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光之门板上的糍粑鱼

一条半人高的大草鱼,在经历了一闷棍后,就敞开肚皮,任人宰割了。

老爹手握刀背,逆鳞而上,快刀斩断下巴,用刀锋自鱼尾一直划拉到肚皮,一分为二:按摩、上盐,再按摩。

等你再见它时,已是七零八碎的小鱼块了,一个个整齐划一的仰卧在我家旧门板上沐浴阳光。

旧门本是旧时的纱门做的,原本是用来通风挡蚊子的。晒鱼正好,门框中的大纱网密密麻麻的小网格,正好起到给鱼肉沥油和通风的作用。

阳光斜进屋来,门板上的糍粑鱼呲啦啦的挤油沫儿。油沫顺着纱网的纹理聚集、结成一个个小油珠子,倒挂在纱网上。

晒干后的糍粑鱼,老爸喜欢先蒸一蒸,再合着葱姜蒜烩着吃,香辣的做法,却一点也不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