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冰: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任何一种长期单一模式的生活,都是在对自己犯罪。

明知有多项选择的权利却不去主张,更是错上加错。

谁说你我没权利过上那样的生活:既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

没有任何一种生活方式是天然带有原罪的。

但任何一种长期单一模式的生活,都是在对自己犯罪。

明知有多项选择的权利却不去主张,更是错上加错。

一门心思地朝九晚五去上班,买了车买了房又如何?

一门心思地辞职退学去流浪,南极到了北极又如何?

生活岂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如果真牛B的话,别只用一只眼睛看世界,也别动不动就说放弃,敢不敢去理智地平衡好你的生活?

平衡的生活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

阿弥陀佛么么哒。

请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在过着你想要的生活:既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

(一)

午后一点,大冰的小屋。

隔着门,我们对视半天。

气氛非常尴尬。

我被他看毛了,开口问:看什么看,你要干吗?

他扶一把背上的吉他,一脸真诚地说:我是个浪迹天涯的孩子……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有你妹!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又有“QQ空间文艺青年”来白吃白喝白蹭酒了,赶紧关门!

门关晚了,一只脚已经塞进来了……

他半张脸卡在门缝里,半个身体卡在门缝里,艰难地摇晃着一只手,艰难地喊:我是来报到的,我是来投奔你的歌手,我是你网上招聘来的……

我抵住门,我说我反悔了,就冲你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他说他说的是实话,他真的是个有故事的人,不信就听他讲讲……打出去!

二十啷当岁的小屁孩装什么沧桑?走走走。

他说:要不然听完故事再决定让不让我走,要不然把路费给报销了我立马走,毕竟是你招聘的我。

他说,听故事还是报销路费,你选吧!

他的手插进口袋里掏呀掏,掏出一张登机牌,又掏出一张联程机票单。

出发地:新西兰奥克兰国际机场……

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

我说:那你还是先讲故事吧……

(二)

小S,成都人,草堂小学毕业,树德中学毕业。

金牛区营门口内化成营福巷长大,青沟子娃娃。

从某个音乐角度来讲,成都是中国的新奥尔良,府南河里音符流淌。小S从小在河畔练琴,从小到大,所有的零花钱全买了CD和卡带。

他自幼想当音乐人,奈何家人不乐意,大学时非要他去学土木工程,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小S孝顺,所以他后来遂了父母的心愿,成了一名年轻的建筑工程师,扣着安全帽,夹着施工图,盖楼盖房子。

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盖房子的人里最会唱歌的,连在工地上走路时都是带着节奏的。

工程师的工作他干得很认真,工资很稳定,“钱”途很光明,娶妻生子买大房子,温饱体面的生活一眼可以看到头……所以,他跑了。

原因很简单:凭什么我只能有这一种活法?

当时新西兰刚向中国大陆开放工作旅行签证,名额1000个,他是其中一个。

家里当然反对,一个人去到异国他乡从零开始……脑壳里有乒乓吗(四川方言,大脑腔体里有乒乓球)?

他对父母解释说,他不是出国去当流浪汉,他想尝试一下边旅行边工作,有多大本事走多远的天涯。

他说:我不是在盲目放弃,这两年我认真地上班挣钱,你们帮我规划的人生我认真体验过了,现在我想去体验一下其他的生活。我还年轻,需要抓紧时间去体验这个世界,我不会浪费生命,我会对自己负责任的。

体验完毕后,我会负责任地做出选择的。

父母终究还是放行了,机场送行时,老汉抹泪叹息:瓜娃子,你以后外头冇得火锅吃喽……

小S在新西兰的第一顿饭是猕猴桃。

其实头五顿饭,吃的都是猕猴桃,蘸的老干妈。

他给家里打电话:你们莫操心我,亲妈不在身边,还有老干妈陪着我……

他告诉家人,猕猴桃产自中国,却是被新西兰发扬光大的。新西兰的猕猴桃又叫奇异果,又大又甜又便宜,新西兰人称之为kiwi,也称自己为Kiwi。

所以,中国人是龙的传人,新西兰人是猕猴桃人。

小S啃着kiwi,在新西兰的奥克兰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奥克兰是海港城市,千帆之都,港口帆船星星点点缀在海上。此地最繁华的街道上有很多街头艺人演出,水平秒杀“超女”“快男”。小S啃着kiwi看Kiwi们演出,指尖耳畔,恋恋不舍。

