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无常,且行且珍惜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饭后,几个邻居凑在一起聊天。都说冬天日短夜长。晚上吃了饭,肚子胀胀的,要散步消化一下。

对面邻居说你们没事去下面散步看看,下集镇那儿有人去世了,好像是那铜匠师傅家,是不是他岳母在他家养老去世了。我家隔壁女邻居连连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他岳母去世了会在女婿这儿办事?他岳母自己有四个儿子,不会在女婿家办丧事的。”

“怎么不可能,她女婿房子这么大,又空在这儿,这老婆婆四个儿子都不在家,在女婿家办事又不是不可以。不过也许是在女婿家照顾着,忽然去世了,说不定等下就送老家去,你们去看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反正一堂屋人都围坐着,有人正在哭呢!”对面邻居怕我们不相信他说的话,要我们去看个究竟。

这去世的老人和隔壁邻居有沾亲带故的亲戚关系,女邻居拉着我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是不是她姨妈的婆婆,她叫姨奶奶的人去世了。她这位姨奶奶八十多岁了,养了四儿一女,四个儿子都在外打工,这老姨奶奶就一直住在女儿家照顾着。女邻居说这人老了,儿子们都不在身边,多亏了这女儿女婿照顾得好,现在去世了也是有福气的老人。

我们还没有走到铜匠家门口,就看到一个熟人迎面走来,邻居和他打招呼,问下面是不是有人去世了。这个年青小伙子说“是呢,是铜匠去世了。”

“什么,是铜匠,不是他岳母娘吗?铜匠今天下午还从我门口经过去市场买菜呢!”女邻居吃惊地问。

“谁说是他岳母啊,他得的急病,今天下午四点多还去学校接了读幼儿园的孙子呢。”熟人小伙子说完匆匆忙忙走了。

我拉着女邻居说不去看了吧。我一直不喜欢看这样的场面,听着别人哭心中不好受。女邻居说来都来了,去看看吧!果然铜匠家门口灯光大亮,站了一些人在大门口,堂屋里一张凉床上,红色的塅被下面躺着一个人,周围围了一大圈人,旁边生了两三个炭火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正在抹眼泪,眼睛红肿着,哭诉给别人听,说老头子四点半骑电动车接了孙子回来,放了电动车,准备进厨房帮忙做晚饭,只听得嘭的一声响,等回过头来,这老头就倒在地上,喊也喊不应了,吓得老妇人六神无主,一会儿工夫这老头就走了。

大家听了都唏嘘不已,感叹这好人命不长呢。这铜匠师傅六十岁左右,一辈子和铜,银打交道,帮人打铜水壶,铜烟斗,别人家小孩生关煞打铜锁,银项链,银手镯,他都是行家里手,对别人也和气,老老少少都喜欢和他打交道。他一儿一女都在外地工作,这些年不做手艺了,他们夫妻俩在家带孙子,有时接老岳母来住上一段时日,倒也其乐融融。

现在倒好,好端端一个人,说走就走了,辛苦一辈子,留下宽敞大房子,丢下相濡以沫的妻子,什么都不要了。有时想想,我们每天拼死拼活赚钱,两眼一闭,什么都带不走,人活着,还是要留一个好名声。钱财真是身外之外,够用就好。

邻居和我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路上感叹这人其实这样没有痛苦地离开也挺好的,只是身边的亲人一时难以接受,对于去世的人而言,生命不在于长短,在于质量。

人生在世,世事无常,且行且珍惜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