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明珠

百年奋斗路,书写新风采——谨以此文献给全国各级消防救援队伍

一夜透雨,寒意沁胸。在王爷庙大桥上站了两个小时的苏音紧了紧身上的薄卫衣。桥下潺潺的釜溪河水虽无惊涛拍岸,却也让人衍生几许壮怀激烈的惆怅,四年前的过往再次涌上心头。

彼时,她刚接到省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却面临着农村一个最常见也是最无奈的问题——无法筹集高昂的学费。

肺心病的祖母,读初中的幼弟,三间土墙房,几分薄地,仅靠父亲地里劳作和农闲时打工收入度日。村里本来想让奶奶领一份低保,但父亲拗着脖子对村干部说,咱有手有脚,怎么还成了国家的负担呢!死活不肯在申请书上签字。

而苏音明白,四年的学费足以使这个家庭陷入绝境。是外出打工还是读书任教,这两难的选择强烈地纠结着她。

早逝的母亲是小镇的代课老师,这给幼年的苏音植入了难以磨灭的梦想。但现实却很骨感。想想早该入院治疗却强撑着的祖母,那不过中年却已佝偻着腰的父亲,尚在懵懂读书的小弟.....也许,梦想这回事,就是用来破灭的吧。

话虽如此,但苏音还是搭车来王爷庙试试运气。听说这里的许愿池素来有灵。说是庙,其实是一座清代盐商建造的会馆,因地处桥凼头左侧,桥也因此命名。

庙内人不多,许愿池边有一圆形拱门,曲径通幽处,一个穿深火焰蓝制服的男子背对拱门在看书。嗯,来这闹中取静境之地读书,有小桥流水作伴,有粉墙修竹相陪,挺风雅的一个人!

她闭着眼默念,像其他人一样向许愿池内投了几枚硬币。再转悠了两圈出来,来到桥上的公交车招呼站候车。

突然,一声车轱辘和地面飞速摩擦的刺耳巨响传来,她侧过身一看,就见一辆满载乘客的公共汽车极速向她所在的站台冲来。巨大的恐惧瞬间扼住了她的咽喉,令她呆若木鸡。就在这辆公共汽车撞断招呼站牌的前一刻,她被人从旁边猛地推倒在几米之外的地上。公交车撞断了桥的石栏杆,与她擦身而过冲下了落差达十几米高的釜溪河中。

扑倒她的那个深火焰蓝制服的人已翻身跳起,从身上摸出一圈尼龙绳套牢在桥墩上,拿出手套,攀援着绳子飞快地滑到桥底,脱掉制服一个猛子扎入水中救人。很快,桥上的行人快速聚拢,报警呼救。

几分钟内,消防救援车、警车,医疗救护车蜂拥而至,一场生死救援开始。

苏音缓了好一阵才从恐惧中回过神来,颤抖着趴在断掉的栏杆边往下看。公共汽车倒扣于水面,无数的人在河中挣扎、沉浮,而岸上伤员的哀嚎声不绝于耳。她稳了稳心神,跟随一队橙黄色服的消防队员从便道绕到桥下。远远见一光膀子的男子托着一个昏迷的老人奋力地游过来,两名医务人员急忙将老人抬上担架。

当他从水中爬上岸,她才看清楚这个光着膀子,面孔黝黑,脖子上挂着一颗粉绿色珠子的年轻男子。从他深火焰蓝湿答答的裤子来看,这就是救她的人了。她想挤过去对他说声谢谢,但他只和旁边的消防员们交流了两句又跳下水去了。这样一直等到天黑,救援工作已结束,苏音也没再看到他的身影。

她知道,这份记忆已经定格于心底了。在心中弥漫开来的悸动不仅属于感情,更属于信仰。

无巧不成书。在毕业典礼上,苏音第二次看到了这位救命恩人。

她是县上推出来接受捐资助学的五名贫困优秀学生之一。在“圆你大学梦”的捐资助学活动中,全市各部门的党员干部纷纷对贫困学子们踊跃捐款。而本市的消防支队不仅承担了苏音所在村的对口帮扶任务,队员们更表示将承担这五名学生四年的大学学费。这对苏音来说,不啻是雪中送炭。

毕业典礼后的第二个议程就是捐款仪式。消防支队特勤中队副队长邓超阔步走上来,向大家庄严地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把五份沉甸甸的红包交到台上的五名学生手中。

这个男人,就像深邃夜空中的一株苍柏,遒劲中,自有一种震撼人心的从容与刚直。苏音突然心跳加速,这就是救下他的那个人。她抢出一步走到他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说,我是‘3.31’那天在桥上被您推开的那个人,我叫苏音,谢谢您!

邓超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然后赞许并鼓励地握住她的手:“珍惜生命,好好努力!”