再不舍也要去找工作。

新西兰生活成本很高,几乎是成都的五倍。国内带来的积蓄小S不想动,他在奥克兰商业街上的一家餐厅找到一份工作,第一天就工作了10个小时。

小S的故乡盛产美食和吃货,他对食物有着天然的敏感,加之学土木工程出身的人学霸基因强大,他一白天学会了做寿司,一晚上学会了烧烤。

大厨很惊讶,夸他聪明,说:You will instead of me in the future(你用不了多久就会抢了我的饭碗)。

可惜,这份大有前途的工作他只做了一天。

店主是马来西亚华人,欺负他是新来的,只给他每小时6纽币(新西兰元)的工资,而新西兰法定工资是每小时14.25纽币,哪怕是试工。

换作其他华人或许就忍了,但小S不忍。

都说四川人儒雅,其实倔起来是根海椒,不辣得你满头大汗不罢休。

他雅思考了7分,口语流利,撵着店主从厨房到大堂,面带微笑摆事实讲道理,李伯清假打一样。

一同打工的华人当和事佬,说算了算了又没多少钱,别当着老外吵吵,多丢人啊……

他笑:丢人吗?没觉得噻。老子付出了劳动,为啥子不能有等价的报酬?凭啥子要为了怕丢人而丢了尊严?

店主认,一边不情愿地掏纽币,一边说:S,没见过你这样较真儿的中国人。

小S问:为什么中国人就不能较真儿?

他说:你欺负老子是中国人就不懂啥子叫公平吗?

后来,听说那家餐厅的中国员工都拿到了法律规定的合理工资。

为表缅怀,他们把小S的名字写在了厨房的墙上。

用酱油写的。

(三)

小S的第二份工作在新西兰首都,风城惠灵顿。

世界上最南端的首都。

惠灵顿是《魔戒》(电影《指环王》)的主要拍摄场地,有甘道夫守护的城市电影院,巨型的《霍比特人》电影海报比比皆是,连机场都是巨大的咕噜雕像。傍晚6点,市区就不见人影了,整个城市只剩鸟在叫,好像半兽人大军即将杀到。

旁人眼中,惠灵顿是神秘奇幻的,但小S眼中,惠灵顿是绿色的,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橄榄绿。

建筑工程师小S在新西兰的第二份工作,是当农场民工。

他在惠灵顿郊区的葡萄园找了份工作,负责grape plunking(拔树叶)。葡萄需要冲出厚重树叶的屏障,方能见到阳光雨露和风霜,这是份重要的工作。

南半球夏日阳光毒辣,小S有生以来第一次涂抹防晒霜。他的家乡是盆地,盛满了湿气和雾霾,从未见过紫外线如此丰沛的阳光。

葡萄架一行行,长,铁轨一样望不到尽头,惠灵顿风大,藤叶哗哗响,人像是迷失在森林里……

工作在毛利人监工的指挥下开始,监工不停地对雇工发出警告:你们的工作不错,但我们现在需要你们加快速度,现在的速度才值每小时7.5纽币,我们得给你们补齐14.25纽币,你们一天工作9小时,这样我们得赔60多纽币……

加速加速加速,满耳朵都是加速。

按监工的标准,拔好一棵树的树叶有0.21纽币,若想达到14.25纽币最低时薪的标准,一小时需要拔好68棵树,平均一棵树不到一分钟……

三天后,一半的人被辞退了,太慢。几周后,人员大换血,第一批雇工里只剩下小S一人。

既然觉得打工旅行是一种有尊严的旅行,那就要认真工作,任何情况下,认真工作都是对自己最好的尊重。

同时,一个认真工作的人自然会受到旁人的尊重。

监工们并不知小S在中国的建筑工地上待过很久,从事的工作几乎和他们一样。

他们对农民工小S的干劲儿很吃惊,时常拿他当模板,动不动就夸他:S,你的动作真敏捷,猴子一样,你练过中国功夫吗?能不能给我们传授一下?

