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

my grandmother


有一个多月未曾见着老人家了。未免有些想念,念及什么?念及老人家的腿病好些了没?念及老人家的脾气变得温和些了?念及老人家的身体康健与否?

大概是时间的弥久,足以促使任何一种感情的蜕变乃至升华吧。想来,年越白发之年的老人家也是存了份贻享天伦的期盼吧。

作为子孙后代,尚无论父辈,自我来说,总感觉自己是不够孝顺的。朝气如我辈,总有各种属于自己的譬如“学业、工作、事业”等等冠冕堂皇的花样借口,来搪塞一份即将落幕为时不多的陪护的。

在刚过的暑假时间,老人家时运不济,突逢厄难。

毕竟古稀之年,有哪位老人不期盼自己能拥有个健壮刚捷的身体与方便的腿脚呢?

老人家的腿病是早有领略,远不比与她同龄的阿婆阿公般敏捷。作为子孙后代的父辈以及我辈都曾为之思索过方法,以及求过许多医疗。但可能是老人家真的是到了古稀之年,腿脚是真的没办法再枯木回春了,最后的结果只能是静养。

而在面对同龄人抖擞着精神去远方寻亲访客的莫大诱惑时,她却只能倚靠着拐杖庭院闲坐。就像是被囚禁了的鸟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远方绮丽多彩的广阔天地,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始终飞不出囚禁了自身的这该死的身体疟疾囚笼。

这是多么无奈,却令人愤怒的境地啊。

所以,永远也不要低估任何一位年迈老人所期望拥有活力身体的决心。那毕竟是他们历经了沧桑年轮后的最大积淀,毕竟是他们渴望人生绚丽篇章最后的也是最为诚恳的请求。

而为了治好这该死一万次的腿病,老人家对此可没少花费心思。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下足了功夫。

每逢家里乡里有医生经过时,老人家总会撑着拐杖,移着“碎步”,慢慢腾腾地蹒跚着脚步向着目标前进。她的步伐总是慢得足以让一个五岁的小孩瞬间超越,而且这小孩儿走路还总摇摇晃晃。

但这个时候的老人家总是倔强与可爱的,她绝不愿儿孙辈中的任何一人去帮衬着叫医生抑或是扶着她的。

她此刻就像是在她前方嬉闹玩耍着却犯了脾气的孩子一般,倔得要命,任何人的话语,她总是不理会也听不进的。

但她同小孩子之间总还是有所区别的,大抵是孙辈及儿辈的孝意在她看来不过是对她的一种可怜、一种同情的缘故吧。

而兴许大多数的儿孙辈在看着自家老人腿脚不便却艰难前行时,大多都是不忍的。却在这其中,也多少还是有几分对于苍老的同情存在吧。

而恰恰,老人家向来都是不服老的。在儿孙辈婉约的动作与关怀的问候中,及她自身状况的每况愈下下,也许她是有感的。她是觉察到了岁月的无情,以及时光在快速地变得苍老。而她似乎也是愈来愈一日不如一日了。

事关迟暮,她兴许是开始恐慌了。

尽管她是极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的,所以她在心底还在为自己归结着理由,或称之籍口。

“她才八十开头而已啊,难道她会比不过那些与她同龄却像个才六十上下的人么?”

都是一样的年龄,能有什么不同呢?别人尚能做到,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呢?

所以,她是十分不愿意儿孙辈去提醒她的,去可怜她,去帮扶她的。而若真到了这时候,大概是她的心情开始变得烦躁了起来,她往往会对出自好心的儿孙辈大动肝火,甚至会恶言相向。

这未免不是一种无奈。未免不是一种老人家对自己不屈服于岁月年轮的表态。所以,她是希望自己的身体疟疾,腿病得到有效的治疗。

至少,对于病患所产生的囚禁,总好过是苍老这可怕的词汇所设定的禁锢啊。至少,她在心底还有个怪错的方向与祸首啊。

想来,这种“倔强的表态”大概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在心底的期盼吧。

年岁的苍老,身体的衰退,真的让老人们都感到不安了。

而作为儿孙辈的我们,有时候真的不是十分聪明。总限于“一片孝心不领情”的局限中,往往不能真个明白老人家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而倘若这个时候没想明白,往往总会承受些莫名的以及莫须有的心酸的。