这一握,让苏音的未来有了全新的开始。世界上总有一些隐秘的规律,使人轻易地完成感情从量到质的突变。

她到省城入学后的第一天就给邓超寄出了一封信。当然,开始的内容是表达感激云云。渐渐地,信的内容开始往人生理想上面靠。虽然她一次也没有收到回信,但她仍笃定地给他写,一封接一封。

写到第十一封的时候,她利用当家教的外水和学校的奖学金,买了个手机,然后开始了她的短信轰炸。

第一年的暑假回家,父亲告诉苏音,有个姓邓的消防队长带着一帮人,在农忙时到村子里帮忙,还送医送药上门。父亲从屋子里找出一大堆瓶瓶罐罐,都是治疗肺源性心脏病的药和补品。

苏音立即带着自己的成绩单,捎上自家地里的花生、椪柑等土产赶去了市里的消防支队表达感谢。临走,苏音问:“请问邓队长在吗?”

“你来之前,队里接到一个任务,出勤去了。”一名支队领导会意地说:“这小伙子不错,军校毕业,有干劲,正考察呢,要提为中队长。”

返程的路上,她一直琢磨,他正值盛年,前途无量,有令人敬仰的事业,怎么可能选择她呢。也许,他所做的一切,并不是针对她,而是一名共产党员的信仰与情怀。

回到学校后,教学楼、图书馆、寝室和学生,成为她大学生活的全部。

四年中,她给他发过无数的短信,寄过一条自己织的羊绒围巾。四年中,他依然会和战友们一起去这个村帮扶困难群众,开展产业扶持,为村里的土特产提供销路...当然,也会在一些周末去看望她的祖母,为老人寻医问药。

但在苏音看来,他们之间始终是一种援助与被援助的关系,并没有一丝迹象表明有爱情的存在。她不得不继续怀着等待,等待着与心中的英雄有地老天荒的一天。

毕业后,她作为选调生被分配到四川绵竹汉旺镇的武都中心小学任教。此时,祖母已经去世,父亲当上了村支书,弟弟也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军人。在去绵竹报到前,她给他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相约周末下午两点在王爷庙大桥的公交车站台见面。

王爷庙

邓超透过王爷庙的后花园注视着苏音很久了。

四年前他救下的那个小姑娘现在已经长成了娉娉婷婷的知性美女。他对性格沉静而早慧的苏音并非不心动。

起初,他把她的喜欢看作是少女怀春,十八岁不过是女孩子心事猛涨的年纪,怎么能当真?况且他肩负的责任太沉重,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个人问题。

但随着时日增长,她的执着坚强敲开了他的心扉。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倾诉,懂得了她的喜乐,明白了她的心事,甚至他对她家庭的帮助,也从最初的爱心援助变成甘之如饴的责任。她就象一株坚韧的小草,向世界展示着蓬蓬勃勃、自强不息的生命活力。现在,轮到他近乡情怯了,繁忙的消防救援工作,能给她稳定和幸福的未来吗?

正犹豫着要怎么面对这一刻,远远望见一个少年正欲攀爬上桥的石栅栏,难道是要跳水自杀?

他冲出王爷庙,向桥上急奔而去,在他伸手抓住少年的同一刻,苏音也伸手将少年死死拽住。

邓超怒吼:“为什么要轻生?!”

“什么轻生?我手机掉了,就是爬过去拣。”少年无辜地指了指石栏外的手机。

邓超愕然。苏音背过身笑得快憋气了。

“这么危险,以后不许随便攀援了,需要帮助可以打110”。然后利落地翻身,跨出桥栏,将手机捡起来还给少年。看着一脸懵逼的少年,两人相视而笑。

那个黄昏,她和他坐在王爷庙的后花园里,她倚在他的肩头,听他讲述中队里的种种趣事:如何从军校毕业生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如何在浓烟弥漫的房间中定位救人,如何在训练场上与战友比拼,如何在27层高楼上劝阻失恋后想要自杀的女子放弃轻生,如何在洪水泛滥中解救被困的老人,当然,还有在酷热的夏天穿着防护服捅马蜂窝,却因为用力过猛头盔歪斜被蛰得一脸包……

她安静地听着,内心驻守的大坝已经决了堤,所有储存的情感被激活了。她能够感觉出她的爱如山涧中跳跃的溪水、奔跑的麋鹿、欢畅的小鱼,淋漓地倾洒在这个名叫邓超的消防队员身上。

她又一次注意到了他脖子上挂的淡绿色珠子,忍不住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他腼腆地捂住珠子,说:“这是夜明珠,能在夜里发光。我祖辈传下来的,说是能在轮回中守护住灵魂,这样生生世世都能带着永恒的记忆了。家里从小就给我栓在脖子上,其实夜明珠的成分也就是莹石而已。”

苏音问:“能给我看看吗?”

邓超取下来递给她。她就着黄昏的夕阳翻来覆去看,只是一颗绿色不透明的小石头而已,看不出有什么奇特。

“它真能带着永恒的记忆?”苏音问。

“傻孩子,那是传说罢了!现在我就把它送给你,收下它,你就是我们老邓家的媳妇儿了。”

苏音扑到他的肩上。四年的等待花开这时,爱神终于眷顾她了。

两方的父母按照习俗见了面,将婚礼定在了第二年的五月末。

苏音这阵子幸福得简直不要不要的。还有谁比她拥有得更多呢?天长地久的美景已近在眼前,何况,梦想正莺飞草长,她要将班里四十二个可爱的学生培养成像未婚夫一样正直勇敢的人。

2008年5月12日下午2:27分,苏音正在给四年级一班里的全体同学们讲红军长征的故事。

“请哪位同学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学习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抗战精神?”

