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妖‖谁人堪取镜中花

图片来源于网络

她又生气了。

赶走了伺候的丫鬟秋晴,摔了茶杯,嘴里不停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理我,为什么你不肯看我一眼?……”

她是陆离,陆府的小姐,据我所知,她心怡的齐光公子,并不爱她。不过,人类都是奇怪的,越是得不到,越是偏想要。

正好,给了我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屋内只有她一人,她的哭声那样清晰。我理了理衣裙,翩然现身。

“别哭了。”我冷声道。

她泪眼婆娑,显然被我吓到了。“你,你是谁?”

嘴角的那抹笑,透着邪魅,一步一步走近她,抬手抚过她的脸,轻抬起她的下巴,“我,哈哈……我就是你呀。”

她被吓的,一动都不敢动,而我,就在刚刚,封住了她的声音。

我不喜欢女孩子大喊大叫,太吵。

我寻了个位置坐下,“我长得,和你一样,自然就是你。”

她只盯着我,满脸疑惑。

“我们做个交易吧,三个月,我为你赢得齐光的心,然后,给我你的半颗心如何?”

我抬了抬手,她便可以发声了。她颤抖的问,“当真可以让齐光娶我?”

“当真。”

她镇静了许多,轻轻走过来坐下,“那好,若如此,我给你,我的半颗心。”

瞧,人啊,就是这样,为了所爱,不顾一切。

我站起身,看着窗外的风光,清风拂面,心里颇为清明。

“你,叫什么?”她弱弱的问。

我转身瞧了瞧那面古朴铜镜,“镜花间。”

不过,从今天起,我就是陆离。


一日,花廊偶遇。

若是以前,陆离自是会讨好般的与齐光说话。可我,不是她。眼瞧着就要擦肩,我却转身就走,连秋晴也觉得奇怪。

我听见齐光的小厮轻声问,“咦,今日的陆小姐,好生奇怪?!”

可齐光并未说话。

如此,我遇见他七次,躲了七次。


中秋节,花灯初上。

一年一度的月舞,一年一度的欢腾。

“小姐,当真要跳?”

我轻轻拢了拢水袖,伸手染了些胭脂,涂在唇上。

“当真。”拿起一支白玉簪,戴在头上。

镜中的自己花容恰好,眼角的那抹艳丽在白裳的映衬下,稍显妖娆。

月光如水,倾泻在身。

曲调一起,舞步翩跹。曲渐高,舞渐急,华灯尽放,我轻点脚尖,腾空一跃,霎时水袖翻飞。

曲尽,我悄然落地。

月光流转,堪在我身。

众人惊的说不出话,而我的丫鬟,也愣在那。

自家的小姐,怎就突然会了舞?

我福身下拜,轻轻下台。这时旁边的小厮高声喊道,“齐光公子送灯十盏!”“李扬公子送灯一盏!……”

十盏灯,十分情。

我噙着唇,微微笑着。

“奴婢真替小姐开心。”

我却轻轻摆手,“吩咐下去,将齐光公子的十盏花灯放飞,将李扬公子的灯带回去。”

“为什么?”秋晴不解,“小姐怎放了齐公子的灯,这样不太好吧。”

我的脸色并不好看,颇有些气,“叫你放怎这么多话。”

梳晴不敢言语,福身退下,放了花灯。

花灯飞处,人影乱。

齐光注视着我,而我,连个眼神都不肯舍,反而满心欢喜的拿着李扬的花灯,笑的烂漫。

齐光转身的落寞和不解,我看在眼里,我想,终究用不了三个月,终究我要的,就是我的。


金秋十月,丹枫如血。

齐光送了帖子,邀我共赏红叶。屋子里只有我和她,她自是高兴的不行,满心欢喜的要去。我冷眼瞧着她,只低声警告,“说好的三个月,这次,我去。”

“你……你不会要和我抢吧?”她有些怕,有些恼。

“呵呵,抢,我犯不着。”我自是气的,人怎就这样麻烦?