小S二话不说,葡萄架下教了他们一套……第六套广播体操。

后来,在他离开很久之后,惠灵顿的葡萄园里还流传着一套“中国校园拳法”。

据说,此套拳法的绝招是第三招,扩胸运动。

……

小S离开惠灵顿后飞跃库克海峡,一路旅行一路流浪,从北岛漂到南岛。

旅费是在葡萄园里当农民工时挣的,国内带来的积蓄分文未动,不知为什么,打工挣来的旅费,花起来无比舒心。

到南岛时钱用完了,他轻车熟路地又当了一回农民工。

这次不是葡萄,是樱桃。

他在樱桃园里摘大樱桃,又叫车厘子。

樱桃园坐落在水果小镇克伦威尔,这里是水果天堂,坐落在雪山脚下。

农民工小S乐疯了,新西兰进口的车厘子在国内要卖一两百一斤,而在这里,雇工可以随便吃。

吃的哪里是车厘子,分明就是吃人民币!

吃到上火拉肚子也要吃,吃到流鼻血也要吃,一边吃一边眺望不远处的雪山,这哪里是在工作,分明是在度假。

吃完车厘子就去摘车厘子,他吃得多认真,摘得就多认真,收工时旁人告诉他可以休息了,他不休息,非要把自己吃掉的车厘子用加班劳动填还回去。

晚上回到住处,胳膊酸得像泡过醋。他仔细地算算账,按照国内车厘子的昂贵市价,到头来自己还是赚了。

第二天早晨是被惊醒的。

螺旋桨轰隆隆地转,直升机轰隆隆地响,睡袍被吹得不停上翻,怎么捂也遮不住底裤。

农场主一家人说:S,不要怕,没有地震,不需要撤离,我们这是在用螺旋桨的气流蒸发果树叶子上的露水。

农民工小S被感动了,抱出随身的吉他,给他们唱歌:新西兰的农场智能化很高,新西兰的农民都是土豪……

小S很快也成了个土豪。

最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买车了。

他人生中第一辆属于自己的车,是摘车厘子摘来的。

新西兰的二手车很便宜,樱桃园里四个星期的工资就能买一辆,和在国内买一部苹果手机的概念差不多。

这个国家的马路上跑的基本都是二手车,人们只把车当作一个代步的工具。除了中国富二代、官二代留学生,没人在乎谁开迈巴赫,谁开法拉利。

土豪小S的车是一辆老式敞篷二手TOYOTA(丰田)老爷车,1990年出产,几乎和他同岁。

他给它起名“车厘子”。

“车厘子”号穿行在南半球的碧海蓝天之间,沿着新西兰狭长的海岸线一路向南。

就这样,土豪小S开着他的小破车,每去一个地方就会找一份工作,每赚够一份旅费,就继续下一段旅程。

……

在新西兰的头一年,他共体验了九份工作:餐厅后厨、葡萄园工人、樱桃园农民工、洗衣厂工人、搬家公司员工、酒店服务生、地陪导游、社区大学编外文员、旅游公司reception(前台接待)……

他也走过了许多地方:奥克兰、惠灵顿、库克海峡、皮克顿、布伦海姆、凯库拉、基督城、特卡波、达尼丁、因弗卡吉尔、布拉夫……

而一年之前,他只是一个建筑工程师,最远只从成都天府广场到过成都双流机场。

曾经的建筑工程师小S开着他的“车厘子”号,沿着1号高速公路开往南岛偏南。

当视野中出现Queenstown(皇后镇)的硕大路牌时,小S并不知道他的人生将在这个神奇的地方发生转折。

在他25岁这一年,第十份工作在皇后镇等着他。

(四)

皇后镇,离南极最近的小镇。

长云漫天,南阿尔卑斯山和瓦卡蒂普湖环绕。

有人说这是全世界最完美的小镇,上帝把所有的眷顾都倾洒于斯,恩赐给人间一个天堂。

湖边有觅食的海鸥,水里有嬉戏的灰鸭,街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街头艺人。巴适惨(成都方言,舒适)了!小S第一眼就深爱上了这个地方。

