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喜好

小时候母亲忙里忙外,带着我们姐妹俩十分辛苦。有时候碰到我生病,母亲喂药喂水怎么也治不好,只有半夜用自行车驮着我走老远去看病。碰到高烧不止的时候,母亲就抱着我默默流泪,以至于现在我还遗留了个扁桃体的毛病。

那时候当兵的父亲于我而言,每次不过是一个背影,他总是不在家,家中只是每个月收到他的来信。我和父亲觉得互相了解和亲近,是在我上大学以后。

每次虽然只有我一个人回家,但父亲总是很隆重做上一桌菜,花几个小时烧制我最爱吃的红烧排骨和糖醋鱼等等。父亲将鱼去腥处理,去掉内脏,再把鱼洗干净,往锅里倒上适量的油,等到油烧到七分熟时,开始入油炸,锅里的油噼噼啪啪地响着,刚才灰白的鱼慢慢变成了金黄色。出锅后,感觉和挂了糊一样,金黄酥脆。然后再往锅里倒上糖,醋、盐、味精等,用勺子向一个方向慢慢搅着,等糖醋汁调好了,父亲把汁和香葱淋在炸好的鱼上。这时只见这道菜造型优美,形象逼真,一股香味掺杂在一起在屋子里散开,简直让人要流口水了。我总会选鱼肚上下两片,刺少还是肉最嫩的地方,蘸点酱汁,细细咀嚼它。吃完一块还想再来一块,可以说是“百吃不厌”!而父亲总是喜咪咪地将鱼头鱼尾夹到自己碗里,吃得兴高采烈。我抱怨做那么多菜吃不完浪费,父亲笑眯眯地说,"没事,你喜欢就行,我和你妈就喜欢吃现菜。"

乃至我第一次发工资,就记得是买菜回家送给父亲,父亲喜笑颜开,高兴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平常买的菜忽然变成了花似的,“哟!闺女长大了,我们有福享咯!”

有时候陪我下棋,父亲假装没看见我偷偷挪掉的棋子,喜咪咪地说,“哎哟,我姑娘现在比我厉害了喂!”吃完饭父亲主动洗好碗和我一起去散步,在我大学以前,父亲很少和我聊天,他习惯向在部队一样直接给我指令,现在却兴致勃勃问这问那,好像一个好奇的孩子般对我千篇一律的校园生活充满了乐趣。

父亲慈爱,从未对我们施以拳脚。偶尔动粗,巴掌也不是垂直落下,却是从臀部自下而上蹭滑而过,实在是蜻蜓点水。但父亲的威严却并不因此稍有逊色,特别是在做人处事的大是大非面前,对我们绝不会有丝毫的松懈与迁就。他平时对我们很严,我们说谎或者犯错,父亲总是耐心的教育。退休后,父亲仍一如既往地眷顾这个家。

参加工作后我买房需要装修,但上班就无人照看。于是父亲每日清晨5点多起床,步行几条街到东城帮我装修,跑前跑后不辞辛劳,那么热的三伏天,没有空调电扇,一呆就一整天。每次回家就坐在靠椅上,显得疲惫不堪,软弱无力,身子弯的那么低,就好像要陷进椅子似的,从不抱怨一句。短短两个月父亲又黑瘦了好多。

这一生,父亲没有什么喜好,我的喜好就是他的喜好。我想,可能是父亲后悔年轻时没时间照顾我,晚年尽量多地照顾我们,并且不断地努力调整自己爱的方式,不断地自我修正。第一次做子女的我,现在第一次做了母亲,才能体会父亲默默无言的爱。可是却没有这个福气回报万一,子欲养而亲不待,直到今天我都难以相信:“我那坚强、正直、胡杨一般坚毅的父亲,居然就这样离我而去了。”

现在我成家了,我可以做上满满一桌,大家都说我的菜和你一样,味道很不错。我多想请你尝一尝,可是你不在了,谁再来骄傲的夸奖我?小时候您手把手教我下棋,跳棋、围棋、五子棋轮流上阵,每次我高叫着耍赖,您仍然笑眯眯不厌其烦。现在您不在了,谁来跟我一起下棋,谁来听我撒娇呢?您和妈妈把我们辛辛苦苦拉扯大;您为了我们好好学习创造一切条件;您为我们这个家做了这么多。爸爸,您的女儿长大了,现在是可以享清福的时候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报答您呢!可是爸爸,您到那里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