一个叫小敏的女学生站起来回答:“吃水不忘挖井人!”

苏音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八个字:不忘历史,铭记党恩!

突然,教学楼剧烈晃动,灯管和风扇被震得掉到地上。苏音立刻意识到,这是大地震!她声嘶力竭地大喊,同学们快跑,到操场上去。

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教学楼棚面已脱落,墙体开裂,崩塌在即。

她的班级在二楼,学生们已经吓傻了,她不得不拽住学生们来来回回跑了三趟。最后一趟上来时,那个叫小敏的孩子已经被掉下来的房梁卡在了教室门边,她抬不起房梁,又拉不动孩子。这时,一声巨响,她立即扑到小敏身上护住她,整栋楼突然垮塌了。

与此同时,邓超所在的城市也受到地震的波及,震感强烈。

他一遍一遍地打电话联系苏音,但那头却始终没人接听。学校的座机也打不通,忙音。焦急的情绪不断地积累,令人崩溃。此时,部队已经接到上级命令,96名消防救援队员紧急集结,组成6个救援小分队,分赴汶川、北川、绵竹、都江堰等重灾区展开救援。

邓超率领的小队恰好被派往德阳绵竹市增援。他与20名战友星夜兼程,在通讯和公路阻断的情况下,于13日凌晨5点赶到了绵竹。

命运之神再次眷顾了他,指挥部给他们下达了第一个指令是前往受灾最严重的汉旺镇武都中心小学开展救援。邓超心急火燎带领队伍向学校赶去。

来到学校,眼前的一幕让有着无数垮塌事故救援经验的他彻底惊呆:整整七层楼的建筑几乎全部垮塌,唯一没有塌陷的地方也仅靠两根承重梁支撑着十余块预制板,无数的生命被埋在废墟中,渐或从地底深处传来哭声和呼叫声。

废墟旁的家长和老师们悲痛难抑,痛哭失声,就差跪下来叩求救援队了。但山体滑坡早阻断了公路,大型挖掘机械进不来,救援就等同于杯水车薪。看着这个场面,邓超一阵眩晕,他扶着手中的钢撬稳住身体,不断安慰自己,苏音一定不在里面,一定不在,一定不在......

凭借多年的救援经验,通过准确定位,4个小时、6个小时…终于,第一个被困学生救出,现场一片欢呼。

在48个小时的倾盆大雨和连续不断的余震中,他们成功救出了4个学生。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挽救生命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这支队伍已经连续奋战了两天两夜,可邓超一刻也不敢闭眼,他怕就是眯一会儿的功夫,就失去了挽救一条生命的可能。

终于在第三天的凌晨四点,在一处没完全垮塌的地方,通过仪器测定,废墟里还有活人。

这是个狭窄的三角形入口,现场随时都会发生第二次坍塌,只要用力过大震动承重梁,被承重梁支撑着的十余块预制板就会彻底掩埋施救者。

邓超毫不犹豫钻了进去,在黑暗中,他用双手刨开混凝土渣,左手用撬棍轻轻地、慢慢地撬动地下的砖块,身体一点一点往里面挪。当深入到里面近一米的地方,他看到了一点幽蓝的荧光,是夜明珠!

这一刻,他再没有了自欺自人的底气,而哽咽被急切的悲痛阻在了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他不顾一切地用手刨开混凝土渣。两个小时后,血肉模糊的双手终于摸到了苏音的身体。

黎明时分,苏音身下的已经昏迷的小女孩被成功救出,但苏音的整个背部和右腿被预制板死死压住,不能动弹分毫,只有等大型挖掘机到达才能撬开预制板,但是,谁都可以看出,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邓超一遍一遍抚摸着她受伤的脸,变形的肩背,他们的婚礼还没举行,一切还没开始啊!他用嘴含住矿泉水,匍匐在地上一点一点地喂到她嘴里。半小时后,苏音竟慢慢睁开了眼。她的嘴唇懦动了两下,想要说话,邓超急忙将耳朵贴近。

“夜明珠……”

邓超托起她脖子上的夜明珠给她看。夜明珠的幽蓝之光在黎明的光影中一闪而逝。

“好…我下辈子…也能记住你了。”她微微笑了,头缓缓地垂了下去。

他摸索到她的手,泣不成声:“苏音,你是我生生世世永远的妻子。”

十三年后。

杨柳拂岸,江鸟如歌,岁月的轮回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悄然而至。

日色偏西,消防支队副支队长邓超在王爷庙大桥的公交站台前已站了两个小时。每逢相识的这一天,他都会来这里走一走。所有痛苦与回忆的尽头, 都是曾经沧海的隽永时光。

他向着远方行了一个军礼,未来的路,把磨难晾晒成坚强,赴汤蹈火,昂扬向上……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