南半球的六月是寒冬。

他横穿完小镇,停了车,背上吉他,一个人沿着瓦卡蒂普湖安静地走,湖水若翠,一大坨蓝莓果冻一样。

隐约中听到空灵的钢琴声袅袅,一个长发男人飞舞着十指,坐在湖边的钢琴前。

二手的老钢琴,洗旧的衣裳,温柔的眼神,棕黄的胡须,他简直就像个沧桑版的精灵王子一样。

多好听的曲子,一弦一柱敲打在心尖上,从没听过这么空灵的钢琴乐……应该是他自己的原创。

小S站在钢琴旁,听得忘了时间,站麻了脚。

长发男人停下来揉搓冰冷的手指,微笑着与小S聊天。

小S问他冷吗,他说冷啊,但当你站到我身旁听琴时,我的心是暖的。

长发男人是皇后镇的一个小传奇,一个湖上钢琴师。

每到黄昏时,他推着自己的二手钢琴,从镇上走到湖滨,步履轻缓,仿如散步。

他习惯面朝着湖水弹奏,面前是巨人般的雪山、乱云飞渡间的夕阳。

钢琴上摆着一瓶Wild Buck啤酒,钢琴旁摆着原创音乐CD。

不招揽生意,不刻意,闻琴动容者若想购买,自己拿自己取,自己找零。

他只管弹琴。

或许是小S背上的吉他给长发男人带来了好感,他把自己的啤酒递了过去,并淡淡地向小S讲述了自己的过去。

40岁之前,他只爱两样东西,一样叫音乐,一样叫Malia(玛丽亚)。

3岁弹琴,学过很多种乐器,23岁时遇到Malia,一起去过世界各地。

他们一起走过星河,踏过瀑布,踩过无数个海滨,他和她的爱情生长在山河湖海边,开在旅途中。

一次,他们攀登一座山峰,Malia失足跌入深渊。

他傻在岩壁上,眼睁睁地看着爱人离去,自此忘记了什么是笑,不关心世界也不关心自己,浑浑噩噩,一抑郁就是十年。

十年后,他流浪到南岛北部的Motukaraka(新西兰某群岛),在一家旧货店门外看见一架二手旧钢琴。

钢琴桀骜地踞在雨中,仿佛在倔强地等着谁。

他心里一动,莫名其妙地买下了它。

对Malia的思念变成音符,在黑白琴键之间倾泻流淌,抑郁的心绪淌完后,指尖开始轻灵。

他留在了皇后镇,自此日日湖畔弹琴,弹给爱人,弹给自己。

他指着钢琴,对小S说:Malia又回来了,她变成了这架钢琴。

他说他明白Malia为什么回来——为了让他重新爱上这个世界。

他对小S说,皇后镇之后,他要带着他的Malia继续环球旅行,一路弹琴一路走,一路走到老去,一直走到死去。

“人生是一场不断校正方向的旅行,有人找到的方向是事业,有人找到的是信仰,有人找到的是爱……我们可以旅行,但不能没有方向。”

“Hey, guys(嘿,小伙子),”他问,“What are you looking for(你的方向是什么)?”

(五)

几天后,皇后镇的街头艺人中多了一张东方面孔。

或许是受了湖上钢琴师的影响,或许是回想起了自己年少时的音乐人梦想。

小S成了新西兰皇后镇第一个中国流浪歌手,这是他给自己选择的第十份工作。

职业不分贵贱,更何况艺术。

西方国家街头艺术家不受歧视,人们认为每一个艺人凭借才华和本领为大家表演,就是他们的工作,哪怕他们在街头,也应该得到报酬与尊重。

街头艺人们习惯了礼遇,很难相信他们在中国的某些同行是缺胳膊断腿的。他们问小S:What’s the Cheng guan(什么是城管)?

为何有此一问呢?

因为小S初次在街头唱歌时,特别放不开,嗓门儿压得很低,眼角垂得很低,做贼一样。

路过的其他街头艺人奇怪地问他,为什么害怕成这样子?

他脱口而出,怕琴被人没收……

唱了半天,没有城管,只来了个巡警。

小S唱歌的声音都哆嗦了,我的天,我这算不算是非法演出?算不算在公共场合扰乱社会秩序?……被抓到派出所怎么办?

巡警的佩枪瓦蓝,警棍漆黑,手铐闪亮,他抱着肩停到小S面前,听小S哆嗦着嗓子学羊叫。

然后,他伸手掏……

他掏出来的不是枪,是个卡片相机。

熊一样的巡警凑到小S面前,龇着大白牙笑,一脸晴朗地问:我能和你合影吗?

