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油那只母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每天最放松的时刻,莫过于左脚着地,右腿架在椅子的扶手上,右手弯曲抵着椅子扶手,手掌向上,五指张开,托着我的下巴,头部斜靠着椅子。间或的,也有左脚架右脚,右脚架左脚,翘着二郎腿……百无聊赖,作沉思状。

隔壁老林的钢材店,加工钢材的噪音,刺激得我浑身不自在,真想跃起跑去吼他几嗓子……

老油那只黄母狗,摆着个尾巴,时不时往我家店子里跑。每次都被我的工人小李,凶神恶煞般往外赶,嘴里还不停嘟哝“臭死了!臭死了!”我不禁暗自思忖,你还是个人么?干嘛和只狗过不去?但是只心里想想,千万可别敢说出去,现在工人可不好找,得罪不起。现当下,老板炒工人鱿鱼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担心的是工人炒老板的鱿鱼。

其实,老油这只母狗可不一般,一年能给他带来两窝狗崽;一窝三到五只,一只一百多块钱,尽管够老油买一年的老烟叶。而最让人羡慕的,还是这狗不用主人家管一口饭,平常时都是往垃圾桶里找吃的。简直和流浪狗没什么两样!

而且叫人开心的是,这母狗它还挺挑食。在我过早时,它爱往我跟前凑,忍不住就给它施舍几根米粉,它只是用鼻子嗅了嗅,又扇了两下耳朵,把脸转向一边,一脸的不屑。好像说,“我可不是一般的狗!”等到我心疼的从碗里挑出两片薄得透明的叉烧肉,往地下一扔,它才摇着个尾巴过来享用……我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只有品位的狗!

据老油说,这只母狗已有六岁大。而我却记不清了,也犯不着去记。反正我稍不注意,就又发现它吊着个大肚子,又怀上了。刚开始,我不知狗一年只有两胎,还老问老油今年得第三胎了吧?过后知道了,还觉得自己太没常识。只感觉它一胎接一胎似的,从没间断。并爱逗着老油说笑:“喂,油哥,又要当外公了啵?”每次,他也只是憨憨的一笑,口里叼着根烟袋斗,吧嗒吧嗒一个劲的吸烟。那老烟味儿,尽管离得老远,还是呛得人受不了。这老油,真捡了个便宜!

说实话,这只母狗,我是打心眼里有点喜欢。它很和得人,性子也温顺,你坐着的时候,它就会缓缓走过来,蹲在你身边,用舌头时不时添你的脚。玩闷了,累了,它就眯缝着眼睛,趴在你身边打盹。当然,我也有烦它的时候。那自然是,在它生下狗崽一个月之后,在它又一次发情的时候。每天早上,都会有几只大公狗,前前后后给它献殷勤,心急火燎,围着它转圈圈。在街道上,冷不丁的就干起那事,不管人来人往,车来车往,嗷嗷的欢叫着,实是叫人难堪。更叫人担心捏把汗的是,万一被车撞死怎么办?唉,只顾自己乐,连小命也不管不顾。如果是人,大不会如此吧?

可今早,不知怎么的,我过早时,却看不到它的影子……

中午时分,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议论,江东转盘处,有两只狗被车撞死了。

该不是老油那只母狗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