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月的新媳婦與即將要成為的新手母親

半年了。好久不見。

在炙熱的提早到來的夏天,桌上有冰涼的大罐1000cc愛之味麥仔茶以及一顆咬了四分之一的紅色火龍果。在台灣的高雄家,重新打開簡書寫作介面。這半年去哪裡了?生活改變了多少?人生進步了嗎?現在追求的目標是什麼呢?

生活在這個私人生活過度被曝光的社交社會,有時候會很想揭露有時候會很想隱藏。過去這幾個月,也許是下意識的不想暴露,就不斷告訴自己覺得生活所感沒什麼好寫的,就安靜的樸素的甚至有點無腦的過了些時光。有親近的少數朋友小心翼翼時不時提醒我,要我早點開始寫。因為「像你這種人,寫與不寫之間,也許寫了沒用,但不寫你更加沒法抒發。」有些話,確實很容易被我吞進肚子裡,因為不知道說出來又要傷害誰;我吃了太多因為嘴巴上不饒人而造成的罪。小時候還能被容忍被允許不經意的心直口快,隨著社會眼光都認知你是個成年人,我慢慢地變得並不是什麼話都願意說。在婆婆公公眼裡,我就是一個略帶自閉症不擅社交又不擅言詞的媳婦吧。

婚後的生活,有一次散步的時候我問先生,你覺得結婚之後對你來說日常生活有改變嗎?先生說:「應該還好吧~到哪裡都是過日子都是吃三餐都是要工作。」我牽著他的手,也沒有多做更多的延伸闡述。結婚還不到一年呢,對我來說,一切的節奏好像在默默推進順水推舟,一方面又產生了巨大變化包括生理的和心理的。這些改變是否僅能自己承擔?對別人很難具體描述到底什麼內在的東西不一樣了。從自由自在的飛翔移動在各個城市間到必須很乖的待在一個特定室內;從天天刷微信編公眾號到不是很熟悉要怎麼建立line相簿以及臉書要怎麼使用背景圖;四五年前從這邊飛到那邊的雄心壯志,到四五年後從那邊飛回這邊,蛻了皮脫了殼放下了很多,以相當赤裸的自己重新學習另一個家庭的生存哲學、處事態度(價值觀)、溝通語言與話題愛好。這些是老公過去三十年建立他人格養成的土壤,他僅是"回"到高雄家過個水充個電就即將再次啟航,對我來說,卻是天天要吃要睡要面對的全新學習。我以為我可以做得很好。其實當中還存在於相當大的挑戰。只不過也不能拒絕這些關卡只能硬著頭皮了。

我也不斷在問自己,為什麼這段時間不敢寫寫不出來。是否是覺得自己知道的太片面太偏執;和公公婆婆尚且感覺是三個陌生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而兩代之間的關係伴隨著生活瑣事的不同處理方式;我會住在這邊僅是因為我嫁了他們的兒子。婆媳之間互動我都告訴自己能待之以禮是不錯了千萬不要有期待。不敢寫,是否因為怕無形之中自己把情緒小事放大,成為那種私底下說婆婆的壞媳婦,我並不想要這樣。媳婦的新角色扮演還在學習,不知道要如何定義,才能在"多方"都能接受的情況下平安度日。回娘家的時候我親生媽常而耳面命要我在婆家勤快點,我有時候聽了覺得煩,便直接頂了嘴。當然,因為她是我媽我才能這樣直接頂嘴。我說每個家庭對家務事都有自己的邏輯,你這樣唸唸唸,在那個環境面對一切的也還是我。在諸多這樣的小對話累積之後,我也在想,我和自己母親的關係為什麼和婆婆的關係會差這麼多。兩邊都喊媽。幾個月下來,從阿姨改口喊媽也算改過來了,然而心理上的認知距離,又需要未來多久的時光呢?

鳳凰木的花

我寫這些,應該還不算抱怨吧。哎算了,寫就寫了。半年還有另外個重大的變化就是:懷孕了。在聽過很多年長的女性、姐姐、長輩、阿姨嬸嬸伯母的熱心關切之後,我確實明白有沒有孩子有沒有經歷過懷孕的過程的女人,確實在話題在人生體會上都是兩個世界的女人。這並不像有沒有戴過牙套、有沒有當過兵那種社交性的話題,這是屬於一種評判"你是否和我同類"的本質上的區分。

當人家知道妳懷孕之後,就會一連串的提醒、經驗分享、秘方傳授、情緒控制等等諸如此類環繞在這些語境,彷彿你就是只能接受一種頻道的雷達,發射給你其他信號你反正也不能解碼無法辨識。這其實讓我挺挫折的。因為此時此刻妳就僅僅是一個正在懷孕的女人,過往的你或未來的你都不重要,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顧好你子宮內的這個和你一生牽絆的小人兒。

市面上有太多關於孕期的知識。伴隨而來有更多所謂的育兒專家。除了常規定期的產檢,我也很懼怕看這些過多的資訊。一來可能會有些擔心,彷彿自己不是一個熱衷學習各種知識的新手媽媽,一方面又覺得,到底為什麼懷孕就只能看這些,就必須放棄自己的愛好,然後面帶微笑配合周邊的人來聊些溫和無害又助於"未來生活"的問題。所以,孕前期的幾個月,我都藉身體不適的緣由,並不是太配合的進行短暫的"孕期社交";孕中期之後就把自己埋在書頁之間,好讓自己迴避更多詢問。現在到了孕晚期,終於學會適度的回應幾下周遭的關心,哎,也算是有進步吧。

2018/5/24 於 高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