……

巡警帮小S办理了街头艺人执照,街头办公,街头填表,然后一脸期待地站在一旁听他唱中国歌,还PIA PIA地拍巴掌。

小S快哭了,这太不符合逻辑了……中国逻辑。

更不符合逻辑的是,这里的路人对他的歌声总是报以微笑和大拇指,路过他身旁时,几乎没人是视而不见或一脸漠然。而那些驻足的人,哪怕只停下来听了半分钟,也会掏腰包给钱。

最不符合逻辑的是收入。

他本做好了艰苦奋斗的准备,但第一天的收入就让他傻了眼。

一个月后,他用微积分立体几何高等数学来加减核算收入,发觉每日平均收入是200纽币。按当时的汇率,200纽币相当于人民币1000元,而挣这1000元,只需要每晚唱两个小时。

新西兰法定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4.25纽币,平均收入是20纽币,而他的收入是一般新西兰人时薪的五倍,是国内当建筑师时的六倍。

个“锤子”!他心说,每天1000元人民币,搁在成都的话,天天打“血战到底”麻将也赚不来啊!

靠劳动吃饭不丢人,所谓有尊严的旅行,不过是有多大本事,走多远的天涯。接下来的旅行半径可以更大了,一想到这点,嘴就合不上。小S接下来的街头卖唱,开始满面春风信心满满,他本就长得不太丑,如今几乎可以算好看了。

(六)

一个东方街头艺人在白人世界的街头着实惹眼。

人们稀罕他的东方笑容,一些很优雅的女士走过来,微笑着对他说:Your smiling face so lovely(你的笑容很可爱)。

然后伸手,自自然然地摸一下他的脸。

摸就摸吧,反正摸一下又不会怀孕……话虽这么说,他却常常被摸得羞红了脸,愈发惹人想摸。

让他脸红的,还有毛利人。

一个满脸图腾的毛利人听歌听high(高兴)了,一把揽住小S的后颈,用力往脸上撞……毛利人的礼节是碰鼻礼。

那个毛利人的鼻毛好长,很扎人……

皇后镇就是一个这么可爱的地方,不排斥外来的异乡人,这里有世界各地的移民,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主人。好客的主人温暖地对待新来的主人。

人与人之间的快乐是相互的。

小S受到了启发,跟朋友一起,在圆形便利贴上一个个画笑脸,七彩的笑脸贴在琴包上面,弯成美妙的弧线,拼出一道彩虹的笑脸。

路人经过,看见彩虹笑脸,嘴角也跟着不自觉地上翘,自然心情大好。有一些路人讨来笑脸,贴在自己肩膀上,他们觉得这些笑脸会带来幸运。

有段时间,皇后镇的街道上晃满了笑脸便利贴,全是小S画的。

街头艺术首重创意,只要你有创意,人们就乐意为创意埋单。小S的生意越来越好。

有时开工前,他抱着吉他在街上刚摆个pose(姿势),立马就有人过来给钱,还和他握手,说他是自己的幸运星。

那些人胳膊上都贴着彩虹笑脸便利贴。……

其实皇后镇最有创意的街头艺人,是个隐形人。

他在街头摆了个木箱子,上面放了一双人字拖,箱子前面写了一句具有魔力的咒语:I’m an invisible man, thank you everybody(我是一个隐形人,谢谢大家)。

然后就见不停地有人往盒子里扔钱。

小S也给了,他笑着喊:我靠,这也可以!

