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放|感悟《论语》的人文情怀之 【13.21】——既不冒进,也不退缩

子曰:“不得中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

中:就是既不盲目冒进,也不违背原则,对立的双方应互相牵制,互相补充,则可以获得可持续的发展。

狂狷 : “狂”是指不拘一格,气势猛烈,蔑俗轻规。“狷”指洁身自好,不同流合污。

形容人具有志向高远、不拘一格,积极进取而又洁身自好的品性,也指具有如此品性的人。今多形容人气质豪放不羁而行为有礼。

孔子说:“如果找不到奉行中庸之道的人和他交往,也一定要找到志向高远或做事谨慎的人交往。因为志向高远豪放的人能勇于进取,谨慎的人对那些违法的事是不肯干的。”

【感悟】

孟子曰:“孔子岂不欲中道哉?不可必得,故思其次也。如琴张、曾皙、牧皮者,孔子之所谓狂也。其志嘐嘐然,曰:“古之人!古之人!夷考其行而不掩焉者也。狂者又不可得,欲得不屑不洁之士而与之,是狷也,是又其次也。”

何晏 集解引 包咸 曰:“中行,行能得其中者,言不得中行则欲得狂狷者。狂者,进取於善道。狷者,守节无为。欲得此二人者,以时多进退,取其恒一。”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盖圣人本欲得中道之人而教之,然既不得,而徒得谨厚之人,则未必能自振拨而有为也。故不若得此狂狷之人,犹可因其志节而激厉裁抑之,以进于道,非与其终于此而已也。”

明 黄绾 《明道编》卷六:“ 孔子 取狂獧,以其无利欲之心,便可以进道,非谓狂獧足以尽道。”

孔子认为,做人应该积极进取,既豪放又有秩序,豪放而不超越一定的规矩。进取之途一旦被堵塞,就要学会“狷”而自守。狂狷是中庸之道的进守辩证。

很多人认为孔老夫子提倡的是“温良恭俭让”,可从本章我们可以看到,孔子真正喜欢的是积极进取而又进退有礼之士与作为。

翻开中国文学史,可以说“狂狷”者无数。大抵是跟才气与高洁的志向联系在一起的。屈原是狂士,诸葛亮自比管仲乐毅。白居易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可说是对狂狷行为的形象描述。

近现代不少文人也很狂,如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狂得撼天地泣鬼神。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骨子里有种大狂。狂若同智者相联,是种可贵的精神力量。没有狂,就没有突破常规的勇气。

“狷”的古语用法多是“狷介”,指洁身自好,不肯同流合污。陶渊明、郑板桥等“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狷得刚正。“狷”才能谦守志道,因此可以说“狷介”就是一种“风骨”。

朱熹曰:“狂者,志极高而行不掩;狷者,知未及而守有余。”可见,狂者性格外向,志向高远,勇于进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狷者性格内敛,清高自守,独善其身。

不管是狂者还是狷者,都是有原则坚守、不肯随波逐流的人。这一张一弛的儒家风范也成为历代文人的追求。

无论进还是退,都是保持了自己人格理想与魅力的人,都是不违背礼义的人。

本章孔子告诫弟子:人要审时度势,决定取舍,有所为而有所不为。选择人也是这样。

学习《论语》可以修心养性!会让生命在百转千回中多一份厚重与福气,我已经在“简书”发表了百余篇感悟,如果想系统地看,请在“简书”搜索引擎搜“教育参悟人”。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