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日后你在广州怎样,只能靠你自己,我也只能看着

今天在广州,为从老家送孩子上学的二叔,一家子人聚,席间没有我的父母。

听二叔描述他送妹妹报到的情形,一下子打开了我的记忆匣子。


6年前,我带着厚重的行李在父母的安排下随着亲人来到广州。父母离我越来越远,他们目送着我。日后,每次我都是坚定的往前走,让他们看着我的背影,不回头。一回头就矫情了,一回头就是公主娇滴滴的哭了。

那天我们坐的火车晚点了,凌晨的时候车才过来,匆匆送车,匆匆地走,火车慢慢的开了。

我的行李是最多,下车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广州的闷热,大家都急忙往出站口方向走。我很是愧疚地看着帮忙拿行李的小妹。出站了,我们艰难地向前走,一辆白色的车出现,亲人来接我们,她帮我们安放行李,最后我又很抱歉的看着坐在副驾驶的亲人手里抱着我多余的行李。

我深深地感到行李多带来的烦恼和愧疚。但就是这些不值钱的东西让我在广州有着一丝丝的安全感。我的东西,我的物品,家人为我准备的,都是爱。

报道那一天,手续办的很是顺利。行李都在车上,车只能被停到操场。那时候对学校不熟悉,走了一点冤枉路,我推着笨重的行李,即使有四个轮子,但轮子太小,东西太多,不给力。只能向上提着才能借着轮子的力。

我在心里叹了无数次,但还是默默鼓励自己不能泄气。紧要关头,求爷爷告奶奶也不灵的情况下,忽然一个坐在路边的小哥哥站起来主动帮我提行李。我的内心感动的要命,我激动的不停地给人家说“谢谢,谢谢,谢谢。”他帮我把行李放到宿舍就走了,我的亲人提醒我要个联系方式,可是来不及了,我愣了两秒钟,意识到我以后都认不出来他,已经想不起来他长什么样了(我是个脸盲)。

和舍友寒暄后,柜子、桌子、床板擦了擦,放了褥子,简单归置衣物,洗漱用品,就和亲人一起去雅宝新城吃东西,结束后,我就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了。

一开始从其他人嘴中听到的不一定适用自己,只有自己真正过了才知道什么是大学,大学里有什么样的生活。

13年的时候我还在用 2G网络,有一天调试手机才调出3G,后来出了4G网络之后才知道有网络是多么方便,但当时流量太贵。宿舍里办了10块钱的移动wifi业务,卡到想要砸电脑。

在我最想释放思乡之情,思同学之情的时候,我只能选择一两个人打电话,一个是我爸一个是我妈。长途加漫游,每个月话费450+。现在我真的很感叹流量优惠,免长途漫游费带来的实惠。

那个时候,父亲经常对我说,你不能忘记老家的亲戚,广州的亲戚也要时常问候。再次给他打电话,他会说你给你舅,姨,姑,伯伯打电话了吗? 我说我还没轮到谁。花费已经蹭蹭到550+。

第一年上大学回家去,我向在广州的亲人问好并祝新春快乐。同时也买了许多特产,给老家的亲人。还没有过年,东西我都送了一遍,其实是为了看望半年未见的亲人。

于是每年回家我都保持一个习惯,尽量每个亲人我都会见一遍。但工作后,回家的日子短了,只能挑些近的走,或者太累了,下次。


有一天和爹聊天,我问:“爹,你在我身上做的最有成就的事是啥?”爹说:“我凭我双手劳动把你供到广州读书,这是我在你身上做的最有成就的事情。日后你在广州怎样,只能靠你自己,我也只能看着。”我闭上了眼睛,沉默。

……

我想:在孩子的路上,父母一直在前方,怕孩子跌倒,怕孩子走弯路,还披荆斩棘……我的爹妈是,二叔也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