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孤鸾•先行篇

生憎帐额绣孤鸾


一行身着官服之人骑马在滂沱大雨中快速穿行着,疲惫的神情显露出长途的奔波,额前的水珠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在马蹄起落声中淹没。突然,为首的人勒紧缰绳,身后的人亦紧跟着勒住缰绳,十几匹马同时停住,传出一阵嘶鸣。一行人望着朦胧在雨中星罗镇迷局似的道路,露出焦急与茫然之色。

“一行人分两拨。”猝然而至的声音,打破了长久的缄默,然而不知是否因为思考面前路途入了神,已至于所有人在听到之时都被吓了一跳。

那声音在身后不近不远的地方传来,却和她身下的马一样,没有停住的意思。

“第一拨,先靠右走,前面第二个路口右转,再靠左走,前行至第七个巷道,然后一直到头。”

“第二拨,一直靠左走,前面第三个路口左转,找到第五个巷道,死守!”

那人的声音几乎是用喊的,声嘶力竭的声音方才穿破风卷雨击之声。那人用手中的剑鞘朝身后猛地拍去,那马霎时如箭一般在雨中一跃数丈,仿佛一瞬间地落在众人眼前。一行人愣怔片刻,一个声音突然在身边炸开——

“快!”

一行人快速分为两拨。一块包袱似的东西落到为首的人身上,细看竟是一幅地图。再抬头,却难以看清其背影了。

执戟何曾是少年

那雨仿佛故意似的,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仍旧兴致勃勃地下着,似要和他们一较高低,或者报一报这些年民不聊生的仇、伸一伸难以诉说的冤屈。好多年了,西北数镇不知造了什么孽被旱魃看中,从此再未听见雷声、见过雨点。河东节度使赵荦每每上书朝廷,其言之深切令人泣涕,朝廷下拨银粮,却在到达此地时,已去大半。赵荦上书言明情况,本以为会追回丢失之物,严惩贪赃枉法之人,却未曾想是一去无踪,其所上书从未得到回应。他恨朝廷不顾边关百姓死活,每每望月悲叹。终于,使者携圣旨而来。当他以为终于等来了回应之时,却听那太监宣读的圣旨:数载边关旱情,民不聊生,灾荒遍野,而河东节度使赵荦尸位素餐,未尝体恤民情,遂免去河东节度使一职……赵荦绝望之中接过圣旨,方知这么多年上书朝廷不应是因从未收到过,他叹息浮云蔽白日,圣人被那只黑手遮蔽了双眼,可那究竟是谁的手呢?赵荦叹息着,他已经看不清周遭的一切,更无谓追寻到那源头、尽头。于是他在那个不知名的夜晚,一饮而终。

雨水突然涌入眼眶,她渐渐看不真切,进而顺着脸颊流进嘴角,泛起一股咸味。只觉一阵莫名心痛。

自古英雄多悲凉

她不知道走了多久,甚至马也不知道。她只知要往前走,马只知要听主人的话。

雨滴突然变了声,接着,一大片雨滴就都跟着变了。她嘴角上扬,弯起了一个弧度。

她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个路口了。毕竟这也是星罗镇的特色——在这方圆百里的星罗镇,一切都在变换着,深入其中便如陷入迷宫里,非明了者难以逃脱。

她再用剑鞘朝马屁股拍去,那马再次如离弦之箭一般朝前方一跃而起,马蹄落地的瞬间她袖中的飞镖已然飞了出去,插进突然露出的一匹马的眼睛里。

那马一惊之间张皇失措,接着侧身倒去,连带着身后的车厢一并翻倒。

她纵身起跳的瞬间,周遭屋脊墙壁上跳下四五名蒙面刺客。她躲开最快的一剑,顺势踹开动作最慢之人,出剑挡住落下的一剑,迎击侧身一剑,最后侧身躲过迟来一剑,接着对手已然被贯穿胸膛。

抽剑的刹那,便已落至侧翻的车厢上。她缓缓抬起头目视前方,眼中有陡然而至的惊惧涌现。

横陈在面前的是五驾珠帘摇曳的马车与数百披坚执锐的兵士。

逍遥北海是吾乡

她听见了一个人的心跳。也是在一瞬间,身下的车厢被巨大的冲击力冲破,她猛地翻身跃起,却看到了一个久违的面容——一个无须男人,他突然出掌,她未料得却恰好遇到横在身前的剑,替她挡下了这股蛮力。

