瀑布,小胖贼摘几束高兴高兴,又能怎么样呢?

多么不说理的小胖贼啊?是不是?

她在树上大声笑着,在树上钻来钻去。

碧绿的树叶穿成了明月珰,这小姑娘变成了槐花的精灵。

有人从远处走来,他的个子欣长,他慢慢走近。

一大束槐花兜头而落,这人笼罩在槐花里。

那年,槐花初开放。

那年,假使人生如初见。

那年,小胖贼五岁。

逆光中,这人朦胧不清,仿佛携带着阳光。

“你是谁?”小胖贼觉得困惑,“你到底是谁?”

“我是杜留。”

“你从哪来?”

“哦,小朋友”杜留哥哥说,“我不能告诉你,不过嘛……”

他沉吟着,过了一会说,“我会带你到我来的地方。”

杜小胖从树上向下跳,她的平衡力好极了,从树上往下跳,从没摔过跤,但是,这次,她跳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杜留哥哥的眼睛温和地看着她,她脸红了。

那天,她看到了杜留哥哥,可是,从那天,她把杜减哥哥弄丢了。

“减哥哥到哪里去了?”她问姐姐。

姐姐抱着她,没有说话,泪流下了姐姐的脸庞。

“减哥哥到底到哪里去了?”她问哥哥们。

没有人回答,三哥把她背在后背上。

“减哥哥到底到哪里去了?”她问自己,自己也不能回答自己啊。

小胖贼不会笑了,不会说了,她也不去吃各种各样的零食了。

“减哥哥到底到哪里去了?”她走遍了小小的独流镇,爸爸妈妈忧心忡忡地看着她。

最后,她来到了独流减河。

河水清澈。

水草碧绿。

水族昌盛。

她把小脚丫放进河水里,有一个大手掌在轻轻抚摸她的小脚丫。

“哥哥哥哥”她笑了起来,“哥哥在这里呀!”

她站了起来,减河水自动分开,从水底冒出个千万颗夜明珠,铺天盖地的荷花从水里钻出来,她的减哥哥从水底升上了地面。

减哥哥捉住她的小手,她的小手穿过了减哥哥的大手,她什么也没抓住。

“减哥哥在独流减河里呢,妈妈。”她说。

“哦!宝贝。”妈妈说,“减哥哥回家了,你找不到他了。”

“减哥哥在水府呢,哥哥。”她说。

“好了,小胖贼。”哥哥说,“我们都会宠你的,把减哥哥忘记吧,小妹。”

她怎么能忘记减哥哥呢?

他这么宠爱小胖贼啊!

“我的哥哥都有这大大得凤眼。”她数着手指,“他们的个子高高的,都得疼小妹妹啊。”

她嘻嘻地笑了,哥哥和爸爸妈妈莫名其妙。

“哦!减哥哥说不定和我捉迷藏呢。”她又笑了,“那天的杜留哥哥和他好像哦!”

她站了起来,跑到独流减河边,趴在大桥上,把小手伸进水里。

鱼儿温柔的吻她的小手指。

“减哥哥”她大声地喊,“我知道你在哪里呢!”

减河的水迅速生涨,荷花灿烂开放,减哥哥从藕花深处,他踏着龟伯伯,向杜小胖奔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孩子的爱情 金灿灿打开车门,他来到杜小胖跟前。 小胖贼哭的满脸泪,像个虎斑猫。 “金哥哥”她说,“我长大了。” ...
    一指天空阅读 26评论 0 0
  • 今天我们一家参加了水孩子的一周年活动,多米做为大童组的冠军参加了颁奖,是奥运冠军哦,妈妈还因为宝贝的出色,有机会上...
    智慧澳思蒙阅读 15评论 0 0
  • 厦门市翔安区新店第一中心幼儿园 读书会 2017-2018学年第一学期 活动时间:2017年11月1日下午4.20...
    梦铁凝阅读 52评论 0 0
  •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五华 天气晴 19℃~26℃ 由于想着月底参加公众演说,准备上台演讲,我需要做好充...
    陈贺雄阅读 39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