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监护室外的哭声

苍穹

几名家属看到了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的大夫,就蜂拥着围了上去,大夫立即成了圆心。坐在不远处的我,并不在意。

突然,一个阿姨跪地捶胸顿足的嚎啕大哭,并且苦苦哀求大夫一定要救救她的儿子。旁边的亲属在不停的劝着,没过一会儿,那个开始只是低头默默抹眼泪的大叔,也开始哀嚎起来,仰起头,死命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脯,旁边的亲属赶紧又来这边拉着,拽着,劝着,继而俩人跪地抱头痛哭起来。女的边哭变说着:他不可能有事情的,我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我养了三十六年啊,他怎么能,怎么会说走就走呢,一向身体那么好,不可能有事情的。说着就松开了抱着丈夫脖子的手,双手合十,一直跪在地上的双膝转向了西边,口中念叨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并在地上磕起了头。旁边的亲人和围观的人一样眼睛红红,有的不时的擦拭着自己的双眼。

重症监护室的窗口,是唯一一个病人和家属的联络通道,里面的护士是他们的通讯员,对于在里面的危重病人,亲人们是一直都看不到的,那种心情是何等的着急与煎熬,所以在重症监护室的窗口外面,常常都是摩肩接踵,座无虚席。

当我站在窗口边也就是重症监护室的门外等老爸出来的时候,那家的一个齐头发的女亲属走了过来,就站在我旁边。不久又过来一个女的,问起了情况,那个齐头发女人就很小声的说到,好像是昨晚上十点左右,突然尿到了床上,赶紧送了过来,没到抢救室就倒下了,然后迅速在抢救室做了手术,就送了过来,医生说了,花钱也是白花,到最后还是人没了,钱也没了……我不仅替这家人难过起来,鼻子酸酸的,是啊,一个年轻的,壮实的鲜活的生命,真的会就这样消失了吗?

侧头看向那个阿姨还是一直双手合十在祈求着神灵的庇佑,我知道这是一个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所最后能做的,这是绝望的人的最后一丁点精神支柱,我也多么希望奇迹的发生,多么希望老天能够给这家人一点生的希望。

没多大一会窗口喊话了:小佑家属,小佑家属,哗的一下,那家人冲了过来,(其实不单单是他们,对于所有的重症监护室外等待的亲人,都是里面护士叫一下,外面亲人赶紧冲过来,有一次我因为跑的快,还差一点摔一跤)然后护士大声的说到:你们昨晚上交的四千块钱不够,现在还欠好多,赶紧下去交钱。那个男孩的妈妈立即说:好好好,我们交,我们交,说完就和另一个亲戚跑了下去。我知道,现在纵使让他们流浪街头,只要孩子可以活过来,他们也一定叩头感激,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来了。

世界这么大,每一天的每一个时刻,这样的情景应该一直都在不停的重复上映。想象着里面的所有人身上插满了管子,痛苦的模样,心中无限哀伤。如果能够生存下来,这可能对他们来说也似噩梦一场;可是如果已经奄奄一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经受着极端痛苦的折磨,比如:电击,插管,还有每天无数次的扎针,抽血等等,那真的是很悲哀,凄惨。

其实说实话,我也不太主张安乐死,虽然清楚的知道,用化学的方法延续了一个“机器人”几个月或者几个星期亦或者是几天的时间,面临的可能是,毕生心血一无所有,生的人以后生活的窘迫,而临终的人,则是可能风华一生,到最后却在折磨中痛苦而又没有尊严的走了,但是,如果真的不尽力抢救,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将来可能会后悔一生,甚至一直活在自责中,并且,一个人如果没有了,就真的永远失去了,这是最忍受不了的。

爸爸出来了,笑靥如花,我们帮护士一起推着爸爸进了特护病房,临走的时候,看到那个阿姨还在双手合十的求着神灵的保佑。我很希望奇迹的发生,我在想,上天既然给了他一条鲜活的生命,就不会轻易的把他带走。

生命是脆弱的,在苍穹之中,人是多么的渺小,如一粒尘埃,人与人的相遇是多么的来之不易,特别是亲情,所以不管有了什么样的摩擦和矛盾,还是且行且珍惜,因为人_没有来世!!!

彩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