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红》——第二十一章 大年三十的惊鸿一瞥

除夕夜街道上空空荡荡,店铺全都已经关闭。只有街边家家户户的灯火分外红火,昭示着一个团圆之夜。老周轰鸣着他的三轮摩托车,飞驰着穿过连江的城区。

街道上,王志远像一个孤魂一般漫无目的地游荡者。没能找到李晓红,让他整个寒假都充满了惆怅和沮丧,最后他的心淹没在巨大的担心里,不断往下沉,压得他无法呼吸。而免了职的王刚和周宁每日毫无中断地争吵着,吵到最后,王志远最后甚至觉得有些可笑。他恨不得从他的房间冲出去打断父母喋喋不休的争吵,给他们一通"离啊,你们赶紧离啊,不就是离个婚吗,需要每天这么吵吗"的怒吼。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在年关边上,他的父母竟然达成了不离婚的共识,美其名曰不影响王志远来年的高考。但王志远知道这不过是一种对他们的孩子也是对他们自己的自欺欺人,因为他们达成共识的场面一点都没有破镜重圆的热烈,只有凑合着过的冷冷清清。

王志远对比嗤之以鼻。作为孩子,他自然不希望他的父母离婚,可目睹他们终日彼此折磨的样子,他不止一次为他们想过离婚是他们彼此放过的唯一方式,可他们竟然又不离了。在他的年纪,他还无法理解,人到中年,理想主义的光芒注定消散,而凑活不仅是一种选择更是一种状态,太多的人能凑活着过一辈子。

不离就不离吧,不离也好,王志远只好这样安慰自己,但他不愿意配合父母演戏一般的敷衍,一个人跑出来闲逛。要是能找到晓红就好了,王志远想道。他突然有了穿过马路,到连江中学去走一走,到大樟树底下坐一坐的打算。

老周虽然着急赶时间,可他却没有丝毫懈怠,年边上他可不敢在路面上出事。他看到一个年轻的冒失鬼正要横穿马路,他并没有耐心降低车速等待他通过,而是猛轰了一脚油门,死摁着喇叭加速冲了过去。李晓红顺着喇叭的声音望去,看见了她日思夜想的人儿正在失魂落魄地过马路。她仿佛被电流击中一般,下意识地大喊:

"停一下!"

老周没有听从她的请求,继续轰着油门往前开。他不以为然地说道:"小妹,说好了只是送你回家,你可不能节外生枝啊。路这么远,我还得回家过年呢!"

李晓红转过身去,透过三轮车的塑料膜往后看,她无法再看清王志远的面容,他已经模糊成了一团影子,很快消失在昏暗的光线之中。李晓红呆住了,这段时间以来,她使劲地把王志远压抑在心底,她不敢向任何人提及,可除夕夜的这短暂一瞥就像开了栏的小鹿,撞得她胸口隐隐生疼。看到路边飞快闪过的万家灯火,她恍惚了,不知自己身在何时何地,更不知世界为何要如此。

很快,三轮车穿过了城区,驶入了黑灯瞎火的乡间道路。三轮车的前灯有气无力地撕破着汹涌而来的黑暗,老周专心致志地看着路。好在泥湾乡的山下村,是他常走的线路,他凭着记忆终于摸索着来到了山下村的村口,这里距李晓红家还有一公里左右,但都是小路,车辆无法进入。

"你到哪里停?"老周停下车来问道。

李晓红没有回答。老周转过身来,大声问道:"你到哪里下?"

李晓红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连忙伸出头来四下看了一圈,说道:"就在这里。"说完,连忙跳下了车。

老周重新发动车辆,正想要走,突然他走下来,从后座的座位底下翻出一个手电筒递给李晓红:"路上黑,这个手电筒你拿着,回头记得明年带到理发店去还我。"不等李晓红回话,他急匆匆地跨上座位,转眼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虽然是一个农村孩子,但李晓红从小却不可救药地怕黑。幸亏有了手电筒,不然李晓红不知该怎么才能摸回家。她打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走,好几次几乎从田埂上跌了下去,但此时她心里却只有一个坚定的想法——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李晓红首先要经过三奶奶家,三奶奶家昏黄的灯光不知给过她多少次暖心的感受,然而今晚三奶奶家里的灯却没有亮。难道三奶奶已经睡了?李晓红猜测着,快步往前走,却发现她家的灯意外地大亮着。

快要踏进家门的时候,李晓红突然紧张了起来。她听到屋里有很多人,正在紧张地商量着事情。只听三奶奶坚定地说道:"不能再等了,现在必须就要去报警啊,三十夜里都没有回来,肯定是有什么事!"她的二儿子李承庆劝慰道:"今天晚上过年,上哪找警察去,吉人自有天相,等过完年,我们再去找。"

三奶奶生气地说:"过年,是人过年,不是猪过年,狗过年,没有人过什么年,人都没有回来过什么年!晓红,我苦命的孩子呀——"说到最后,三奶奶已经泣不成声了。

连江人常说三十晚上,四十件事,大过年的,每家都忙得没个头绪。可大过年的,三奶奶把她的两个儿子都叫到李跃进家里,一起商量李晓红的事情。对于这个不幸的堂侄女,他们历来也是同情的,可大家窝在一起也解决不了问题,却耽误了自己家里的事,三奶奶的两个儿子有些不耐烦了。大儿子李承平说道:"跃进,这是你自己的女儿,你说说这事怎么办?"

李跃进狂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他没有回答李承平的问题,只是惊慌失措地重复着:"怎么办?怎么办?"

李晓红这才知道她冒失的举动给家里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她猛地推开门,一屋子人"刷"地向她看过来。还是三奶奶最先反应了过来,她迈着矫健的步伐迎上前来,连声说道:"回来了,回来了,我的儿回来了。"

李承平没有继承他母亲温厚的个性,他和李跃进一样,都秉持着他们李家火爆的脾气,侄女到这个时候才回家,他很有些看法。他很想上去说她几句,却被三奶奶拉住了。三奶奶护住李晓红,对众人说道:"回来了就好,大家就都放心了。现在没事了,各回各家去,都过一个热闹年。跃进,晓红回来了,你也不用担心了,你要高高兴兴的,过一个好年。明天,承平和承庆两兄弟再来给解放拜新年。"说完,三奶奶拉着她的两个儿子转身回家。

刚才还七嘴八舌的屋子瞬间冷清了下来。李跃进打量着久未归家的女儿,女儿仿佛比走的时候又长高了一些,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李晓红轻轻地叫了一声爸,随即不再说话。

李跃进有太多话想要问李晓红,包括她去了什么地方,干了什么工作,工作辛苦不辛苦等等,都是他在夜里担心女儿而辗转反侧时,自问过无数遍的问题。但女儿回来了,却想把他的话头子都堵住了,他又恢复了往日那个闷葫芦的样子。

李晓红也觉得她应该要和李解放说些什么,为自己小半年的离家出走作一个交代。但一来她心里还跟她父亲包括她自己堵着气,二来她不知道该不该透露自己还留在连江,她担心李跃进会误以为她留在连江是为了去和王志远"鬼混"。

父女俩明明都有很多话要说,可谁都不愿意先说,谁都等着对方先问,最后两个人都沉默了。主动沟通、互相慰藉从来不是他们李家人的天性和本能本能。他们一家人,就像熬鹰一般,就是要这样彼此熬着对方。良久,李跃进让步了,他说道:"回来了好,快去休息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