接着情不自禁地掏钱。

一回头,那个街头艺人端着一杯咖啡,坐在一旁的咖啡馆前,手里还捧着一本莎士比亚的《麦克白》。

听众们也都很有创意。

小S遇到过一个很有创意的老人。

那是一个老绅士,西装革履的,听完歌后,给小S90度鞠躬。

他说,他很欣赏小S的生活态度。

小S说:是啊是啊,一个人漂洋过海过来卖唱也不容易……

老绅士报之以笑容,临别前,主动握手说再见。

但当他握紧小S的手时,两个大男人就在街上触电了。

当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一个小纸团,老绅士手心有现金,在握手的一瞬间顺势塞给了小S。

尊重也是可以有创意的。

……

(七)

街头卖艺时,常会发生各种有趣的事。

有人会给小S送来苹果,递来糖果,有的人听歌听开心了,手里拿着的汉堡也非让小S咬一口。

万圣节的夜晚最有趣,街上各种鬼。小S也应景地扮了中国清朝僵尸,有小孩儿来他摊前讨糖果,叫嚣着来,哇哇地被吓跑。

小孩儿跑了,来了一群海盗打扮的人,拿着张地图问小S,让他坦白从宽哪里有宝藏。小S很配合地给他们指了个地方,他们开心地寻宝去了,提着斧子扛着刀。

小S指的是Police Station(警察局)。

最最有趣的是,他见证了一个家庭的诞生。

有一晚,一男一女来到小S卖艺的摊前,让他当神父。

他们说他们刚刚决定了,结婚结婚马上结婚,但天已经黑了,教堂已关门,于是决定让遇到的第一个人帮他们主持婚礼。

于是小S一分钟变神父。

……

男生说:“Yes, I do(是的,我愿意)。”

女生说:“Yes, I do。”

神父小S说:“Now, you can kiss each other(来吧,你们使劲亲吧)。”

……

仪式结束后,这对小夫妻的婚礼舞曲是由神父小S弹奏的,两个人在吉他前翩翩起舞。

神父小S给他们唱歌,唱的是陶喆的《今天你要嫁给我》。

一曲唱完,小夫妻停下舞步深情舌吻,神父小S在一旁热泪盈眶。

婚宴很盛大,在路旁最近的那家小酒吧举办,连小夫妻加神父,共有三个人参加。

新郎很能喝,17杯德国黑啤,每杯8纽币……

神父小S含泪埋单。

(八)

做街头艺人,最迷人的地方是,你根本不会知道下一秒会遇上什么样的故事。

小S在街头唱原创中文歌曲,也唱英文歌。

有时唱到老外们喜欢的英文歌曲,他们会很开心。

一次,有个20岁左右的新西兰人很激动地跳起来说:我一定要支持你,但是我没有现金,你能告诉我哪里有ATM机(自动取款机)吗?

小S说:算了算了……

他就算了,跑了。

没想到过了几分钟,他又回来了,弯下腰,在琴包里放了20纽币。

最近的取款机在两个街区外,难为他往返一公里跑得这么快。

还有一次,他遇到一个拿着吉他的小男孩。

是个冬日傍晚,小男孩牵着小妹妹,小妹妹手里拿着一个小钱袋,叮叮当当硬币响,一看就是街头小艺人收工要回家了呀。

小男孩停下来问小S:先生,今天收入怎么样?

小S逗他,摇头说今天不好,街上都没什么人。

小男孩很怜悯地看了小S一会儿,牵着妹妹的手蹲到路旁,两个人一枚一枚地数硬币,数出5纽币。

硬币被小心地搁在琴包里,小男孩说:先生,早点儿下班吧,外面很冷。

小男孩只有八九岁光景,小妹妹五六岁光景。

冬夜里的两只白翼小天使。

为什么他们这么小,就在街头卖艺呢?

国外的有些家长重视独立教育,鼓励孩子依靠自己的双手去收获。当街头小艺人,是在从小锻炼他们的独立能力。

小S把5纽币还给他们,买来冰淇淋请他们吃,三个人坐在路旁,呵着白气,聊着天。

小男孩比画着说,街头卖艺已经攒了那么一大堆钱了,过几天,他们还会把家里母鸡下的蛋拿到集市上去卖,这样还会有那么一大堆钱……

小S问,那么一大堆钱打算用来干吗?

小男孩搂着妹妹的脖子,亲妹妹的脸,说妹妹喜欢脚踏车呀,他也喜欢脚踏车,一人一辆脚踏车,太酷了!