她受到冲击,落到她的马前。

她的马是棕色的,她曾说这是一种不太引人注意的颜色,可以隐伏在夜色中而不被人察觉。当然这只是她以为的。她曾骑着这匹马日行千里,穿越荒漠荆棘山川河谷,所以她给它起名:千里。她喜爱她的马的原因,不仅仅是这些,更因为千里是他送她的。那年,他们被称为庙江双探,天下独绝……

她看向她的马。手抚过她曾以为的最英姿飒爽的鬃毛,这时那人却开口了:

“庙堂的事情,你们这些喽啰永远不会懂,看似在为朝廷办事,实则只是徒作牺牲。你让开道,我留你一条命。”

那人站在只留四个木撑的车厢之上,居高临下的样子好像发号施令。那人声音不大,却字字铿锵,传到耳中竟似不在雨中般格外清晰。

她仿佛听不到一般,在马耳旁窃窃私语一番,见马未动,遂操起剑鞘朝马屁股上猛地一拍,马如剑离弦一般飞将出去。

马蹄金戈何处亡

她知道她今日无论如何也走不了了,且不说面前那人便是号称“葛流星”的宫廷第一高手葛千兴,单是他身后数百兵士和周遭隐伏的刺客,便足以至她死地。所以与其人马俱焚,不如让她一个人死。

千里离开的片刻,葛千兴已经飞赴身前,他今日未使流星锤,可他的身手已经令她无暇他顾。他出拳迅速,同时又满载霸道之气。昆仑拳,烈山拳,易峰拳,拳路变换莫测,而狠戾却增加几分。骤而化爪,鹰爪,虎爪,南山爪,每一击都似撕裂猎物般,所到之处似要一击必杀。转而化掌,寥落海的无极掌法,静虚宫的玉碎掌,尽是天下武林绝学,她不知,对面这个人竟是如何得到的这些秘籍又将之融会贯通,只觉自己仿佛是飞蛾扑火般的存在。他的下盘亦令人胆寒。一百零八路嵩山腿法,洞庭微波细步,皆是江湖独绝,扫摆之间,她已觉濒死之感。

躲过凌空一记“动若山河”之后,一招“鹤冲斗牛”径直朝她腰间冲来,她收缩腰肢极速退却,她已经感觉到汹涌澎湃的拳风。她明了,若被此拳中伤,这场争斗也就到此为止了,而她的余生或许就是一个废人了。

葛千兴的拳停在离她腰际不到一寸的地方,她立时出剑。细薄的利刃紧贴着葛千兴的喉咙一闪即逝的瞬间,他已经退后丈远了。

葛千兴的招招攻势,只留给她这唯一的机会——足以一剑封喉的机会,可惜她没有把握住。

她顿觉腰际一阵剧痛,这“鹤冲斗牛”虽是躲了过去,但烈山拳毕竟太过猛烈,拳风仍旧伤了她。

一招一剑尽余殃

“梅山剑法果然举世无双,”厚重声音传来,葛千兴还是认出了她,“当年梅映春执一把月华剑破尽江湖剑术,时人谓之‘江东第一’,可到了还是被我师父一掌打成重伤退隐江湖,没成想她竟入北地收了你做徒弟。”

她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也配提她师父。他竟是那卑劣无耻之人的徒弟。

她犹记得那是承凤十八年冬,师父携她至桐庐寻故人,却不料在刚出临安之际,杀出一群匪徒,那群匪徒岂是梅映春的对手,几招几式对方便全然落败。可恨贼人阴险,使出碎叶镖欲伤她性命,梅映春救徒心切,来不及出剑便挡在其面前,飞镖入腹寸许,且有剧毒,二人仓皇逃离。没想到却迎面碰上叶正风,这个江南叶家的掌门人,自诩“武林名门”的传承者,其子却是当今大安朝的羽林将军叶步臣。她当时一见叶正风便立刻请求其为师父疗伤,然而对手却要来取师父性命。梅映春无奈迎敌,奈何为阻止体内之毒扩散,她已封住重要经脉,而面对敌人她只能不运用内力挥动手中的剑。未曾想,还未出招,却突然利箭如雨,师父挥剑抵挡,却因体力不支身中数箭。而此时,叶正风踩着“大步流星”,使出一招“翻江倒海”,正中梅映春胸口,师父当场昏死过去。若不是其后赶来的那个少年,她和师父已经命丧当场。

