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宁眼里的托尔斯泰

文/快乐心

蒲宁,俄罗斯杰出的诗人、作家,曾两次获普希金奖,并于193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表彰他“严谨的艺术才能,使俄罗斯古典传统在散文中得到继承”。他被称为“俄罗斯文学的灵魂型人物”,为后世留下了一大批经典作品。


最近喜欢上蒲宁的书,已经读完《米嘉之恋》、《乡村》。他的文字非常的细腻,人物的细节描述非常生动。人物性格跃然纸上,栩栩如生。在他的《我的青春是一场烟花散尽的漂泊》里,有一篇散文描述他与托尔斯泰的几次相见。

我们看看蒲宁对托尔斯泰的外貌描写:

门后突然露出两只脚(因为这扇小门和走廊之间有两三级台阶),带着一股子笨拙的灵巧劲儿,一个高个男子走了进来——这是一个稍微有点罗圈腿的白胡子男人,穿着灰色的单面呢绒面料的男式短上衣,上衣十分宽松肥大,好似穿了一个大口袋在身上,裤子也是松松垮垮,更像是条灯笼裤,脚上穿着的是一双圆头皮鞋。他动作敏捷,步伐轻盈,消瘦不堪,目光锐利,紧皱着眉头朝我径直走来,很快就走到了我跟前(我注意到他走路的时候膝盖会稍稍打弯),他朝我伸出手来,更确切地说,是手掌向上,大手一挥,一把抓住我的手,轻轻地握了握,然后出人意料地露出了一个迷人而又亲切的笑容,笑容中还掺杂着几许哀伤甚至怜悯之意。他的眼睛并不大,眼神既不可怕也不锐利,只是像野兽那般敏锐无比。灰色的头发稀疏而又柔软,发梢微微卷曲着,像农民那样梳成中分,一对大大的耳朵高高耸起,弯弯的眉毛凸出的部分遮到了眼睛上,胡子干燥、柔软、稀疏而又参差不齐,透过胡子隐约可见凸起的下颚……


一盏老式的陶瓷灯高高耸立在旁,柔和的灯光从玫瑰色的灯罩下散发而出,他的脸被陶瓷灯遮挡住,在淡淡的阴影下若隐若现,我只能看清他那灰色上衣柔软的面料以及如蒲扇般的大手,我情不自禁地想要贴近这只手,如同儿子般充满激情和柔情地去靠近它。年迈的托尔斯泰讲话时有点儿像低音乐器在演奏音乐,他的发音因微微凸起的下颚而显得有些特别……

托尔斯泰与他交谈,给予亲切的寄语

1.写吧,如果十分渴望写作的话;只是要铭记一点,永远都不要把写作当成是生活的目的…

2.只能和自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永远都不能背弃她……您想要过粗茶淡饭、自力更生的的日子?这很好,只是千万别强迫自己,不要徒有其表,任何形式的生活都能造就好人……”

3.不要对生活过于奢望,当下才是最幸福的时刻……生活中没有幸福,只有幸福的闪光——珍惜它们吧,用它们来生活吧……”

大师的思想具有引领和对生活的深邃认知。不管多么优秀的人,他首先是非常爱生活的,爱亲人,爱朋友,爱每一个流光片刻。文字的累积绝不是空乏华丽的词藻,而是有血有肉的生活历练。

托尔斯泰大师的作品,受万人敬仰超崇拜时,他自己重新审视自己,却羞红了脸说:"写得糟透了,根本不值一提,连走到街上我都会觉得害臊!"越是伟大的人,越是时刻怀有谦卑,时刻警醒的心态。

再强大的人也有柔软和脆弱的时刻。那就是谁也无法与死神抗争。当蒲宁与他谈完他的新书。他悲痛万分谈起刚刚去世的心爱的七岁儿子。"是啊,是个可爱的好孩子,然而他却死了——这意味着什么?没有死亡,他没有死,只要我们爱着他,他就还活着!”又开始用严厉、尖锐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

    “没有死亡,没有死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19世纪俄罗斯作家中,恐怕没有人像托尔斯泰这样,对一切神迹抱着怀疑和轻蔑的态度,却又终生渴望听到神的声音。 如果...
    书拉密_张鹤阅读 674评论 0 7
  • 四“不以暴力抗恶……这是取得人所固有的真正的自由的唯一手段”[i]——托尔斯泰的末日观 末日论思想一直被认为是俄罗...
    书拉密_张鹤阅读 287评论 0 4
  • 即将揭不开锅了,确定这个消息的时候,不免悲从中来。 工作方面,公司派了两个同事来支援,他们还梦想着支援同事可以帮夜...
    米小二窥世界阅读 78评论 2 6
  • 最近学了心理学,知道在管教孩子方面,最好不要给孩子贴标签,那是消极暗示,比方说“讨厌鬼”“笨蛋”“自私鬼”等等,这...
    二五妞阅读 227评论 2 7
  • 刚开始从事装配的自己,实在是有心无力,所有的工艺都不懂,什么都不敢碰,因为一碰,就会没有工艺,所以慢慢的也就回让别...
    潘文康18271568965阅读 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