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乡老街

老街很老。

去老街,是因为老薛说想去看看一个门槛。三岁时,一岁的妹妹托老街一家人在照看。幼儿园放学后,他都要去那家接妹妹:“那个门槛啊,高得很。我能过去,娅娅爬不过去。”

走进老街,窄窄的,路面坑坑洼洼的。两边是各种老旧店铺,油腻,斑驳,烟火气十足。

老街的老人

看到一家理发店门楣上挂了个大大的牌匾,“董氏发廊”几个字颇有气势。只是发廊内清清冷冷,老板坐在门口,无聊的翘着二郎腿透过玻璃冷静的看着外面。

董氏发廊

店铺小,街道小,很多商品就这么密密麻麻的摆放着,拥挤而有序。

太阳帽

穿过一条小巷,到了那家人门口。

老街小巷

那是扇老门,油漆斑驳,足见岁月痕迹。一直疑惑那个门槛究竟有多高,现在看来还不到妞妞的膝盖。它未变,只是你变了。

老门槛

从老门槛出来,沿着河堤老房子往前走。一路没什么行人,时间似乎变慢了。

宁静的街道

一座绿房子,在树荫下,破败又有生机~

绿房子

忽见一家房顶上有一树蔷薇,我自盛开~

屋顶上的蔷薇

那家门前不大的地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草,照得陈旧的房屋也明媚动人。门口有花的人,心中一定有情。

门前有花

路过信基督的一户人家,墙上写了两行字。只是有几个字看不清了。上网一查,是圣经原文:“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希伯来书11:1),意思大概是信的意义就在于你没有看见,事情还没有发生,然后你却相信。

圣经里的话

再往前走,就是镇水铁牛。据说是清朝道光年铸,重两吨,全体通黑发亮。当年沉在牧马河底,以镇洪水。

西乡好多小孩子应该都有一张骑在铁牛上的老照片。

老照片

如今,铁牛人为的披满了红色的绸缎,只能看到头部的些许面貌,旁边还挂着一张“有求必应”的旗子,总觉得多了些什么,又少了些什么~

如今的镇水铁牛


顺着河堤走回来,牧马河已不见昔日惊涛骇浪。水草丰盈,不少人在河边钓鱼,天高云淡。

牧马河


路上偶遇一只天牛,体格硕大。想起小时候经常捉着玩,于是提起它的一只触角递给妞妞,她有些怯,还是接住了,最后放进了草丛。


天牛
抓天牛

一家窗台前开满了蔷薇,像是从窗户里倒出来的花泉一样,美,无处不在。

花泉

这样的老街很有味道,那是岁月的沉淀的味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