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十点多了,收到家长的微信,也不是紧急特别的事情。这也是我没把电话告诉家长的原因,前几年,向家长告知电话,经常会半夜三更接到电话,不是问孩子学习,而是质问一些学校管理或孩子之间纠纷的事。

我教了二十年书了,前十年是教杭州本地的孩子,后十年是教外来民工子弟的孩子。带民工子弟孩子的十年来,让我深切感受到的是“想说爱你不容易”。

从小的书本教育,让我对底层劳动人民形成了勤劳善良的印象。而现实是让我从他们身上接触到了更多的人性恶的一面。

从来不向学生发火的老师,来教了这批民工孩子后,总会变得脾气暴躁起来。

我也感觉这十年来,教学方法变得越来越死板,而现在本部和民工校区采取的是同等竞争,用领导的话说,孩子的智商都差不多的。

为了儿子的成长,我得多积累些教育优等生的经验。

明年申请回本部教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