两个孩子骄傲地仰着脸,啃一口冰淇淋,咝咝地呵一口白气。

转天,一个父亲停在小S面前,递过来一份包装精美的鸡蛋三明治。

他居然会讲中文,他说,谢谢你请我的孩子吃冰淇淋,谢谢你让我的孩子们那么开心。

他说,这是孩子们养的鸡下的蛋,请你吃一吃。

……

小S有一个很迷人的邻居,两个人隔街相望,各做各的生意。

那人做的是赔本生意。

他来自澳洲,面前摆了一块很大的纸板,上面写着:Give me a story&I will pay you one dollar(你给我一个故事,我给你一块钱)。

真是个奇怪的赔本买卖,但好多路人都很配合。

很多人跑去写了故事赚了一块钱,横过马路,转手就丢进小S的琴包里。

小S问这个奇怪的澳洲少年,为什么要收集故事?是要积累写作素材吗?

他说不是,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记录这个世界。

他说,这些来来往往的人,虽然是普通人,但一定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值得被人记录下来。

他给小S看他之前收集的故事,巨大的本子,厚得像百科全书。

随便一翻,居然看到了中文。

大意如下:我后悔了,我浑蛋,我不该跑路,不该当贪官……

本子里还有一艘船。

澳洲少年自己手工折纸粘贴的,书本中页一打开,大船便昂然矗立在三维空间,好似一艘载满命运的挪亚方舟。

(九)

街头卖艺,1万件事里,9999件都是暖的,当然也会有列外。有时会碰上酒鬼来捣乱,拖着琴包到处跑。

这时候,对面酒吧的工作人员就会大声呵斥这些喝醉的人。如果不听话,还会上来挽袖子相助。

最过分的就是遇到偏执的酒鬼,不停咆哮着“滚回亚洲”等种族歧视的话语。没等小S冲上去理论,旁边的人就会立马过来道歉。

很多来安慰、道歉的,都是无关的路人。

好在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也就万分之一,大部分酒鬼很可爱,悄悄从琴包里抓一把硬币就开心地逃跑,孩子一样,边跑边笑。

……

中国游客已经“攻陷”了全世界。

皇后镇的街头游客,当然有中国人。

异国他乡看见中国男生在唱歌,自然特别亲切。许多妈妈级别的阿姨,一见到小S立马念起万里之外的儿子,立马母爱泛滥,冲过来又亲又抱,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在异国他乡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按时洗澡别忘了穿秋裤……

还遇到过四川老乡。

甚为亲切,非要拉着他去吃火锅,拉了半天才知道,皇后镇没火锅。

老乡很可怜他,唉,这个地方经济有点儿落后噻,火锅都冇球得(成都方言,火锅都没有)。

奇葩也遇到过。

有一次遇到一个同胞,跑过来敬烟,低声问小S:帅哥,你知道皇后镇哪里可以找小姐啊?胸大点儿的,漂亮一点儿的……

虽然新西兰性产业合法,但你跑出国门来旅行,就为了这个?

海峡对面的同胞也遇到过。

是个无比老的老军人,一辈子住在眷村。

他拄着拐杖问小S的出处产地,念叨着:哦,街头艺人,流浪歌手,流浪……

他反复咀嚼着“流浪”二字,骤然间老泪纵横。年轻人……

他撸着鼻涕说,我晓得你们年轻人的这种浪漫……但是不论流浪多远,别忘了回家。

(十)