我让她躲起来,叫来秋晴,“回了齐公子,就说我身体不适,无法赴约。”

秋晴愣了一下,见我面色不善,一句话也不敢说,忙退出去了。

“你怎能不去?”她气冲冲的对我喊。

我轻轻斟了一杯茶,轻咂一口,茶香绕齿。“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抬起头看着她,“时候一到,他来娶你就是。”

她静静的看着我,只低声说,“镜花间,最好是这样。”


深夜,我偷去了李府,拈了一个诀到了李扬房中。他尚在熟睡当中,我轻轻移步,俯身在他耳侧,带着些许蛊惑的说,“别忘了,明日凌山赏红叶。”起身,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黑夜中,竟有些可怕。

第二日,我身着白裳,带着秋晴去凌山游玩。一路上,红叶枝头艳,晃得我双眼微痛。

转过路口,竟偶遇李扬,自然一同观赏。李扬因遇见我高兴不已,而我只淡淡笑着。

绕过一片红叶林,抬头却见齐光正炯炯的看着我,我隐去了唇边笑意,只低头不敢瞧他。

他径直走到我面前,“身体好些了?”

我微微点点头。

“身体刚好,就来赏红叶,陆离姑娘好兴致!”

他的语气并不好,甚至有些颤抖。

我轻轻福身,然后对李扬说,“李公子,我有些事,就先离开了。”然后,未等李扬说话,便与他擦肩,转身进了红叶林。

我悄悄施了法,瞬间,红叶飘落,白影渐远。

齐光注视着我远去,眼中除却那满天枫叶,只有我……

我想,大概成了吧。


三月之期已所剩不多。

我吩咐秋晴,在花台订了位置。天将黑时,便让店家温了一壶酒,坐在花台,与月对饮。

上弦月,下弦月,终究不是圆满月。

齐光悄悄上了花台,在暗处静静瞧着我。

我不是陆离,我是镜花间,他自然瞒不过我。

我嘴角微微上扬,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站起身,对着那半轮清月,“与日月兮齐光……齐光……”带着些微哭腔,一饮而尽杯中酒。

“小姐,您别喝了……”秋晴想劝我,可我哪里会听。

我转身又倒了一杯酒,拿起杯子刚想喝,齐光却突然拉住我的手,夺下我的杯子。

我眼中迷离,醉意朦胧,口齿不清的问,“难道,我真喝多了,呵呵,也只有喝多了,才会如此接近你吧。”说着,抬手轻覆上他的面,“齐光,齐光……”

他的眼中有怒意,有心疼,还有一些我说不清的东西……

我的半颗心,竟微微痛,却又微微暖,就像,就像,长出了半房花,溢出半房香。

秋晴悄悄退了出去,这花台,除了我和他,空余半池月,半壶酒……

“既然在乎我,何必躲着我……”他轻声问我。

“我,我以为,公子,厌烦我……”我面色微红,不敢抬头……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将我圈在他身前,“那以后,离儿可别不理我,我会难过……”

未等我回答,他眼中的我,越来越清晰……

半壶酒,也醉人。

明明是做戏,明明是为了陆离的半颗心,我怎就,醉了呢?


三月之期未满,齐光便来陆府提了亲。

可我,并不高兴。

陆离在房中乐得转圈,对着镜子瞧了好久,我看着她的样子,竟有些羡慕。

“你的半颗心,可以给我了吧。”我冷声问。

她转过身,冷冷的看着我,“镜花间,你为什么需要半颗心?”

“那是我的事。”

“呵呵”她掩唇而笑,“那是因为,你的修为不够,若没了宿主,你根本活不了。”她轻轻拿起铜镜,笑着看着我。

我感觉后背生寒,“你要违背承诺?”

“承诺?我只要齐光,半颗心,又没说什么时候给?”可她紧紧抓住那铜镜,“镜花间,你说,若是镜子毁了,你会怎样?”

我来不及细想,伸手便去夺那镜子,不料她反手贴上一张符,顿时,我全身再使不上力,瘫坐在地。

“妖终究是妖,你以为,我会乖乖把心给你?!哈哈,我求了道士,封住了你。你就看着我,和齐光,白首终老吧。”

我才发觉,原来,镜可以正衣冠,却识不得人心。

我被封在铜镜中,静静的等着死亡到来。

外面,热闹异常。大概是齐光和陆离大婚吧,可我的半颗心,为什么,这样难受。

洞房夜,花烛燃尽。

那半池冷香却久久不散。

半颗心,终究不是半条命。我知道,修炼了这么多年,终究敌不过人心凉薄。

我捂住心口,却怎么也留不住那些好不容易聚起来的精气,看来,我要死了,可为什么,那样不甘,那样不舍……

隐约之中,听见他的叹息,“怎么,感觉不是她…感觉这样怪…唉……”

我轻轻合眼,嘴角微微上扬……


获取授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