“你终究和你师父一样,”她记得,承凤十九年,叶步臣始为镇边将军,却因其父亡故而不得已归家丁忧,那时距离重伤师父不过半载,而江湖盛传的是叶正风因修炼太多武林秘籍身体无法承受重负,故而暴毙于叶月轩。也因此成为江湖流传的“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故事里最有名的一个。“不会活太久。”

纵死岂敢走北邙

葛千兴登时暴起,一记“易峰卷石”拔山倒树而来,她欲用剑身顶住这足以穿墙碎石的一击,可待接触到那双铁掌之时,才发现这力道远非她所能想象。她瞬间受力向后滑行数丈远,又连退数步方才稳住下盘。

面前的人物仿佛是一个无敌的存在,可是就算他无法打败,她也必须倾尽全力。

二人几乎是同时朝对方跃起,她先挥出的剑,可是当她挥出第一剑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剑的机会了。她已被完全压制。

当年她以为自己已经将梅山剑法练至极致,可没想到,当遇到更强大的对手之后,再精妙的剑法都是徒劳。原来她以为的,只是她以为的。

极其高妙的拳法和变幻莫测的腿法叠加,骤尔化拳为爪再化掌,倏忽移步换形横扫再压顶,这是将武学贯通到何等境界方能动作如此圆润以致丝毫不乱。

她忽然想起师父曾告诫她的一席话来:“重要的不是手中有剑,而是心中有剑。”

她一直不懂,如何才能心中有剑,手中无剑心中有剑,那怎样杀人?

她已经没有机会再去想这个问题了,一招“乘风破浪”携势而来,纵然击在剑柄处,她已经身受重伤,飞出数丈之外。

她用剑撑住身体,身后已经涌来无数兵士,迎面而来的是数不尽的黑衣。

江湖夜雨心未凉

血液一并雨水漫天洒落,染血的剑被天公荡涤磨砺洗去颜色。黑白交错,纵横捭阖,沉默是天地唯一的情节,滂沱淹没了最后一抹亮色。

最后一个黑衣倒下的时候,她几乎没有了力气,如一具尸首般站立雨中,然后等待承受最后的一击。

葛千兴全力使出“昆仑压顶”,这是绝杀的前兆。没有人能逃过这个死劫。

她似羽毛般无力飞起,还未等落下,葛千兴再次袭来,一百零八路嵩山金刚腿,以未知的速度变换着,击中着对手每一处要害,那速度越来越快,她逐渐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和师父的距离正在缩短。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原来死亡也是一种慰藉。

愿得此身长报国

大雨仍旧滂沱,天公将一切遗憾和补偿化作雨水一并倾泻。倾泻在她身上,以及天地间。

她在雨中滑行了好远,到第七个巷口方才停住。那时第一拨官军看到远处一个黑影,待到再仔细看时,只留下一堵墙壁空空如也。




梦里也曾回故乡


她醒了。她已经睡了好久。仿佛做了一场大梦。

她仍旧清晰的记得那道刺破苍穹的光,召唤着她离开了师父,也远离了阴暗。

“唉,好久都没这么闲暇过了,着实有点闷呢!”门外传来小武的牢骚。

“㘗㘗——小武,要不要让你彤姐陪你说说话啊?”李云彤吹着口哨,走到小武身边坐下。

“就你,你能知道什么?”小武不屑一顾,末了瞥了对方一眼。

“欸我说,你一会儿可别惊掉下巴啊!”李云彤故作玄虚。

“你可知重伤咱梅姐的是谁吗?”

“谁?”

“是宫中号称‘御用武库’的葛千兴!”

“啊——是他!”小武果然如惊掉下巴般张大了那张樱桃小嘴。

“还有,你可知凤钗案的主使是何人?”

“何人?”

“九皇子,周未翕!”

“什么,那个最柔弱的皇子!”小武再次惊掉下巴。

“你可知是谁在暗中扶持九皇子?”

这次没等小武开口说那两个字“是谁”,李云彤已经给出了答案。

“萧君钰!”

此行千里路漫长

【先行篇•完】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425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7,058评论 1 291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8,186评论 0 24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48评论 0 20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49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54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830评论 2 312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536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39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505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2,004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46评论 2 25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99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60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21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74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80评论 2 26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