往往,上了年纪的人同未曾懂事的小孩,大概在性情上是没什么两样的。而这时候,你就要去哄哄了。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老人家的腿病愈发地成为她出行的掣肘。同时,也越来越挑拨起她心中的怒火了。

终于,在今年早春时候,老人家终于是下定决心要“根治”了。而恰巧,这时却有个同乡的邻居介绍了个会针灸推拿的好手来了。

传说这“土医生”是从福建那边过来的,专治腿病,沿途也不知治愈了多少人。老人家这会该是大喜过望了,正是“久旱逢甘雨”、“踏破铁鞋无觅处”了。

而这时,在老人家的身边,儿孙辈的我们,竟无一人在身旁服侍。

我等孙辈忙着学业,而父辈则奔波着生计。这,也为此后所发生的一切事埋下了伏笔,留下悔之不尽的自责。

往往世上的事总是这般的凑巧,却又理所当然的在意料之中。

老人家兴高采烈的进行了针灸,头一天第一个疗程的效果明显不错。

在后来问及她时,她总笑道:“那是我滞留了很久的突然释放,那时我的腿脚变得灵活了许多,就好像是回到了六十岁的时候呢。”

但世事如棋,老人家在第二天的第二次疗程中,却明显感觉没那么好了。显然,老人家的腿病这次非但没有得到减缓,反而是更进一步,愈来愈严重。

在突闻老人家入院消息的刹那,我脑海中瞬间变得空白起来。

一位即将八十岁的老人,却进行了针灸这种土医方法,而作为儿孙辈的我们整家人事先却一无所知。这未免是一种大不孝。

在明白事情的始末后,我不禁陷入苦笑、无奈、以及自责当中。同时背后也惊起了一层冷汗,幸得家乡不远邻里还有姑妈一家人及时处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记得,在省医病床上见着躺在那里而时面露着微笑,但眼神中却总有那么一丝怯愧,以及虽然虚弱但还算是乐观的老人家时,我不免有些心颤。

说到在院治疗的时候,老人家一贯的倔强风格又上来了。那却又是另一个故事,对此我不免失笑哑然,但偏偏那个时候你是不能笑的,因为老人家真个生起气来,那也是件让人极其头疼的事。

那是在午饭时分,因为吃不惯城市的伙食,老人家硬是非“玉米饭”不吃,为此我们照顾她的人可没少费神。

终于,在找到老人家想要的“玉米饭”之后,那么新的问题也来了。明显老人家还在打着点滴,手肯定是不方便进餐的,就需要别人来喂食,而显然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老人家真的是太好强了,摆明了不可能的事儿,硬要去尝试。

她说:“我自己能动手,不用你们来喂我。”

而且,她的态度是极其刚强的,十分倔强。

但这时,作为儿孙辈的我们是不能够容许她自己来的。总拗不过她,只能妥协?

当然不!最后,在同行四叔佯腔的一声怒吼下,老人家总算偃旗息鼓。但这时,她又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看了直让人心疼。

当时在医院的一幕幕,至今乃及以后,都不愿再回忆。

权当是一场老人家与年轮较量,而后落败的过场吧。同时亦是一份对我等儿孙辈的警告罢,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抑或是有任何的借口,总之,不要让年迈古稀的亲人久等。

兴许,他们在抗衡年岁的侵蚀时,大多时候却更想要个颐养天年的其乐融融的亲族环境。

切勿等到经年以后,亲旧不在,空余叹息。

总之,以我为鉴。切不要留下“子欲养,亲不待”的遗憾。

今日听及小妹说及奶奶的情况尚好,只是脾气依旧如昨时,我不忍会心。而兴许是小妹不明白老人家一贯的倔强性情,受了些委屈,我也劝导她学会容忍。

因为,现在有这么一位老人家在给予“委屈”,想来是比这世界大部分人都要幸福的。

这句话,不必只赠予小妹,同时也赠予世上所有家中尚有长辈赡养的所有朋友。——毕竟,有个仍在心上牵念着的老人,受点委屈,真的不算什么。

受点委屈,也是种幸福。

惟愿我的祖母,身体康健,长寿百岁,等着重孙拜见。

       



 ‘如果你有,就请珍惜吧。同时,你还要学会去容忍。毕竟,有个仍旧在牵念着的亲人,这是种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