南半球的圣诞节满是夏天的味道,阳光沙滩比基尼,皇后镇例外,较冷,但也没有风雪。

但大家会用灯光点缀出冰天雪地的感觉,小S唱歌地点的背后是个冰天雪地的百货商店,圣诞节前,他们专门送来一个圣诞大礼包,祝小S在新西兰的每一天都开心。

一并转来的,还有几张字条,上面写着:请帮我把祝福转交给那个中国街头艺人,谢谢他的歌声给我们带来的好心情,祝他圣诞快乐。

都是卖唱时的熟客,他们记着他呢。

那时,镇上好多常住居民都熟识了小S,人们爱他,很多年轻人喊他Queenstown Asia Justin Bieber(皇后镇的亚洲版贾斯汀·比伯)。

他们告诉小S,Justin Bieber也做过街头艺人。

那个圣诞节,小S是唯一一个街头卖唱的艺人。

那天他没收任何人的钱,他的想法很简单,希望给那些圣诞夜归人再多一点儿陪伴。

路过的人说谢谢,他递给人家一个小小的中国结,自己编的。他说:要感谢的是你们……

他忽然想起初来皇后镇时,湖上钢琴师说的那句话:当你站到我身旁听琴时,我的心是暖的。

圣诞餐是在鲍勃山上吃的,世界最佳观景餐厅。

服务生上菜时惊讶地发现小S在哭。

他的脸贴在玻璃窗上,低声地呜咽。

他指着脚下灯光璀璨的皇后镇说:你看,你看……

琴头琴身琴弦,惟妙惟肖。

皇后镇的夜景,居然是一把吉他。

言有尽而意无穷。

圣诞夜的皇后镇,展示给他的,是他终于在心中打磨成形的方向。

皇后镇,皇后镇,我穿越山河湖海,从一万公里外迤逦而来,本以为你是异乡,没想到你会成为另一个故乡。这辈子,我自己给自己选择的故乡。

谢谢你给我的真诚和美好,谢谢你教会我的真诚和美好。

你让我明白了只要拥有生活的勇气和对生活的热爱,就必将得到生活的褒奖。

皇后镇不仅仅是个地名,更是一种方向。

这个世界上应该存在许多个皇后镇。

所以再见,我的皇后镇。

世界这么大,我必会在别处与你重逢。

我还年轻,有生之年,每一个皇后镇,我都要努力去体验、去营造、去探访。

……

次日,小S告别了皇后镇,开着他的“车厘子”号,继续他的江湖浪荡。

走之前,他去咖啡店买了一百杯最贵的咖啡,每遇到一个人,就分享一杯。

人们问他:S,何时再回来?

人们惊讶地喊:S,你抬头看!

在他平日里唱歌的地方,他抬头。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灵异。

南纬45度的天空中,舒展着一片心形的云朵……

也许是万事万物由心生由心造。

当一个人的内心充满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他所看到的就会是什么。

(十一)

小S从成都出发时,带着所有的积蓄——两万元人民币。

两年后,他从新西兰返程时,带去的积蓄分文未动,带回来21万元人民币。

小S说,打工旅行的生活,让他发觉原来人生还可以这样活:一个人不仅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且还能赚到钱,这简直是世上最幸福的事了。

他坐在大冰小屋的门槛上,抱着吉他,说他很清楚自己接下来的方向。

小S只是个例,他的故事不应被拷贝,或应被借鉴,但无论如何,不要去误读。

我虽亦旅行了许多年,但是个笃定反对盲目流浪的人。我并不认为旅行是包治百病的万能金丹,也从未鼓动过任何人去搞“说走就走”式的盲目旅行,之所以洋洒万言来记录这个故事,是因其旅行和流浪并不盲目,并未远离生活,且有尊严。

一分钱不花的穷游不牛B,免费蹭吃蹭喝蹭车的穷游也不牛B,一个人有多大本事,才能走多远的天涯。

世界那么大,你是需要去看看,但记得带着尊严去看,看完后要记得回家。

另,我认可小S的部分行为及观点,但在我粗浅的价值认知中,我还认为:

健全的人生理应是多元的人生、多项选择的人生——先认真体验,再负责地选择。

没有任何一种生活方式是天然带有原罪的。

但任何一种长期单一模式的生活,都是在对自己犯罪。明知有多项选择的权利却不去主张,更是错上加错。

一门心思地朝九晚五去上班,买了车买了房又如何?

一门心思地辞职退学去流浪,南极到了北极又如何?

人生哪里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人的幸福确实不能仅从物质福利中获得满足,但良好的物质条件无疑为精神生活提供了良好条件,为什么要不屑于平衡好二者的关系呢?

如果真牛B的话,别只用一只眼睛看世界,也别动不动就说放弃,敢不敢去理智地平衡好你的生活?

谁说你我没权利过上那样的生活:既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

至于小S……

我个人觉得,他这么有钱,还让我报销机票路费,实在是很不要脸。

为了不给他报销路费,我把他留在大冰的小屋自力更生当了歌手,酒可以随便喝……

当然,之所以留下他还有一个原因:他确实有故事,并且故事正在继续。

……

世界很大,有故事的人很多。

每个有故事的人都有一个共性:他们有生活。

阿弥陀佛么么哒。

冒昧地问一句:

少侠,你光临地球已经多少年了?

你打算在人生中的哪一天,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台词——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